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专栏 > 蔡文龙 > 路训之初要注意赛鸽的“飞相”

路训之初要注意赛鸽的“飞相”

时间: 2019-04-04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372  作者: 蔡文龙

  蔡文龙/文

  

  赛鸽讲究鸽子的巢态,已是许多鸽友鸽事操作上非常关注的一个环节。而去年的这个时候本人在赛鸽路训阶段,从亲历的操鸽过程中感受到,鸽子路训之初的飞态,对于当季的赛飞效果也至关重要。为示区别,在此借用人们通常所谓“吃相”好看难看的说道,把鸽子路训出笼后,鸽群或高飞,在天空来回走趟探寻方向飞走;或集体不飞起来,而是贴着一旁低矮的建筑屋面,以及掠过不远处树丛顶,消失在鸽友视线外等飞行状态定义为“飞相”,然后就此与有兴趣的鸽友讨论一下路训之初的“飞相”问题。

  

  在过去的伺鸽认识里,与赛鸽有长距离鸽,有短距离鸽,有阳光鸟,有耐翔鸽一样,在鸽子的类型上,也有高飞鸽,低飞鸽之分。早年关注诸如云南军鸽基地的森林黑等高原品种赛鸽的特征时,就形成了云贵高原的优秀赛鸽在峰峦叠嶂的山区地形中,有善于翻山越岭跨越高山的特点,迥异于一般鸽子多延着半山腰的山峰间蛇行,导致飞途相对更长的概念。后来还看到鸽子在平原地带长途竟翔,鸽群呈避开高空乱流,贴近地面低空飞行的状况,以至令平原地区的网鸽贼摸清鸽子竞翔的必经路线后,可以在大田之上支起大网拦鸽网鸽的报道,更加强化了我对赛鸽有高飞与低飞之分的观念。但在今年春训的路训阶段,由于起始几站中亲见鸽子出笼起飞时出现的意外,导致对后续的赛飞效果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使我对赛鸽的高飞与低飞表现是否取决于鸽子固有的品类,心里开始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去年赛鸽春训的意外发生在出门进行路训的第三站。像例行的路训安排一样,我根据鸽会拟订的训赛日程表上三月底将统一组织放飞空距160公里孝感市,进行扫描仪测试赛的时间安排,从天气晴好,适合出门路训的农历惊蛰开始,5公里,10公里,间隔一到两天的节奏循着我地北飞的路线训鸽。第三站是空距为20公里的金沙镇纸棚村环山旅游公路旁的一处半山腰空地,在这里往上看离我地出山偏东到咸宁,偏西至赤壁的金沙山顶已是咫尺之遥;往下看顺着错落起伏的山峦尽头到县城的方向,能见度好时都能依稀看见城北的楼房。因此,在这里放鸽不过是鸽子出山前的热身,按以往的放飞经验本应是毫无悬念的,但这次放飞却意外地出现了惊险的一幕:

  

  二十多只春赛鸽子放出放飞笼,结成群在眼下的群山之上刚来回拉了三两个圈子,只见鸽群飞经的一个较大山头密林里从下至上,窜出一只鹞隼像箭一般疾速冲向鸽群。接下来看到的是过去不曾见识过的情景,鸽群不是向上逃窜,而是顷刻之间都四散向下一头钻进了下面的密林之中,好久一段时间方见两只鸽子拼命从稍远的黛色山里飞出,冲向与回家方向相反的金沙山头,后面有一只体型略小的雀鹰紧跟着追赶上去。此情此景,对于我这训鸽的当事人而言,郁闷的情绪油然而生。带着免不了损失鸽子的沉重心情回家后,却见到部分鸽子已飞回家。当日晚些时候清点鸽子时,竟发现鸽子一只不挪地飞回了鸽巢,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然而,之后的情况似乎说明我高兴得早了些,后续的路训反复出现的是与第三站训飞关联性很大的情况。接下来的第四站路训是出山,到邻市赤壁境内空距仅增加数公里的20多公里陆水水库堤坝附近放鸽,鸽子放出后不再上天盘旋,而是整群鸽子径直贴着堤坝边的一丛树林,翻越到我在坝下视力不及的水库水面方向去了。开车返家看鸽,却只有几只鸽子回家,没有出现放得好时,人一回家,全部鸽子早在鸽棚内外迎候主人的状况。一天下来,还有好几羽鸽子没有归巢。由于首次出山训放不理想,过两天我又开车到同地方,只是离水库大坝远些的山脚下再放一次。这次鸽群仍然未爬高打方向,而是集体顺着山麓一边的山窝树丛,飞进了一个山桠之中。结果这次同距离的复训,又有几只鸽子未回。

  

  赛前的路训不能停止,令人疑惑的意外却还在继续。因为两次近距离出山路训效果不好,后面两只隔日才回的鸽子显得有些疲惫,我特意让鸽子多休息了几天,按路训例行的推进距离,到四五十公里空距的嘉鱼县郊外放鸽,还是个令人沮丧的路训结果,鸽子放出放飞笼的“飞相”依然是不高飞高走,还没飞起来就抱团向一侧的树林而去。赶回家看放飞效果,鸽子依然是参差不齐的归巢,最后清点鸽子又有几只看好的鸽子没有归巢。之后开始与其他鸽友邀约一起放鸽,参加鸽会统一组织的训赛,情况稍好一些,但中途仍有鸽子飞失,且归巢的速度似乎也打了折扣,多呈零星归巢状态。到日前鸽会几经择晴好日子组织赛事,赛毕三百六十公里的河南确山后,我今春起步时的二十六羽赛鸽,只剩下六羽鸽子,除掉一羽伤残鸽,五羽鸽子继续后面的四百、五百、七百公里的特比环赛、国家赛、全省杯赛,已显得力不从心。

  

  面对今年春赛赛况,我最直接的感受是,一个赛季的活动被路训之初遭遇鹰鹞袭击所造成的“飞相”给毁了。今春的前期路训都是自己亲自开车出门进行的,因而对问题的出现与结果才有个全面的了解。由此联想到以往路训时,鸽子一旦不飞起来往往凶多吉少的情形,思想上就对鸽子路训之初的“飞相”产生反思,姑且不论在赛鸽类型上是否存在高飞型与低飞型的区别,而对于自己手上既定赛鸽路训的高飞与低飞“飞相”表现,是很受外在环境条件的剌激与影响的。特别是路训之初相应的剌激对赛鸽“飞相”的影响最容易形成不可逆的惯性与定势,日后非常难以扭转。那么,要扼制路训乃至竞翔中不好“飞相”对赛飞的不利影响,唯有从路训之初开始注意把鸽子“飞相”问题放在心上,拿捏在手上,有意识地规避不好的“飞相”才行。

  

  其实,针对今春路训意外导致“飞相”不好的负面影响,痛定思痛,追根溯源,今后的赛季在路训之初注意避开过早的到山区训鸽,多在平原处训鸽,多给鸽子以养成一出放飞笼即高飞、探方向、归巢的好“飞相”方面剌激,让鸽子的高飞“飞相”渐成习性,然后再去适应山区里头的放飞环境,就能极大程度地避免赛鸽出笼就低飞,而容易迷失的“飞相”了。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