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专栏 > 蔡文龙 > 用心中的“三镜” 鉴鸽

用心中的“三镜” 鉴鸽

时间: 2019-05-07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558  作者: 蔡文龙

 

  蔡文龙/文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养鸽的时候,我笃信赛鸽眼睛是识别鸽子优劣的重要标准,因而像当时的许多鸽友一样,在鸽市上买了个鸽界普遍使用,可以卡在鸽子头上观察其鸽子眼内结构的描图用放大镜,按照那时江苏《翱翔》杂志社出版发行的一本西方赛鸽专著《信鸽眼志》标准,反复琢磨被国外眼志专家总结归纳出来的鸽眼五个圆,即瞳孔(俗称眼珠)、顺应圆(又称品性圈、内线扣)、相关圆(又称眼志、阿尔砂)、虹膜(又称底砂与面砂)、眼缘线(又称外封砂)优劣,以及后来鸽事交流中掌握的讲究眼砂“干、老、厚、油、亮、活”六字诀,判别和选留种鸽、赛鸽及种赛兼用鸽。后来《翱翔》名编姜晨光先生又在眼志结构中细分出眼脐构成,我又跟着用放大镜寻找眼志为锯齿状、波浪型,眼脐肥、厚、宽、糙的鸽子。中途中断养鸽,后重拾鸽事依然拿着多年前买的放大镜看鸽眼选鸽。又由于保存多年的放大镜在二度养鸽使用中不知去向,我便又到鸽市买了个新放大镜,继续用于观察分析鸽眼。

  

  然而,随着赛鸽形势的发展与变化,使还在我热衷鸽眼鉴鸽时,鸽界就有了诸多疑窦的鸽眼理论,现如今更受到全面的冲击。顾澄海前辈曾撰文揭示,鸽眼理论主要建立在对优胜鸽眼特征的观察、归类的统计分析基础之上,而从运用现代科学技术对鸽眼解剖与切片的结果来看,鸽眼在放飞归巢的性能上并无确切的生理学依据。我冷静、理性地反思自己与时有见闻的高手以鸽眼选鸽的不确定效果,也渐对鸽眼鉴鸽产生怀疑,进而不再看重鸽眼,以致将后来买的放大镜也送给了近边重视鸽眼的鸽友。

  

  当然,个人对鸽眼理论生疑,并不足以否认赛鸽眼道的存在与实用。西安好友胡长根先生曾给大家转述过旅荷鸽友冯.里欧先生介绍的一个鸽道掌故,说鸽界家喻户晓的老凡龙在上世纪70年代红得发紫的时候,他的鸽舍来了两位英国人,特提出要逐羽看他棚内的鸽子,凡龙先生没多考虑欣然同意。两人在凡龙鸽舍认真细致地用事先准备好的鸽用眼底镜,将凡龙棚内的鸽子全部看了一遍,然后从中挑选了十四羽鸽子,请求买这些鸽子,凡龙先生给他们报了价,他们想也没想就立马付钱买走了。这两人就是后来蜚声鸽坛的伯兰尼特兄弟。仅一年后,鸽界传来信息,英国伯兰尼特兄弟开始不断获胜,并创造了许多惊人的赛绩,把全世界崇拜凡龙赛鸽者的眼球全部吸引到了那里。后来,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中国的鸽友,凡是出自在英国人那里引进的凡龙鸽子又不断地创造奇迹,凡龙自己此后却再也没有了优异赛绩。据说,英国人用鸽眼底镜挑走凡龙优秀种鸽的事件发生后,震惊了欧洲鸽坛,詹森老先生不再让别人到他家用镜头看鸽眼,拍鸽眼照;慕利门老先生甚至不让人给他的鸽子照相。

  

  这个故事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鸽眼的秘密或许确实存在二是把握鸽眼秘密的悟性并非所有人都具备。包括像凡龙这样的顶级大师。为此,我回顾多年来没少费心琢磨眼志的情况,感到自己似乎并没有凭鸽眼准确鉴鸽的天分,包括对添置价格不菲的医用眼底镜,掌握看鸽眼栉膜鉴鸽的技巧也没把握。于是,依自己素来凡事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观念,索性放弃用放大镜看鸽眼鉴鸽方式,以期像诸如凡龙(也应包括翔道泰斗詹森、慕利门,要不然他们不会像传言中的那样,在乎别人用镜头到他们棚中鉴鸽)等并未彻悟眼道,同样能有建树的大师们一样,用心识鸽鉴鸽,感悟和享受养鸽的快乐。

  

  但是,多年的鸽事历练使我体会到,鉴鸽选鸽可不用有形的放大镜,而心里头却不能没有以下三个无形的鉴鸽镜子。

  

