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专栏 > 蔡文龙 > 训鸽笨办法 竞翔好效果

训鸽笨办法 竞翔好效果

时间: 2016-04-02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2013     作者: 蔡文龙

赛前路训是信鸽竞翔的重要一环。由于自己人处鄂南崇阳山区,出门训鸽不易,所以近年来特别关注搞好赛前训鸽的方法。如与身边鸽友一道探析训鸽的方位与进出山路径,观察鸽界高手训鸽的节奏与强度,琢磨所参赛公棚的训鸽日程安排与实施进度等,以期求取磨刀有利于砍柴的实效。从去年下半年起,本人又开始尝试赛前适距反复多放的路训方式,如愿收到了鸽子操训上相对付出少,效果好的成效。

    所谓适距反复多放的路训方式,实际上是一个立足过往经验,采取的一个笨拙办法。我将之比喻为学童背书,经反复诵读课文,让既定的知识内容烂熟于心,倒背如流,然后求得自然理解,逐步融会贯通,进而调动后续潜能。具体到训鸽,就是根据我们崇阳鸽会安排的北飞赛线,起步从偏东的咸宁市与偏西的赤壁市出山,均有横亘在崇阳与邻地间的千米海拔山岭需要跨越,我在启动四周10公里内的近距离训飞后,反复在崇阳与咸宁接壤处,空距28公里的苦竹岭内侧训放三次,再出山在咸宁与武汉江夏区交界,空距60多公里的贺胜桥镇反复多放几次。去年下半年放了三次,今年春时间稍紧只放了两次(若赛前时间充裕,放飞五遍也不嫌多)。然后跟着鸽会安排直跳两百多公里的广水市,省略以往逐站伸展到空距120公里左右的武汉,以及空距150公里左右的孝感等。

    试行新的训鸽方法收到了预期效果。从去年开始,毗邻崇阳的赤壁市信鸽协会学习领会中鸽协有关与世界赛鸽远动接轨的竞翔规程,将过去一直做为训放点的空距220公里广水市,改作发杯颁奖的首赛站点。我上半年与几崇阳鸽友应邀参赛,除有位年轻鸽友取得第五名成绩外,尚未采用新办法训鸽的我在竞翔中毫无建树。下半年我用多次训飞过60多公里的鸽子随赤壁直飞两百多公里的广水,上午9时多就飞回三羽赛鸽,当即打电话与空距近20公里左右的赤壁多位鸽友联系,尚无归鸽音讯。今年3月26日,我又与几崇阳鸽友邀约参加赤壁市220公里的广水短程赛,一羽春赛专环鸽以1318米的分速在赛事中第三归巢,以实际空距227公里,比赤壁首羽早14分钟归巢鸽远飞20公里,比第二羽早11分钟归巢鸽远飞15公里的最高平均分速摘取桂冠。棚中随后归巢打钟的两羽鸽子,也以较高分速名列第七、第十名,实现了今年首翔开门红,达到了赛前有意识地缩短训飞距离,既节约时间与汽油,又相对积蓄鸽子体力以博取更好赛绩的效果。

    采取这种反复多飞不算“偷工”,却因距离缩水涉嫌“减料”的训飞方式,成因有两点:一是鉴于有位鸽友在跟随鸽会组织的训飞中,连续两次都有鸽子飞过50多公里的嘉鱼县城后,因个别雌鸽在随后的近百公里训放前临产生蛋,不宜参训被压下,后直接放两百公里外的广水都顺利归巢。这位鸽友私下与我讨论飞50、60公里后能否跳站的问题时,引起了我深思。二是受此问题启发,我想起类似情形早有先例可循。记得有一年羊城广州的千公里冠军,被一位从事养殖业的女鸽友获取。据报道,该鸽友夺冠得益于她长年累月到距广州100多公里空距的韶关拖运饲料,致其顺便将赛鸽三天两头拿到百公里外的韶关自训,经反复无数次短训后,直上500公里与1000公里竞翔,终获千公里大赛冠军佳绩。由此促成我如法炮制进行了新的路训尝试。

    近些年,我地鸽友养鸽积极性与训赛条件都有很大提高,在赛前训鸽中,基本上形成以县城正北向与江夏金口镇为中轴,在沿途空距5公里鹿门、10公里凤凰岭、26公里山外的官塘驿、50公里嘉鱼、80公里金口、120公里武汉、150公里孝感设点训鸽的线路图。对着地图,这一训飞路线无懈可击,非常合理。但实际训鸽过程中,常因种种意外事故,尤其是灾难性天气影响,出现大面积失鸽,让鸽友们抱怨鸽子越来越难放。最不可思议的是,前往此线正面训飞山外空距只有26公里的赤壁官塘驿镇时,车子首先要开到30多公里的赤壁市区,然后经由至咸宁的107国道行驶30多公里,迂回到崇阳正北山外的20多公里处训鸽。据称,此处连绵陡峭的山峦屏障中有个进入崇阳盆地的豁口。实际训飞结果是天气好时,鸽子可半个小时内群势回归;天气异常时,曾有多人大面积丢鸽,甚至全军覆灭。

    与之相比较,早期崇阳鸽友训鸽坐班车沿106国道出门,训到东北面近30公里的苦竹岭后,接下来直接放贺胜桥或武昌地区的长途车站,虽有掉鸽情况,但多数鸽子都能陆续飞回。接着再复放一次武汉,或直接上广水,都不曾有动辄大面积失鸽现象。将此与前述两个情况进行比较分析,我干脆走回头路按以往的距离跨度训鸽,然后反复多放同一地点巩固训飞效果,初步摸索出了一条好于从前,又超过现在凭主观想象为鸽子设想训飞路径的办法。

    分析这种看似小儿科的笨办法竟能产生显然成效,除了30公里左右出山多训反映出适应性训练的重要性外,据有关研究探测,鸽到60公里左右已完全进入鸽眼视觉盲点,开始启动超出外部感官的内在导航性能,寻觅正确的归巢方向。这是否意味着鸽子在此距离上天后,与挪移到两百公里,乃至更远距离放飞,除了飞距差异外,调动内在的归巢导航功能是一样的呢?从本人两个赛季尝试的情况看,起码在60公里(考虑到本地出门即翻山越岭因素,平原环境可把此启动导航功能点延至60公里以远,100公里以内)与两百公里之间只要体能没有问题的话,是存在相通之处的。因而本人采取的反复多放,既有飞而时习之的功效,又能增强延伸飞距的体能。跳跃了这个节点,还能消除导航性状在更远处与60公里处相比,可能出现的弱化问题,使后续的300公里及以上的竞翔,站在了飞过两百公里的新起点之上。

    可见,训鸽既要动脑筋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又不能全凭人为的主观臆想代替鸽子的飞行路径。首先,放鸽是一项须不断探索与求证的实验性活动,要有突破固有定势的主见,不能盲目随大流。本人放弃近年趋于固定的站点与模式,在两百公里前单独私训,曾引起某些鸽友的不解和非议。现走偏门绕曲线训鸽反形成略胜一筹的比较效果后,已有鸽友表示来年将改按我的方式训鸽。其次,操弄鸽事确需动脑筋,乃至设身置地为鸽子做考虑,但也必须明晰人的设想不能取代鸽子运动的特有规律,最终要在付诸实施中加以验证。因此,我们可以对着地图琢磨鸽子径直的飞行路径,更要不断探索和顺应鸽子普遍多由其自身对地形地貌的认知,能够顺利归巢的路线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