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官方公告 > 王伟克 > 对“火凤凰”羽色鸽的“瞬间预判”

对“火凤凰”羽色鸽的“瞬间预判”

时间: 2020-06-10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1726  作者: 王伟克


“火凤凰”羽色鸽的“瞬间预判”

王伟克


中国鸽界在赛鸽羽色方面“追星”,是有历史渊源的,次数也很多,说举世第一,恐也不为过。“闭关锁国”,不能引进种鸽时段,追捧深雨点鸽;詹森鸽系走红,追捧石板灰、“红狐狸”;然后依次是日本“村松白”引发的纯白追捧;接下来轮到追捧慕利门“火凤凰”了,最后应该是由“苍白”引发的麒麟花羽色热,接着——接着是句号。这个句号是最终的句号倒是好,倘若还是暂时的句号,那最好还是说道说道羽色规律这档子事,目的是不要再无端兴起下一轮追捧什么标新立异羽色了,那实在不是鸽道成熟的赛鸽强国之应有景观。


深雨点墨雨点、绛鸽(红狐狸)、麒麟花羽色,属于正常羽色或曰主流羽色范畴,追捧或不追捧,都没有什么闪失,首先要排除,不在讨论范围。


石板灰、纯白、火凤凰,属于比较偏小众的羽色,鸽友们给予命名“异色鸽”,这称呼挺好,看上去不褒不贬的,否则把石板灰叫做“老鼠皮”,令人心里不舒服。“火凤凰”听来很提气,好有正能量意味,今天,它就是我们讨论的主体。石板灰和纯白,追捧风已经过去了,中国鸽友经过实践,已经把握了对这种羽色鸽的处置方法。火凤凰其实也是,为什么要做今天依旧探讨的重点呢?因为在笔者这里,对待火凤凰较之石板灰、纯白鸽,是有较为明显的差异的。


石板灰羽色鸽,跟詹森兄弟的大名捆绑出现,就抬升了它们的出道层次,能风靡一时,绝非意外。笔者毫不犹豫地也挤进了追捧这种羽色赛鸽的队伍和潮流当中去,历经试用实践,才跟广大接触过这种羽色赛鸽的中国鸽友一样,对它们有了实践后的认识,也奠定了石板灰羽色鸽在今天鸽坛中的地位。纯白鸽(村松白)风靡时,笔者没有跟风追捧,从理论上分析:这种羽色的鸽子不应该异军突起,它的全面能力,应当在其他所有有色鸽之下(白鸽准确表述,应当是“无色”,就像牛眼白鸽的眼睛,也应当称“无色”)。但是为何传说日本村松辉南的纯白鸽十分了得呢?据说千公里级以内(日本没有超千公里级的比赛距离),各距离比赛皆拿过冠军!困惑,静观日本鸽界和风靡一时的中国鸽界的动静。几乎同时,村松辉南说话了(主要见《赛鸽天地》杂志的日本鸽界杂志原文翻译连载):白鸽逐渐显示,其实飞不过有色鸽。而国内追捧的纯白鸽呢?追捧不起来——它们的实力,原本就不可能整体超过有色鸽,那是违反科学规律和科学定论的。实践给了村松辉南和中国追捧纯白鸽的鸽友,同样的反馈。理论的正确性,由对纯白鸽的追捧,再次验证了。


火凤凰则不然。它出现得最晚,作为“异色鸽”,它显得最“异色”,让人一看就感觉另类,且印象深刻。同时,笔者见到火凤凰鸽,哪怕是照片,当场于意识中就跳出“这种鸽不行”的反馈,快到还没有反应为什么有这种意识瞬间出现。无论谁事先还是事中,认为这种羽色的鸽子不行,也阻挡不了中国鸽界的跟风追捧传统——而且多在羽色外观上跟风,这是规律——显然不是好规律。火凤凰还是火了,一如它的芳名。很快,它的“火”就熄灭了——迅速证实了笔者的(暗中)预判:火凤凰真的不行,就是不行。笔者既没有沾沾自喜,也没有如释重负,更没有得意忘形,而是长久的反思——为什么会有这种羽色的鸽子出现在近代赛鸽鼻祖国家比利时?为什么闻名遐迩的比利时鸽界老将慕利门要着意培育出这种羽色(一看就不行)的鸽子来?为什么它的“宗主国”比利时,以及“走两步”就过界到达的赛鸽强国荷兰;还有德国、法国、卢森堡和英国,都没有任何青睐和使用这种羽色赛鸽的传说报道?为什么中国鸽界一眼看到就接受了它以至于迅速推向风靡?