  第一是心里要有部 “显微镜”,透过表象发现优秀的赛鸽。追求各方面条件完美的鸽子,乃鸽界人之常情。但对于赛鸽而言,最具决定性意义的还是内在能飞的素质。夏拉肯“丝丝号”、克拉克丑八怪鸽“怒克”等超级铭鸽外观上让人大跌眼镜,却在种用价值上声名遐迩。我棚中最重要的一路慕利门系鸽子,就出自一羽看相不雅的垃圾绛慕利门雌鸽。这是一友2003年到西安引种时,获赠后又转送给我的一羽套西安当年两百元奖环,因家飞翅膀撞伤未能参赛的残疾鸽。虽然血统较好,据悉父鸽是从威力种鸽舍六千元引进的红狐,母鸽是从北京侨友鸽舍两万元引进的垃圾灰慕利门,但因其折翅致残,体型显得极不平衡。我配上一羽武汉鸽友支援的花头喷点慕利门台鸽,次年就作出全市千公里第四名,全市360、500、540公里前两关十几名,第三代鸽近飞出一羽360公里全市冠军,远700公里归巢。有位武汉鸽友对我帮助很大,我割爱将西安环慕利门鸽用班车托运到武汉送他,未过几天他又送还给我,称龙骨位置偏后没有作育前途。后来这路鸽子在我棚中又飞出220公里、320公里两个冠军,一个五百公里特比环三名的好成绩。由此使我认识到,鉴别鸽子的好坏不仅要考量看得见,摸得着的眼砂、翅膀、喉咙与骨架等外在结构,更要以调查研究与实验赏试作显微镜,透视鸽子一眼看不出来的优秀潜质。

  

  第二是心里要有架“望远镜”,从鸽子的内在前途审视赛鸽。一般而言,血统好的鸽子无论用于做种,还是竞翔,都相对具有更好的预期效果。前不久赴外地出差,与几鸽友聚会讨论鸽经时,一位鸽友讲述他去年送公棚的经历令人深思。他说去年用刚在浙江引进的一路罗森.波斯桑杰士鸽育雏,约定到国内一家规格较高的公棚参赛,但一只由亲鸽哺育,另一只由保姆哺喂的两只小鸽生齐羽翼出窝时,虽说未晡僵,但上手都感到不壮实,凭老经验这样的鸽子到公棚难得赢钱。重新出鸽时间上已来不及,恰好棚中另一对自己头年获奖鸽作出的两只小鸽发育得十分强壮,一闪念间,该鸽友确定将两只壮鸽爽了约,而两只被原鸽主称为“公棚专家”的小桑杰士,觉得留在棚中打普赛有些可惜,便在正当其时的五月底送进了本地的一家普通公棚。结果两只壮鸽在外地大公棚一只训放到一百多公里飞失,一只预赛落在入围名额的后五位,决赛也飞丢。两只桑杰士鸽却在本地公棚的决赛中都获奖,一只进前一百名,一只入围三百多名。他感叹要是两对鸽子调换着送两个公棚,桑杰士鸽送大公棚也可能入围,而两只当地成绩鸽子代送当地公棚或许不至都落第。我则从两只小桑杰士的表现上,感悟到了优秀血统鸽子手感上虽有缺陷,依然具有超越性的力量。该鸽友若早有这样的前瞻性理念,才有可能正确的谴鸽选送上述两个公棚。可见,对鸽子的潜力和发展前途的理性评估,比外观更关键。送公棚选鸽如此,打不同形式、不同距离、不同天候下的比赛亦如此。所以,以赛鸽长期打造的品种特性为基础,正确认识和把握长距离与短距离、耐翔型与爆发型的品质特性,多方位应对相应的各种赛事,是使养鸽人得以站得高,看得远的望远镜。

  

  第三是心里要有副“太阳镜”,过滤掉纷杂的干扰甄别赛鸽。如何在当下铭鸽林立的众多赛鸽品种品系中,寻觅到与自己赛鸽环境、确定的竞翔目标相吻合,且外观上让人赏心阅目、情有独钟的赛鸽品种,既有公认的多有“运气”色彩的缘分因素,又有养鸽人主观上擦亮眼睛,从纷纭多样的铭鸽堆里冷静地选择与甄别的功夫。有的鸽友立足于一品一系,宁留一条线,不选一大片,其中有不少成功的例子,也有不走运毫无起色的情状;有的鸽友重赛绩不重品种,信奉杂交出优势,鸽子好坏天上见,往往能取得突破性的效果,但稳定性与持续性的发挥,难达要求;还有鸽友既重品种,又重赛绩,凡入笼鸽力求知根知底,没有实战赛绩的鸽子不要,但要形成一支发挥好而稳定的独特鸽群,是项极具开创性的工作,实际操作条件高,难度大。事实上,涉足赛鸽有年头的鸽友都知道,凡在鸽坛能够成名立派的知名赛鸽品系,都有出类拔萃,傲视群雄的超级鸽,同时,也不乏发挥差强人意的垃圾鸽。日前在网上看到欧洲赛鸽天堂网记者采访赛鸽天才艾立克.林伯格视频,艾立克.林伯格坦率地告诉大家,一对种鸽在一个繁育季节里通常作出的六只小鸽,在以后的赛翔中能飞出一两只达标的鸽子,就达到了作育目标。自然,若能像他那样经常飞出国际与国家大赛的上位入赏超级鸽则更理想,普通鸽友是难望其项背的。这显然比我们周边常能见到的某些所谓高手,自称凡作出一只小鸽就能赛飞成功更实诚,符合通常情况下从量变到质变的客观规律。同时给我们以有益的启示:赛鸽活动实属一项需要付出较多艰辛的劳动,因此,我们面对纷繁复杂,鸽种群立,泥沙俱下的鸽界,在人事交往与赛鸽鉴选上,都要注意去伪存真,去芜存菁。同时,在鸽事运作上要有定力,犹如在缤纷的强光下,用太阳镜过滤和排除种种干扰,避免像猴子摘苞谷那样,摘一节丢一节,结果致赛鸽活动一事无成。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