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官方公告 > 甘忠荣 > 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上)

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上)

时间: 2020-12-14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705  作者: 甘忠荣

       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上)

006GWrhyzy7FDie767577&690[1].jpg


      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
      ——答南方周末记者问
    

   据美联社报道:一只名为“新金(New Kim)”的雌性赛鸽以16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1250万元)打破了世界拍卖的最高纪录,被中国买家买入。受到《南方周末》关注。经《南方周末》经济部记者吴超与我联系,对我作了专访。
   以下是采访记录。
   吴超( 以下简称记者)记者:一只比利时信鸽被中国买家买入,价格高达1000多万元人民币,以至信鸽运动背后的产业链受到外界关注。对于外界关注者来说,赛鸽运动的高额奖金,让大家对整个行业的好奇心更加浓烈。我们也注意到中国鸽界发生的一些问题。您是一位鸽界前辈,在1984年中国信鸽协会成立之前,您就在当地创建了信鸽协会。还是一位毕业于政法院校的资深老法官。是信鸽界中的思考者。有着理性和建设性见解。因此,对甘先生做一个专访。
    甘忠荣 ( 以下简称甘 ):谢谢,欢迎媒体的关注。
    记者:为什么一支鸽子能拍到一千多万,原因何在?
    甘:这支雌性赛鸽名为“新金(New Kim)” 。现2岁。 出自比利时安特卫普省的范德瓦尔鸽舍。2018年在法国中距离赛鸽比赛中获得冠军。经激烈的竞价,最终以16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1250万元)被一位中国买家导入。
    比利时葛斯顿.范德瓦尔(Gaston van de Wouwer)一手打造出令全球鸽界震撼的“乳酪小子”(BE98-6335690)王朝,而这一当家种公也成就了他在比利时大中距离赛场上的霸主地位!
    据Pipa官方拍卖信息介绍,“新金”血统纯正,是顶级种公“奶酪小子”( 环号BE98—6335690灰雄 )的优秀孙代。其“父母”、“祖父母”、“兄弟姐妹”在过去十几年的各大比赛中成绩斐然,被称为“统治赛场多年的全能鸽系”。
    因是用近亲育出。所以更具育种价值。
    去年,一羽名为Armssso的4岁比利时雄性赛鸽以12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972.55万元)创下了最高纪录。这两笔最高纪录背后,据称是同一位中国买家。
    据美联社报道,这位拥有世界上最昂贵的雌雄双鸽的神秘买家应该是打算用它们来进行鸽种繁育。
    据《赛鸽杂谈》“新金凭啥成为世界标王” 之报道,拍得“新金”的是唐山开尔鸽业董事长邢伟先生。
    还可以告诉吴先生的是:“新金”不是拍卖价最贵的赛鸽。它创下的拍卖价已被国内打破。
    今年百鸽园赛事,神州辉煌王玉爽一羽环号为001198赛鸽夺得2020年百鸽园四关综合冠军。此鸽为鸽主嬴得奖金一千五百万。被称为2020年神奇小鸟。该赛鸽由鸽主神州辉煌董事长以一千五百万拍回。
    按2020中国杯四关综合鸽王大奖赛规定:拍卖收入70%归鸽主,30%归主办方。鸽主神州辉煌董事长鸽主神王玉爽先生仍赢得一千零五十万。
    当今中国鸽界,信鸽界富豪( 鸽界称为土豪 )相当任性。他们有财力高价拍买赛鸽、种鸽,这是他们的正当权利。他人无可非议。
