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专栏 > 蔡文龙 > 三公”之上有公义 ——对当下赛鸽公棚运行中的三个建议

三公”之上有公义 ——对当下赛鸽公棚运行中的三个建议

时间: 2020-03-25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181  作者: 蔡文龙

       养鸽几十年,早在经历诸如新城疫、副伤寒、沙氏门、鸽痘、单眼伤风、腺病毒等曾经让人手足无措的各种病菌性与病毒性病症方面,有了一套应对的办法。因此,后来好久都没有为鸽病问题伤神烦恼了。但最近两年,日常饲养管理依照惯常的调理模式,按部就班度过好些年头的平静之后,某些旧有堪称传统性的鸽病又卷土重来,且诚如时下医界所称,现在的许多病毒病菌产生了变异,用原来对症医治的药物与办法施治,已没有了先前的效果。


       这两年,本人棚中曾令人最疾首的鸽子赛前、赛中甩拉吐等腺病毒问题,因注意加以防范,没再出现。但从去年初开始,一些早先在棚中常见的病疫又来了。去年春赛前夕,赛鸽群中有两只赛鸽突然冒出单眼伤风,凭经验喂上三分之一片阿奇霉素应该药到病除,结果却没有收效。接下来患鸽变多,春赛效果就可想而知。下半年多羽鸽子生起久违的鸽痘,费好大劲才控制住。今年初又出现副伤寒与沙氏门混感,尝试用多种抗生素治疗,死掉十几只鸽子才消除疫情。随后用看似完全正常的种鸽作育了一批今年的秋季赛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几家常年光顾的湖北本地公棚服务周到的上门收鸽,就一个公棚挑选了几只开家前后的幼鸽交棚参赛。


       可能是鸽棚连续出过疫情,菌毒未净,先是留棚的几羽普环与三十余羽特比环幼鸽中,出现了好几羽流泪、咳喘症状。用过相应的抗生素药物内服外抹,后段用大蒜素粉拌料稳住了病情,维持鸽子捱过酷夏,进入秋天的赛季,及至路训阶段,即呈现失鸽与迟归等不正常状况。面对此情此景,不由担心起送到各公棚鸽龄一致的参赛鸽体质情况,鸽子带菌携毒进公棚比赛效果可想而知,同时也潜存危及别人参赛鸽的隐患。


       在反复琢磨公棚针对我类情况的公棚规程与具体操作,思索使公棚与鸽友双方需求、利益得以兼顾的路径,产生了些许个人看法。现站在参赛鸽友的角度,谨从三个实际操作环节向公棚提出建议。


     一:公棚赛鸽收费之前发现的病鸽应当提前剔除。


         过去总认为送到公棚后的鸽子与出门上路训放或交鸽会比赛已经上了天的鸽子一样,就由不得鸽友自己了。所以,鸽友能做的只是在送公棚前,从认真调理好种鸽开始,保证作育的赛鸽有个先天健壮的体质基础,然后精心饲喂,得体的调养,做好幼鸽参赛前还在鸽主自己手上时,可把握阶段的功课,交公棚后,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但今年初,鸽界好友宗勇在朋友圈发了一个贵州红枫公棚的采访视频,介绍的情况与公棚向鸽界表达的经营理念及服务鸽友的姿态,令人万分感动。特别是对于我这送鸽到公棚之后,从后面存棚在家参加地方赛的同季上下批次赛鸽出现状况后,再惦记起公棚鸽子状况的参赛鸽友而言,更是感慨良多。


       红枫公棚的做法是在收鸽期间,于参赛鸽清棚交费之前,教练员在日常饲养管理中,发现参赛鸽生病就及时清理出来。这与其他任何公棚的做法并无二致,因为公棚赛鸽数量大,不同来源的鸽子携带的不同菌群复杂,发现鸽子任何病疫苗头,不及时隔离,就怕出现交叉感染,祸及大群。但红枫接下来对病鸽的处置方式,将不能参赛与凭经验丰富的主教练经验判断,经治疗后可以保命,但没有后续竞赛前途的小鸽子,及时通知参赛鸽友,从参赛鸽中剔除。红枫的负责人坦言,如此这般就是为了不让参赛鸽友花费冤枉钱。这就太令人感动了。


       试想,在目前国内众多公棚中,时常还不断传出某些公棚对病死鸽用套环器之类改套假参赛鸽,谋取鸽友参赛费的情况下,红枫无疑给公棚赛鸽领域传递出一股强劲的正能量,更体现出在商品经济环境下一个良心鸽企真诚服务客户的社会担当。反过来也可以预见,一个切实以被鸽友信任为追求的赛鸽实体,其未来的市场发展前景必定更加宽广。


