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日记空间 > > 老爷子几十年养鸽感悟

老爷子几十年养鸽感悟

时间: 2019-06-04   来源: 孙玉成   访问量:192   作者: 孙玉成

  【转载】


      我养了几十年鸽子,颇多感悟。我把我的一部分感悟写出来,对青年爱好者或许有所助益。

  
  鸽友
  
  鸽友要有点精气神,不是小题大作,是真需要。当下鸽事中物质方面的东西已经足够用了,而精神方面的东西鸽友给予的关注明显不多。事实是,养鸽参赛对少数赛鸽家来说就是事业,是谋生的手段。但对所有爱好者来讲,就是在玩中取乐,在玩中磨砺意志,在玩中陶冶情操,在玩中修炼自己的文明。如此说来,无论对哪一层级的爱好者来讲,精气神都是鸽友必备的素质。譬如志气、勇气、和气都是不可或缺的。否刚,甭说参赛没希望,恐怕连养鸽子都困难。
  
  鸽友之间是什么关系?应该是互助、合作、友好竞争的关系。这种竞争能够形成助弱争先的气势,从而推动赛鸽活动的健康发展。信鸽爱好者不要狂妄自大,看别人没飞好不要幸灾乐祸,更不要以邻为壑。一名信鸽爱好者必须首先学会做人,然后通过努力才能成为合格的让人尊敬的鸽友。信鸽爱好者当中不是什么人都能被尊称为鸽友的。
  
  年龄
  
  据说国外的协会组织状况是老年鸽友多,没经过调研,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想评说。与这相反,我看到我们的协会组织状况却是青年鸽友多。我问过鸽友,他们告诉我说,不是青年鸽友没有正经事情干,而实在是因为爱好,爱之深就忍不住。听鸽友们这样说,我心里舒服。那么,说来说去,年龄跟养鸽参赛有关系吗?以我的体会还是有的。年轻好啊,精力充沛有冲劲,怎么玩都不觉得累。年轻人遣鸽参赛就是一心夺冠,自然,赛后的情绪化表现多一些。老年鸽友则不然,体力上常会觉得力不从心,舒筋活血是他们遣鸽参赛的主要目的,故赛后表现总是从容淡定。例外也有,那都是非常优秀的鸽友,或者是精神状态与众不同。
  
  品格
  
  养鸽参赛者中很多人不甘心做凡人,这样的爱好者,我见得多了。自己的鸽子没飞冠军则罢了,一旦飞获冠军人就成神仙了。这可能是信鸽爱好者精神上的时代特征,是一种非传统的新品格。常听人说不想当冠军的鸽友不是好鸽友,说的大概就是这一品格。其实,没有不想当冠军的鸽友,心里都惦着呢。我见得更多的鸽友是,他们的鸽子没飞过冠军,但却屡败屡战,且从来不骂街,我欣赏这种品格。我还见过,有的鸽友,爱鸽飞好了不骄狂,飞输了不怨天尤人。胜不骄,败不馁,是我国鸽界传统的优秀品格,我赞美这种品格。对有这一高贵品格的鸽友,我敬重他们。
  
  理念
  
  多数爱好者喜欢“拿来”,因为自己手里没有好鸽子,或者是没有更好的鸽子。他们到处求鸽子,听说谁有好鸽子就去买。他们求进步,想尽快提高自棚鸽子的竞飞水平,认可多花钱,能走捷径就好。他们另有一想法,标新立异玩点新鲜的。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也算诉求公平。从理念上讲,这么玩鸽子不失为聪明之举,不费脑筋且省劲儿。不过,为之付出的代价比较大,一是花钱多,二是习惯成自然可能丧失自我创新的能力。少数鸽友不是绝对不“拿来”,而是更注重研究培育更好鸽子的技术。他们愿意与人交流,虚心向别人学习,积极地实验,努力堤高自棚基础鸽的品质和竞飞水平。实际上,这么玩鸽子是个再提高的过程,费时费力,但能不断提高自己的创新能力。看来,鸽友们玩鸽子,客观存在着不同的玩法,体现出来不同的理念。就不同的理念而言,时尚的观点认为无所谓对错。我也认为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念,根据自己的具体条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过,不同的玩法却有养眼与养心的区别。
  