慕利门老人并没有刻意推崇和推广这种羽色的赛鸽,他老人家可能就是做个小范围的试验,甚至,他老人家或许早已经在试验中检验出这种羽色的东西不行。欧洲一系列赛鸽强国也未有使翔这种鸽子的确切记录。笔者分析可能两种原因,一是也看出这种羽色的鸽子不行;二是名家几代人都已培育出自己的鸽种鸽系,没有必要再用这种没有切实实战赛绩记录的、看上去怪怪的鸽子,融入到自己的鸽队中。所以,问题的核心,就在于中外鸽界对火凤凰鸽子认识和对待的差异——这差异非常明显,非常重要。一句话:这差异是赛鸽弱国与赛鸽强国的分水岭式区别,换句令人舒服一点儿的话说,是赛鸽大国与赛鸽强国之间的高下之分——好像还是不够舒服。笔者此时抖出目的,事后还要探讨分析的原因,在于今后中国鸽界不要再出现无谓的羽色、直接说是无意义的羽色追捧,在赛鸽运动发展的过程中,显示从感性到理性的总结升华,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跨越式飞跃,有实质性进步提高。


回到本文题目:《对“火凤凰”羽色鸽的“瞬间预判”》,刺激人的、关键的、核心的字句,是“瞬间预判”四字,再缩小范围,就是那个“预”——预先的意思——看到火凤凰鸽的照片,还没看到“真货”,也没做任何资料搜集文案操作,没有一分钟的上手检验以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指导下的试用试飞,结论已经有了,而且是很不友好的“你(们)根本就不行”!好没道理么?!


其实有道理,道理很简单——在中国鸽界范围内说话,简单的东西未必简单。若简单的道理、原理、知识、常识都掌握,就不会有石板灰、纯白鸽和我们的主角火凤凰羽色鸽的旋风般追捧,和旋风般销声匿迹(石板灰羽色鸽比较难消失——会较频繁返祖出现,笔者注)的重复现象了。


道理在于两个“花色不利”理论。一为非鸽界的家养动物花色规律,使役的耕牛,没有类荷兰著名“荷斯坦”黑白花块状分布毛色的品种,也没有如原产瑞士的肉乳兼用牛“西门塔尔”那种“六白”特征,毛色无论黄牛水牛,要“清一色”。赛马是与赛鸽最相似的家养训练的专用竞技动物,无论产地哪里,赛马个体除了头部、四肢末端,允许有少许白色区域之外,没有浑身呈块状分布毛色的现象。德牧、拉布拉多、马犬等大型警犬、军犬,也不会允许有块状夹白的毛色出现。不全是因为块状杂色个体不美观的原因,在遗传上,毛色出现块状大面积白色,是个体往白化遗传病方向靠近的外在表现,是不利因素,不允许保留,性能也不如正常毛色个体。


世界和中国的观赏鸽,许多以体态和羽色的独特取胜,成为其品种特征。灰二线和雨点羽色,太过司空见惯,观赏性不足。观赏鸽的许多品种,都是在白色羽毛基础上,以对称或非对称色斑衬托对比,作为赏心悦目的花色,取悦于观赏者,彰显品种培育特征和特色的。从“相关率”角度审视,动物的某种性能被培育的特别突出,其原有的另一项或多项性能,就会被减弱或覆盖。像美国从“芦花洛克”兼用鸡种中选育固定出的著名肉鸡品种“白洛克”,肉用性能在生长速度方面极为突出后,其产蛋性能和肉质的品味,就随之下降了。人类培育的蛋鸡、蛋鸭品种,是用其退化了定期孵化的秉性,用停产孵化性状的消失来持续其产蛋过程,才获得年度高产性能记录的。人工培育的肉鸽品种,有“地鸽”之称——连作为家养鸟类的飞翔性能都几乎消失。回到观赏鸽范畴,嘴喙发育极端畸形的所谓“短嘴”系列的观赏鸽品种,虽看上去很是珍贵奇特,但已经失去了哺育自己所产雏鸽的能力,需要由别的嘴喙正常的鸽子作为保姆哺育雏鸽。同理,羽色方面为观赏极端变化了,色块与白色(无色)底色呈对称或非对称相间分布的观赏鸽,其定向定位本能伴随消失,有飞翔能力的,自然家飞盘旋于鸽舍原地上空,不能携之“放路”,非要试试?5~10公里即无法归巢,不是迟归,是“迷飞”了的那种。这是从竞翔角度所言的“花色不利”。