       其实,作为涉鸽多年的老鸽友,对鸽子是否出问题的预感有时候还是有根据的。今年送本地几家公棚的鸽子,一家没多久就损失了六羽鸽子,一家交费前损失两羽鸽子,让人既心酸,又略为宽慰。辛辛苦苦培育的赛鸽损失掉不免失落,但交鸽后才意识到鸽子身体有问题,早失也避免了浪费冤枉钱。但有的棚交去的鸽子前期开家时间上参差不齐就开始令人不安,有的鸽子正常十九天开家,有的鸽子三十七天开家,有的鸽子六十九天见到扫描数据,鸽子显然经过了生病治疗的过程,公棚教练坦言病愈鸽一般没有希望。得益于湖北公棚在国内首屈一指普遍坚持日常扫描,增强公棚透明度的操作亮点,我参赛的另一家公棚有只鸽子连续四天家飞第一与第二进棚,有天的扫描记录显示,鸽子出棚不足三十秒时间就进了棚,怀疑鸽子翅膀受伤已不能飞行,与客服联系,传来的录像视频显示,套着我送鸽足环的鸽子确实完好无损,身体无恙。


       后来,上述迟家飞鸽与早进棚鸽都飞完了两百多公里热身赛,到三百多公里的预赛就都拜拜了。言及至此,我想说的是对照公棚的参赛规程,以上所涉公棚确实是无可指责的,但对照贵州红枫的做法,以后是否还有改善的余地呢?


  二:公棚上门收鸽的距离半径要受车行时间束缚


       随着我国高铁的快速发展,人民群众的出行便利得到大大改善。但是,对于诸多鸽友而言,高铁取代大巴,过去鸽友通过大巴托运鸽子的便捷通道被堵塞了,而改用高铁之类交通工具托运鸽子给异地鸽友,或送交公棚参赛,就要遭遇拒载与检疫的麻烦。而目前赛鸽公棚发展规模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激烈,公棚每年收鸽大都出现了由等米下锅到找米下锅的改变,公棚派工作人员到各地收鸽基本成为组织赛事的主流。


      然而,竞争给鸽友带来服务改善的红利,解除送鸽不便麻烦的同时,也出现有些公棚服务运作过头招致的负面影响。那就是有些公棚不顾路程过远,不辞辛苦超过一次收鸽时,前面所收幼鸽可承受的途中运输时间,超过第三天让前期所收幼鸽在48小时以上还在运输笼中折腾,这种情形不由得使我想起多年来特别关注公棚赛事的鸽道好友胡长根先生在七、八年前连续发表的几篇公棚参赛幼鸽长途运输问题的文章:《外地鸽打公棚先吃100杀威棒》、《又到公棚幼鸽吃杀威棒的时候》《消除外地鸽子吃杀威棒的疑虑》等。所谓的“杀威棒”,看过《水浒传》的都知道,这是在在封建社会里,被发配充军的犯人一到所流放的边镇,为压倒犯人的气焰,监管人员用棍棒打刚解到的犯人十棍二十棍腿或臀的旧时做法。


     胡先生把外地的鸽子经过飞机、汽车的长途运输,有的还从国外过来,途中幼鸽遭受了断水、断食、颠簸、高温、多次转笼等磨难,到达公棚目的地时大部分都会皮包骨头,有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也有当场死亡的,见到水食首先狂喝一通等幼鸽身体实际上遭受的极大伤害情况,比喻为当年充军流放者到一陌生环境必定领教的 “杀威棒”。对此,水浒好汉林冲、武松都怕,更何况幼鸽呢。


     当然,提出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胡先生当时提出的解决问题途径是,根据那时陕西某些公棚对待外地所送参赛鸽采取的较为科学措施,倡议公棚经营者要建立足够大的参赛幼鸽隔离观察室,配制恢复体能的幼鸽营养液,准备必要的鸽子保健品,帮助经长途运输的幼鸽迅速恢复体力,切实保证每一羽幼鸽健康正常后再送入大棚饲养,免除外地幼鸽吃杀棒的痛苦。现在各地公棚或借鉴先进做法,或自身操作中悟出的门道,大都实施了收鸽隔离观察、接种疫苗、改善体能等措施后,再进比赛大棚的做法,普遍较大程度地缓解了公棚幼鸽吃杀威棒的影响。


      此外,进一步消除公棚参赛幼鸽吃杀威棒的方面,还有个缩短幼鸽送赛途中时间的把控问题。目前鸽界较被认可的经验性看法是,赛鸽在四十八小时,即两个整日时间内不吃不喝,然后经适当的处置加以恢复,对鸽子体质上的实质性影响比较轻微。但是超过了两天,虽然鸽子仍然存活不至死亡,但对鸽子的内在伤害较大。纵然看似正常的在棚中生存下来,对日后大体力拼搏的赛飞竞翔将无形削弱。今年本省一家距离较远,不下于五百公里的鄂北公棚,用传统的华里计算可谓千里迢迢来我们鄂南收鸽,看着风尘仆仆的工作人员辛苦劲头,令人很感动。交送几羽鸽子上集鸽小车后,得知他们继续南下至湖南湘北、长江北大荆州一带收鸽,直至交鸽后的第三天才见参赛鸽几近午夜上公棚收鸽网,心里就暗自担忧叫苦。