    乔斯•托内曾这样说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可能像在比利时这样育种和选种。我们比利时的赛鸽无论是作翔还是选种,我们的赛鸽都是最金贵的。而我国绝大多数大款、富豪高价甚至天价引种着眼点是用于育种比赛,不是育种家。重心不是培育属于我们民族自己的品系。可以这样说:我们引进比利时、荷兰、德国赛鸽只是买了桶装矿泉水。而买不走矿泉。不注重育种,花再大价钱也无济于事。我们需要一大批象李梅龄式的育种家、赛鸽家。
    2011年,外媒就以《中国买家推动比利时养鸽风潮》为题,对中国买家以创新世界纪录拍鸽的行为作过报道:一只“灰王子”拍出15.6万欧元,为比利时著名的“鸽子天堂”拍卖行创下了世界纪录。
    过去,我曾这样作过表示:正是中国富豪抬高了欧洲鸽价。如果我国一年不向欧洲高价引进种鸽,欧洲鸽价必然下跌。拍买应当冷静些。对此,供买家们参考。
    记者:拍鸽主人能把钱赚回来吗?
    甘:这是一个未知数。我不是算命先生。让以后事实回答吧。据我所知,邢伟先生本人就是实战型的赛鸽家。他参加比赛就获得相当可观的奖金。据“微赛鸽”11月18日发文透露:邢伟先生引进荷兰一代宗师杨. 欧瓦克【掠夺者】(环号NL2008-1569222)灰雄后,用子代仅在2014至2019年六年间,在北京开创者俱乐部就嬴得奖金上亿。
    邢伟先生是位精明的企业家。11月14日,开尔鸽业董事长邢伟先生作了一个敢为天下先、让利于参赛者的惊人之举。
    他向全国鸽友宣布:开尔大棚、小棚均分别在比赛规程外,增加获奖名额。开尔大棚另外嘉奖504万,加300名的奖,由601到900名,每个名额嘉奖1.68万,小棚另外嘉奖315名,每名是4000元,总奖金是126万。两项奖金630万。
    12月5日段衷海先生发文披露称:开尔先锋队、青年队、大棚四天预定爆满。这可视为让利的效应。
    记者:您是什么时后养鸽的,养鸽目的是什么?有没有奖金?
    甘:我国现代赛鸽运动始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是我国信鸽的发源地。
    作为一个信鸽爱好者,要说养鸽,至今有六十多近七十年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在老家成都读小学和中学时开始养信鸽,特别是受中学教历史的孙老师影响,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养起了能飞数百公里的洋鸽子。大学毕业后,一有机会就养信鸽。
    1982年年初,国家体委批示(82)体群字22号同意筹建全国性的信鸽爱好者组织——中国信鸽协会。在中国信鸽协会于1984年诞生前,1982年笔者还参与筹建和组织贵州六枝特区信鸽协会,并首任鸽会负责人。当时特区体委林玉华分管鸽会,而法院和体委相距不足百米,因鸽会成立初期会员不多、会费有限,还要求体委报销放翔的差旅费(体委主任和我熟)。体委还拨一间办公室支援鸽会,作鸽会办公地点,当时美其名曰:民办公助。
    那时,鸽会比赛奖金少得可怜。1983年本会在湖南怀化站(450公里)决赛时,设奖七名,奖金:第一名10元,第二名7元,第三名5元,第四至第七名各2元。当时无裁判,持鸽报到,由鸽会主任、副主任、秘书长三人验收。这次春季竞赛当天归两羽。铁路上田医生得冠军,我获亚军(奖状见照片),次日名次报满。首战告捷,全会都很高兴,不存在谁嫉妒谁、争名誉,与今天鸽会公棚赛层出不穷的弄虚作假、作弊形成鲜明对比!
    记者:根据您的观察,中国信鸽协会成立后,信鸽比赛情况怎样,这些年信鸽比赛出现了什么变化?
    甘:1984年12月6日中国信鸽协会成立后,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给信鸽运动注入了强大的活力。变化突出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
    1、各地普遍成立信鸽协会。