“火凤凰”的身架骨骼会不错,眼砂眼色看上去也相当“合规”,结构羽条一如赛鸽,未见异常。但其浑身红白相间的羽毛,分布极其无规律,绝大多数呈两色非对称式块状呈现,是为其特色。刚才说了,对称式色块的观赏鸽,竞翔定向能力已经退化殆尽,非对称式色块分布的,更不用提了。而火凤凰羽色鸽,恰恰以其曾为国内大量鸽友推崇喜爱的、羽色无序相间分布外观模式,证明它自己是走进了色块分布状况决定和表示的竞翔能力“死胡同”,为此可以在第一时间,利用“相关率”理论,直接预测性判定其整体不会有理想的竞翔能力。火凤凰跟石板灰鸽和纯白鸽一样,也能在中国鸽界风靡一时,源于国内赛鸽科研水平和鸽道分析总结能力的不够强大和普及。


最后,我们用“相关率”的基本概念,作为结束语吧!相关率概念实际上还是相当的冷门,其能查到的参考概念是:“环境条件变化使生物的某种器官发生变异而产生新的适应时,必然会有其他的器官随之变异,同时产生新的适应”。


简单解释一下,嘴喙器官极端变异让人们感觉奇特的观赏鸽,其哺育雏鸽的功能因为器官的变化,而成为不可能,这种观赏鸽作为一个品种生存,由其他鸽子代为哺育后代而不会绝种(类蛋鸡人工孵化),就是一种适应。块状色羽分布的观赏鸽,失去了远距离定向定位能力,表面看是一种“用进废退”原理——不必竞翔导致定向能力退化,但是其块状规则或不规则色羽分布,与其不能竞翔的特性捆绑出现,互为验证,就是一种相关率现象。


笔者曾经有做育出火凤凰,是慕利门晚年“败笔”的认识。但随着不断地研究深入,发现了慕利门本人对国际鸽界就火凤凰说过一句中肯的话,大意是火凤凰鸽不适宜于参赛,而更适合育种使用。但是中国鸽界没有在意慕利门这句话,而是奔着火凤凰鸽羽色特殊,“奇货可居”去了。结果还要提示深化一下:即使是做育使用,火凤凰在中国和世界鸽界,也没有体现出后来居上的作用。


上文中有一句话——“同理,羽色方面为观赏极端变化了,色块与白色(无色)底色呈对称或非对称相间分布的观赏鸽,其定向定位本能伴随消失,”可能有新入道的新鸽界读者会因为这句话,对有一部分看上去像白鸽或者“以白色(无色)底色呈对称或非对称相间分布的”麒麟花鸽,打入到“观赏鸽”的行列中去,以至怀疑麒麟花羽色鸽的竞翔能力。为此须澄清几句:麒麟花鸽之“白”,是一种浅灰到近乎白色的有色羽,跟纯白的那种无“色”白,绝非一回事。类似欧洲马术学校的专用马种“白色”利皮扎马,其实就是一种浅灰毛色马。马驹生下来全部为黑色,6、7年后基本全部退色完成变成“白马”,真正无色白马的眼圈和嘴唇等皮肤裸露部位,都呈无色的“粉红色”。而利皮扎马看上去也是白马,但它任何裸露皮肤部位,都呈黑色。类比一下:麒麟花羽色鸽的雏鸽出壳数天后,其嘴喙颜色跟灰鸽、雨点鸽一样,都转为黑色和深咖啡色,看上去比绛鸽的雏鸽都“正宗”。真正的无色纯白鸽的雏鸽,嘴喙依旧是不转深的浅粉红色。以此为麒麟花羽色鸽“正名”——哪怕是羽色再浅不过的麒麟花鸽。

                               2020年3月13日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