      后来几只参赛鸽果然不到交费站就失踪,我估计今年所出幼鸽可能潜伏病灶,原本体质不佳,加上送棚参赛途中过长雪上加霜,以至没俟到我省这首家几年来始终实行鸽子未参赛,就不收参赛费的良心公棚热身赛之时,避免了失鸽还失财的损失。由此面对公棚收鸽途中时间过长,可能给参赛鸽友与公棚双方都带来的损失,我认为着眼于把前述送赛幼鸽吃杀威棒的负面影响尽  量降到最低的初衷,客观理性地确定一个公棚上门收鸽的车行时间距离半径很有必要。

      凭个人认知与经验,我认为这个车行时间距离半径以两天内能打个来回为宜,即出门收鸽出发时间到收鸽毕回公棚,让鸽子进入公棚新进鸽观察笼的时间在48个小时之内。两天时间距离以远的参赛鸽可以在收鸽途中方便的地点,联系安排代收点,点内收鸽笼舍设置较为完善的饮水添食设施。现在公棚收鸽车辆多为小型旅行客车与SUV越野车,有的公棚称收鸽车内有加食添水工具,做法与效果是不可信的。当然,有关方面能提供基于科学养殖与转场的时间距离依据给定的鸽子可耐运输时限的接鸽半径,则以科学合适的时间距离标准为准。


    三:公棚收费全面实施养赛分离的时机已经成熟。


      因为我地几个公棚安排鸽子上手时间都在鸽子出门路训之前,前去上手之后与投入训赛时间拉得很长。早些年参加公棚赛时很热心到公棚看看鸽子,会会鸽友,之后深感这个时候上手与对鸽子参赛的考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故近些年就不去公棚上手参赛鸽了。今年因两位年轻鸽友热情邀约,便乘便车先去一个公棚上手了参赛鸽,后另外两个参赛公棚也同时为安排的上手时间,也顺便到另两个公棚交费上手了自己的参赛鸽。


      毋庸置疑,公棚安排一次鸽友上手活动,尚属一个“翻箱倒柜”的大动作,各个公棚老板都很重视到了现场。我确定去上手的前一天,即与鸽友中公棚口碑特好的博达公棚业主万凯旋董事长有个单独交谈的约定,计划与之探讨一下,湖北几家公棚像统一部署过的一样,皆在路训之前组织上手的目的何在。


      记得十四年前的2005年,本人亲眼目睹的国内首家组织上手公棚,上海中荣公棚是在赛鸽决赛之前进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参赛鸽友赛前亲手感受中荣参赛鸽的养功,也成为赛前指定插组的第一手依据。相比之下,湖北公棚均于赛鸽出门路训前夕组织上手,这个约定俗成的做法就没有在国内普遍被赞誉的坚持日常家飞扫描那样亮眼,似乎只能让鸽友看到送鸽公棚三两个月后,鸽子依然健在,没有因伤病死亡而被改套它鸽。如果出于这个目的,标准就未免过低了一些。遗憾的是刚与万董在办公室坐定,尚未寒喧几句,就被各地及台湾鸽友来访打断。


     说句实话,这次上手并没有理由怪公棚的养功不济,更多的可能如前所述,是因为自己鸽子最初的养育不到位所致,上手的几个公棚都有瘦削体弱,显然接下来没有前途的鸽子存在。但是,到了这步田地,按照事先的公棚规程约定,我似乎没有充足理由把瘦弱赛鸽挑选出来退赛,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丧失自己主观意愿的结果?由此我又一次联想到国内近十年来在公棚赛事发展过程中,从大西北陕西发端,而后逐步从北方推广开来的公棚养赛分离收费运作模式。在对照今年本人公棚参赛活动,不断对问题进行反思与体验中,我不仅深感真正的契约精神,不能在显失公平的权益与责任关系中委曲求全,而且应该在把自己受损的教训升华为消除不合理现象的公益行为,在创建整个公棚赛鸽领域里养赛分离的公平合理参赛收费模式中有所作为,自行作为。 


