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官方公告 > 甘忠荣 > 就齐文博先生驳拙文偶见作答

就齐文博先生驳拙文偶见作答

时间: 2020-06-05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974  作者: 甘忠荣





就齐文博先生驳拙文偶见作答

——兼答同文的佚名先生

2005年12月27日18分,《全球赛鸽资讯网》上传齐文博先生题为《亮点, 将在千公里的赛场上闪耀》(副题:<<驳甘忠荣先生〈保留超远程特色培育全能型快速鸽〉文》)。

今日笔者在清理网站上未经作者同意私自上传拙作时,发现此文。(该网特约撰稿人齐文博专栏中亦收入该文)为此,以下是作答文。

 

齐文博先生:

此网(《全球赛鸽资讯网》)及《驳》文,系今日无意中发现,现简答如下:


一、齐文博先生以超远程赛是“缺乏人道”,对超远程赛持否定观点。对刊于《赛鸽天地》所改的标题(《保留超远程特色,培育全能型快速鸽》)提出反驳、质问。对其否定超远程观,妥当否?下面表述。但原文题为:《未经训放而千、万里归巢的思考》;可见当年刊出前之《岭南雄狮赛鸽网》(由《赛场内外》栏进入可见此文);其他网站作者亦见有此文。这先作说明。


二、齐文博先生怀疑24天飞回法国。关于法国信鸽用二十四天,从西贡飞回法国北部地区的阿拉斯一事史料。本人现提一根据:请见陈文广、梁晓茂箸《养鸽指南》(一九八三年云南出版社出版)一书第十二页第三至四行。


三、齐文博先生称:超远程赛“近乎残忍”、“缺乏人道”说,似乎欠妥。

称超远程赛“残忍”、“缺乏人道”之说,是不恰当的。即使未归,也起了在异乡播种的作用。未归鸽也不是死去,而是大多在异乡鸽棚安家落户。如果说“残忍”、“缺乏人道”,那就不要举办信鸽比赛。因为,从训放到决赛,要丢多少鸽子?这个,各人心中有数。著名赛鸽家西佛托依就坦承:他的归巢率为60%(郑云涛:《洋人洋鸽之我见》)。各地鸽协从训放到决赛(300、500、700、1000公里)要丢多少鸽子,归巢率是多少?请齐先生去查一下要丢失多少?还可在公棚去查一下,从起站训放到决赛,要丢多少参赛鸽?如按齐先生逻辑,那就不要训放、各级鸽协不要举行各种赛项的信鸽比赛。也应取消公棚赛、取消国家赛、取消南非百万美元大奖赛。也取消巴塞罗那国际大赛!总之,为不“缺乏人道”,就不应进行信鸽比赛了。而据说,国际鸽联主席卡罗斯先生还有意把鸽舍建在山上。让鹰隼吃掉体弱的,作淘汰的手段。按齐文博先生之见,这不“太残忍”、太“缺乏人道”了吗?

而从国际大赛看,1960年巴塞罗那赛,正逢恶劣气候。次日8217支中归返24支,仅占千分之三归巢比。是欧洲鸽赛中最残酷、损失惨重的一次大赛。如按齐先生见解,巴赛就是“残忍”赛、“缺乏人道”赛了。这种认识,对吗?

要说残忍赛。世界上只有台湾的多关海翔,可称为残忍赛。名符其实的残忍赛!台湾,因受台湾地理条件(狭小)所限,只能搞大量葬身鱼腹的海翔。残存伯马是幸运儿。要说残忍,这可不能否定。但为防止陆上作弊,也只得移师海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岛上每年的多关赛海翔照样进行。


四、超远程是我国赛鸽的强项,这一优势应当继承,而不应忽视;而且,我国的超远程赛为国际信鸽史作出了巨大贡献;这也否定了齐文博先生的超远程赛“缺乏人道”、“残忍”说。而且,今年第23届全国信鸽品评赛,还要对短、中、长、超赛鸽品评。这岂不是让齐先生难为情了吗?
  世界上除我国外,只有少数地区和国家有条件举办。如美国和澳大利亚。应视为超远程赛是中、美、澳的“专利”。少孟先生在《澳洲的超远程赛》一文(见1988年《中华信鸽》第13期)中说,在美国、澳大利亚,超远程竞赛也 是年年要举行决赛的项目。他说,在澳洲举办的二千公里国家赛,“司放第2天就归巢 ”。扬志勇同志在《对利用海外信鸽之我见》一文(见1991年第26期《中华信鸽》)中说:“只有美国、澳洲和我国一样,每年举行两千公里以上的超远程赛。目前世界上最长的赛程,是1981年美国一次从大西洋沿岸一直到太平洋沿岸,距程为4072公里,冠军‘兰巴龙’号,血统是詹森配勃莱考克斯。现在的超远程赛飞速最快的是美国横跨三洲2000公里超远程赛,上午5点开笼,有2羽赛鸽创下了当天归巢的纪录,分速为2500公尺。”二千公里及以上至三、四千公里左右的归巢鸽,体现了赛鸽顽强的意志、不死必归的毅力,非常难能可贵。可喜的是,不少省、市仍坚持举办超远程赛。江苏省还将这一赛项作为“保留项目”,视为“中国的传统项目”、“是我们的民族‘文化’”、“国粹”。且每年都搞。连国际鸽联主席卡洛斯也对我国超远程信鸽爱不释手、钟爱有加。还要带回巴塞罗那。去年5月30日上海477羽放西宁(1930公里),有效期30天内归94羽。归巢率达到20%;6月28日,上海10510羽放天水(1512公里),15天归巢3195羽。归巢率高达30%,创造了历史性的新高和成就。赛鸽强国——日本信鸽界,为我们超远程竞翔所取得的成就也大加赞誊、并发来贺电。惊称:“创造了世界信鸽史上光辉灿烂的新历史”,“取得史无前例的伟大成就”。能受到国外友人而且是国际鸽联主席的首肯、赞叹,以及祝贺。应视为:我国超远程赛对国际信鸽史作出了巨大贡献。而比利时俱乐部大师菲利浦·马提尼的愿望是:参加超远程赛。比利时俱乐部大师、世界鸽展评审员、菲利浦·马提尼说:“我迷恋长距离比赛,在比利时如果有2000公里或3000公里的比赛,我会笫一个参加。”(米星:《中国超远程的知音》) 