  规模
  
  养鸽可多可少,养鸽多有多的好处,显得有气势。因为养鸽多被授予荣誉称号,毕竟也是一种荣耀。养鸽多的人是超级爱好者,不一定都是高端爱好者。养鸽多因为有数量优势,参赛的机会多,获奖的机会多。坏处是累人,物力消耗太多,把鸽子养好训好的难度也大。相反,养鸽少的好处是,节省人力物力,且给予每羽鸽子的关爱会更多些,参赛获奖的概率高,容易养出好鸽子来。缺点是,因为数量局限,参赛场次相对少,参赛数量相对少。要克服其局限性,得学会善于调度,多用一点智慧吧。
  
  文化
  
  我国的信鸽文化组成,一部分是鸽友自己悟出来的,一部分是学过来的。
  
  我国鸽友自己的信鸽文化比较细腻,有广度也有深度。就像中医药一样,给人的感觉:其内涵似乎需要更科学的阐述。这部分文化的产生与不断创新十分艰难,一是研究者寡,二是被挤兑的厉害。尽管如此,毕竟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文化,鸽友们值得为之骄傲。深切地期盼鸽友们自己的信鸽文化继续发扬光大。
  
  学来的信鸽文化,主要是借助媒体推介,其次是依靠国内外的鸽友交往及一些信鸽交流活动。对一些喜欢推介国外信鸽文化的朋友,有人调侃说他们是狗脑袋上长犄角——净整羊(洋)事儿,那实在是一种不敬。采访洋鸽友得有诚意,向人家学习得虚心,拜师学艺容易吗?他们做的毕竟是一件有益的工作,别挖苦他们,给他们一点犒赏才对。我对他们的推介文章挺在意,我觉得,推介文章的好坏不在于文字是否华丽,而在于有否风骨,也不在于是否名家之言,而在于有无科学性。
  
  总之,信鸽文化虽然专业性强,但也需要能养心化人。信鸽文化虽然跟随大文化进入了多元时代,我仍然认为,不能够教化鸽友的信鸽文化不是什么好文化。鸽友们可以各自信奉不同的信鸽文化,不可以信奉没有科学性的假文化和不能教化人的坏文化。
  
  舆论
  
  但凡有点名气的鸽友,没有不曾在这个冷风热浪里挣扎过的。舆论在赛鸽场上溜达,在人们的嘴里疯跑。舆论能捧红一个人,也能整臭他。其实,在当今社会,舆论就是欲望的表达与争斗,就是不同的利益诉求,鸽界亦不例处。当人们不在乎诚信,一些作为舆论表达工具的媒体饿死了;另一些媒体靠着人气仍然活着,靠着市场之外的支撑活蹦乱跳。我觉得,鸽友们可以不在乎媒体上舆论的真实性,不可以怀疑媒体的动机。舆论者,舆真论实者也。媒体得在真和实上下功夫,那才是“长寿”之道。另外,媒体得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鸽刊得对受众负责,多考虑绝大多数工薪阶层鸽友的利益,不要忽悠他们。看起来,鸽界的舆论不仅关系某个人,也影响着我国赛鸽活动的健康发展。
  
  关注
  
  最近有位国家级裁判跟我说,中鸽协高层对公棚赛出现的问题愁之尤甚。公棚赛本来是一个相对更公平的比赛平台,因其先天的公平性为鸽友们所热爱。曾经成为短程赛耀眼的亮点。为什么历时不久竟成为鸽友们关注的焦点,让领导们发愁了呢?我以为,主要原因是丰厚的利益引发出来的一些人的心理变态造成的,跟足球界的情况类似。我说的心理变态,一是指公棚经营者,二也包括参赛者。违规的公棚经营者心忒黑,编瞎话的参赛者心忒贪。这两类人的心理变态导演了一场场公棚赛丑戏。如何解决问题?一是参赛者要克服心理障碍,别一没飞好就编故事,故事一多就酿成了事故。别把比赛当成参赌,玩就是玩。若把比赛看成赌博,瞅哪儿哪儿有鬼。二是公棚监管单位必须对公棚经营者严格要求,对比赛进行规范管理。问题不在于会不会管,而是敢不敢管,是真管还是流于形式。我认为,只要敢管真管,公棚赛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我相信中鸽协高层的智慧,别愁。
  
  决心
  
  五月中旬的一天,有人来电话跟我逗哏:“老爷子,挺长时间没看见你写什么东西了。还写动了吗?”感谢这位朋友的关心,我还写动“东西”了。这两年,只是因为必须来照顾九十多岁的父母亲,觉得有点累心,确实很少动笔。其实,我的心还在鸽界,还在鸽子身上。我这个“不务正业”,恐怕这辈子是离不开鸽子了。现在,老母亲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我最难过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等我心情再好一些,或许能多写点“东西”,好继续跟朋友们在一起“厮混”。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