      所谓有所作为,就是要尽一己之力,宣传公棚养赛分离收费公平合理的道理。据相关资料记载,国内最早对公棚收费养赛分离立规建制的是陕西省信鸽协会于2010年1月25日起执行的《陕西省信鸽公棚竞赛管理暂行办法》第五十三条规定: “收鸽查棚前信鸽病亡、游棚的,按《规则》与《规程》约定办理,或者退还饲养费或充抵剩余鸽的参赛费。查棚后至训放、比赛期间损失的信鸽,视为正常损失,公棚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已交参赛费而未能参加比赛的信鸽,公棚应退还参赛费。”这是首次从制度上明确,在公棚未参加比赛的赛鸽,不用交纳参赛费的公平合理规章。


      自此后,从西北到华北地区,现在绝大部分赛鸽公棚都纷纷推行未能上笼参加第一关比赛的参赛鸽,全额退还参赛费办法。包括我省鄂北襄阳一家在全省实际上投资最大,建设最优的赛鸽公棚,从五年前第一届公棚赛伊始,就实行完全的无鸽参赛,全额退还参赛费的收费模式,这种高尚的义利模式受到广大鸽友由衷的赞赏。前不久,国内鸽界知名的老法律专家甘忠荣先生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条则规定角度,阐述了公棚参赛费是赛鸽参加比赛的费用,赛鸽未上笼比赛理应退还参赛费。否则,落入公棚一方腰包、显失公平公正,是公棚违法的典型表现。可见,公棚实行养赛分离收费方式,还是依法合法开展赛鸽活动的法理要求。    所谓自行作为,这是因为随着赛鸽商业化、市场化的发展,作为赛鸽商业经济实体的赛鸽公棚所组织的赛鸽活动,本质上已经演化为一个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行为。其采取的多种形式的营销方式,最终要受到市场的检验与取舍。回顾我们湖北公棚发展历史,在适应市场经济的需求中,本身也经历了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就公棚收费模式而言,从入棚即收费,到路训前清棚收费,再到目前多数公棚采取五十到六十公里收费,都是受市场需求关系的平衡状态所左右的。当初省内公棚较少时,鸽友要过公棚参赛瘾,这时候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公棚对鸽友交棚参赛的赛鸽,尚未出门进行路训就清棚交费。相对于这种情形,目前的公棚能在训放五六十公里后,按归巢扫描数据收费已经是一大进步。相信随着公棚的规范健康发展,这种进步趋势只会加速,不会停止。


      与此同时,随着当前有目共睹的公棚数量急剧增长,过去公棚少,公棚参赛需求呈卖方市场局面,公棚诸多单方面不合理条件得以大行其道。现在的市场形势发生反转,已然成为买方市场。据分析,现在鸽友随心随意参加国内透明开放的公棚赛事,就只剩下运输与检疫的瓶颈问题了。事物的发展往往辩证统一,高铁发展堵塞了以往传统的赛鸽传递渠道,随着现代物流的发展,从趋势上看,发展中给鸽友带来的不便将完全可以在发展中得以解决,到了现代物流体系让鸽友们的鸽子自如地通达四方时,鸽友们也就到了可以自行选择真正公平合理,称心满意的公棚参赛的时候。


      上面从公棚上手时间的问题说起,重点讨论了一番公棚收应养赛分离的问题,现回头再来看在养赛分离模式下的公棚鸽上手的时间安排,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公棚首关赛事前的训放结束后,组织鸽友上手参赛鸽比较合理。此时通过上手已经完成赛前训放的赛鸽,可以较为全面地了解判断公棚饲养状态,对后续赛鸽的指点插组做到心中有数,有利于公棚与鸽友之间的相互理解。对于训放过百公里以上也可能出现的极少数伤病鸽,交纳公棚规定的饲养费后可以剔除,由鸽友拿回,从而减少参赛鸽友无谓且无理的参赛费损失。






       综上三个建议,针对目前公棚赛事涉事双方的 “共识”,即办赛公棚无不高举 “三公”旗帜,参赛鸽友无不寻找“三公”公棚参赛,一致把“公平、公正、公开”的口号挂在嘴上之时,笔者再次如前点破的那样,提醒大家必须清晰地认识到公棚是赛鸽运动发展过程中,在当前相应的社会经济环境下派生出来,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性经营实体。赛鸽公棚与参赛鸽友之间,说穿了不过是甲方乙方之间的交易关系,买卖双方不可避免存在着利益上的矛盾与博弈。因此,在“三公”的“共识”中,都不要期待谁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白求恩,而是在健康、良善的经营与参赛理念之下,为自己着想的同时,也要为对方留下生存、发展的空间。特别是对于日渐壮大成熟、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公棚方面而言,说俗气点,鸽友对周边的参赛公棚会有个良心公棚与扣门公棚的区分及评说;往大处讲,众说纷纭的“三公”之上还有个公义要求。因此,是否认真对待公义问题,终将成为每个当事公棚能否持续运行的重要基础之一。当然,对于某些如当下多关赛鸽活动中,只搞“一站上岸”的一锤子买卖公棚,就另当别论了。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