    五、齐先生关于“年龄不是信归巢速度决定性因素”之说,亦欠妥。

齐先生以成功举办的“正大杯”赛,以幼鸽参赛千公里为由,提出此观点。客观事实是:信鸽中,幼鸽与成鸽在翔距上总体上大有差别,因而速度、归巢率亦有不同。因年龄不同,参赛距离和速度也不同,这才是科学竞赛。幼鸽在赛鸽家如林波尔等那里不会放千公里。当年仅放五、六百公里即收翅。将幼鸽送上千公里竞翔是不科学的。巴塞罗那国际大赛就禁止幼鸽、一岁鸽参赛。这是科学的。(因幼鸽尚未发育成熟,不适宜长程赛;即使参赛也凶多吉少)欧洲有《动物保护法》。如有人把当年幼鸽送去参加千公里赛,就会受到虐畜的控告。因之,用一岁鸽出赛千公里,在赛鸽强国、至少在巴赛不认同。因此,“年龄不是信归巢速度决定因素”之说,恐欠妥。以巴赛而论,1960至1970巴赛冠军,系四至七岁。1960年巴赛冠军“强曼号”五岁,62、63年冠军“密李约号”6岁(800公里以上三次),64年冠军“巴塞罗那11号”7岁(750公里6次),65年冠军“佩亚都利克斯”7岁(千公里以上7次),66年冠军“罗列亚”6岁(600公里以上10次),67年冠军“西鲁帕普拉洛”6岁(600公里以上5次),68年冠军“玛基奥”6岁(500公里以上15次),69年冠军“帕仑思”4岁(900公里以上4次),70年冠军“诺鲁曼”4岁。其中4岁2支,6岁4羽,7岁2羽,5岁一羽。就我国千公里竞翔夺冠、获奖、归巢,也是二岁以上占绝大多数可证。在各省、市、区千公里当日归中,至今也无一羽幼鸽。这足以说明:年龄不是信鸽归巢速度决定因素之说,难以成立。可以这么说:在千公里翔距上,夺冠、归巢的是成年鸽居多,而决不是幼鸽!当然,在五百公里竞翔上,幼鸽和成年鸽却可以一较高下。中、成年鸽在中、长程赛上无论速度还是归巢率总是占优势。而不是幼鸽占优势。幼鸽参赛千公里,凶多吉少,还有何速度可言?而老年鸽,特别是在我国,速度总体上是不如中青年鸽。故幼鸽老年鸽因一幼一老速度不会占优。就是超级信鸽,太老也必然退役。正如运动员即使是世界冠军,到了一定年龄必然要退役。否则,将失去光环。因之,“年龄不是信鸽归巢决定性因素”之说,欠妥。

就举办“正大杯”千公里赛,宗勇同志在《湖北省“正大杯”千公里幼鸽赛倡导者谢炳先生访谈》一文中说,这种千公里幼鸽赛“堪领世界赛鸽之先”。千公里幼鸽赛“不是目的”。“是推动育种的手段”,“比赛只是检验”。笔者认为是:这是谢先生引领我国向千公里品系鸽育种、竞翔方向前进的一种努力和行动。


    六、齐文博先生关于信鸽“适飞距离千公里左右以内”说,无科学依据;国际注重的是1200公里以下竞翔(赛鸽强国)。
    从国际上信鸽竞赛看,千公里赛程才是真正体现赛鸽实力的赛程。顾成海先生说:“日本鸽友研究信鸽的当天飞行极限定格在1300公里,所以他们从不举行超过1300公里的比赛。”(见《浦江鸽人的创举》, 载<<中华信鸽>>2000年第5期)。而受北京鸽界的邀请专程来北京参加“鸽迷会”的德国友人斯塔尔先生也说:“国际上比赛比较注重1200KM以下的竞翔,因为这样能显示出鸽子的速度,且归巢率高。” (《 德国鸽友看中国》;见1997年二期《中华信鸽》)《中华信鸽》评论员七年前指出:“我们要跻身世界信鸽强国鸽之林,也要抓好千公里赛项。因为这是世界信鸽列强的热门赛项,最有可比性,最能体现一国实力的赛项欧洲5大长程赛,日、美鸽友为之奋斗的赛项,都是在千公里赛程上。我们必须在千公里赛项上确立自己的优势。” “抓好千公里中间这一节,就能充分发挥中外两系鸽子的优势不仅可以作育更多千公里当日鸽,而且可以提高我国超远程鸽的速度,提高中短程鸽在多关赛中的稳定性,从而逐步培育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最优鸽系。”  ( 《中华信鸽》本刊评论员:《世纪之交的飞跃——98年187羽千公里当日鸽述评》;见1999年第一期《中华信鸽》)如果按齐先生见解,那么,我国“千公里当日鸽”就应是幼鸽了(“年龄”不是“决定性因素”)。但实际上,作翔、参赛千公里,科学的竞翔是成年鸽。

张顺奎老先生在《中外信鸽比较》一文中说,“欧洲型”一般注重当日赛,育出当今身体棒、飞速快的“外籍鸽”,并以西斑牙巴赛罗那国际大赛为著名。“美澳型”除了与欧洲相仿的赛制以外,其国家疆域辽阔,每年还组织2000公里以上的超远程赛。因此,齐文将博先生称信鸽“适飞距离在1000公里左右以内”说,也是难以成立的。


七、齐文博先生认为:无“全能型”赛鸽;笔者认为:有可能培育出在中、短、长(千公里)“全能型”快速鸽;而国外育出的千公里当日归,就应视为中、短、长快速全能型。

据有关史料:美国1913年有称为“子弹”的淡雨点雌用一天十一小时24分06秒飞完1600公里的翔程;如上所述,澳洲举办的二千公里国家赛,“司放第2天就归巢 ”; 美国横跨三洲2000公里超远程赛,上午5点开笼,有2羽赛鸽创下了当天归巢的纪录,分速为2500公尺 。这种赛鸽其导航性能是本能,而不是后天培养出来的。如培育得当,千公里当日鸽育成,千公里及以下快速归巢自不在话下,应属全能型 。以日本为例,1000公里比赛,(GH)关东地方部汐见(地名),1990年5月16日上午5点放鸽21083羽,天气晴,当天傍晚归巢近500羽,冠军得主:菱木正男,分速1446.56米。而1986年日本能代地区千公里还创下了2050米的高分速(陆松龄:《日本的千公里速度》,见1991年第5期《中华信鸽》)。而1986年日本能代地区千公里创下了2050米的高分速。 刘胜利同志在《一封来自阿根廷的信》一文(刊于1988年2期《中华信鸽》)中说,他朋友王建从该国给他的信中写道:阿国信鸽俱乐部赫尔海(当年750公里冠军)、爱斯特蒙(曾获千公里冠军)二位赛鸽家就均拥有千公里当日归鸽系。现引用有关原文如下:“赫尔海告诉我,他喜欢参加500--1000公里的比赛,当天归巢能见鸽。我对他说,我们有1500--2000公里的比赛,差不多是一个星期归巢。他听了,瞪大着眼晴,觉得不可思议”。写信人王建还写道:“我看了他棚里的西翁、扬阿腾和詹森”,“他们采用同系配”。而爱斯特蒙,大约已有七十多岁了,“他主要养扬阿腾和狄尔巴”、“詹森”。“他们注重的是血统”,“因为他们的赛鸽血统比较纯正,所以在比赛时发挥得比较稳定,而且遗传性也很好。他们的鸽子竞翔时速度比较快,一般1000公里竞翔都是当天归巢的,早上六点半放飞,傍晚六七点钟就归巢了。”而“戈登系曾创下连续九年960公里当日归巢的记录”,其一羽DOR85名鸽后代有16羽960公里当日归。抓住快速品系育种,加之现代化的养、训 ,育出千公里当日鸽,不就育成全能型快速鸽了吗!

 

八、齐文博先生是《中信网》、《中华信鸽信息网》、等几个网站专栏作者、赛鸽天地撰稿人、《全球资讯赛鸽网》特约作者,祖居乐亭、教育局任职,却以“下里巴人”、“乡野村夫”自称。未免过谦。因此,似乎不属“乡野村夫”之列。希今后勿口是心非。


        谢谢提的宝贵意见。欢迎赐教。

           作者:甘忠荣  2007.2.10.偶见而答

             相关鲢接:

·就齐文博先生驳拙文偶见作答


请教<<赛鸽天地>>杂志函

请教<<赛鸽天地>>杂志函

再答齐文博先生

北京联翔无九百公里当日归原因探讨(修改稿)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