    中鸽协成立后的几年内,全国33个省、市、自治区和火车头、石油行业信鸽协会相继成立,90%以上的县(市)鸽协也陆续建立。全国会员从不到3万人猛增到30万人以上。每年发售足环约1000万枚,信鸽运动在全国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
    2、制定规程,改革赛制,组织全国性比赛
    中鸽协成立初期,为了组织和规范各类比赛,组织有关专业人员制定了比赛规程和裁判法等各种规章制度。初期的比赛以500公里、1000公里、1500公里及以上三种赛距为主。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着手改革赛制。从过去以中长距离比赛为主,逐渐过渡到如今三、五百公里短中距离比赛。
    中鸽协每年都组织的全国性比赛。还有全国信鸽品评赛。
    现在,时兴的是三、五百公里的短、中程赛。包括鸽会和公棚举办的以五百公里左右的比赛。
    这些年重大变化是:本届中鸽协倡导和推崇的高额奖金的高端比赛。
    中鸽协邢小泉会长对发展大众赛鸽运动不感兴趣,而对高奖金赛事却保持着近似扭曲的关爱,高奖金俨然成了心中的亲情赛事。出台竞赛文件,只提高端赛事和信鸽产业化,绝口不提发展大众赛鸽运动;把职业化高端信鸽竞赛推动成主体赛事,颠覆我国的良好的信鸽竞翔基本体制。
    中信网专栏作家胡长根先生在《正能量:着力发展大众喜爱的赛鸽运动!》一文中尖锐的指出:回顾一路走过的历程,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只要偏离群众性和非盈利为主体的信鸽竞翔轨道,乱象就会频繁发生,整个鸽界就很危险,治理成本就会很高。信鸽运动同样需要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统领一切,让乱象少发生、不发生,让赛鸽运动行稳致远更加充满阳光!
    非常令人遗憾的是:早在2016年邢小泉在“信鸽职业化改革让信鸽大国变成信鸽强国” 讲话中,还将所谓的“队式赛” 拔高到中国信鸽运动的“转折点” ,还声称:“带动了世界” !给奖金过亿的承办单位鼓吹、打气,助推这种赛事!
    我在《切中时弊的好文章》一文中曾这样表示:就百鸽园、开创者办的队式赛,这明显是富人赛、是富人在豪赌!
    北京开创者2016年奖金4.5亿、一羽鸽王赢得3000万奖金和劳斯莱斯一辆是高雅的体育运动,还是豪赌?!而2016年一羽神奇小鸟(贵平何宾鸽舍的一羽环号为05568灰鸽)赢得奖金近亿元(包括轿车)。
    这种比赛成为有钱人、富豪比拼。这样的比赛早已背离了养鸽、赛鸽的初衷和高尚情趣!
    十余年前,新周刊记者何雄飞将当时中国赛鸽出现的问题,称为中国赛鸽的隐秘“赌局”、“信鸽的翅膀沾上了黑金。”
    胡长根先生很忧虑的说:“鸽界很多人看到如今的赛鸽奖金心里也在发拺,这样发展下去怎么得了啊!”
    一位公棚董事长说:“当赛鸽运动与巨额奖金挂钩,并被大家在互联网里争相报道、吹得天花乱坠时,它的前景,已经危矣!” 明明是一项高雅的体育运动,却被一些急功近利的人硬生生扭曲成了赌博。” 真是快言快语。
    确实,中国赛鸽运动已经危矣!我曾先后发表文章指出:自邢小泉担任秘书长以来,中鸽协已将中国信鸽运动引入歧途,犯了方向性错误。  
    就公棚赛奖金而言,2010年12月26日,北京市信鸽协会会员、《赛鸽天地》杂志副主编、黄剑先生(现中鸽协副会长 )在《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说:2009年中国公棚总数超过400家。中国公棚赛奖金总额超过5亿元人民币。
    那时,公棚奖金与北京开创者2016年奖金4.5亿相比,真是微不足道、小巫见大巫。
    原中鸽协秘书长杨曾秦女士在接受《科学养鸽》杂志记者采访时曾指出:“中国信鸽会认为,信鸽运动应追求非盈利性淡化对盈利的追求;因此,不推崇赛事奖金过高的信鸽竞赛;所以,在审批这类赛事时就比较慎重。有些奖金额过大的赛事,我们允许在一定范围内试行,而不希望对此类赛事进行广泛的宣传。”(何建民:《信鸽事业,我们共同追求──中国信鸽协会秘书长杨曾秦女士采访录》)
    2012年四月十三日上午,中鸽协秘书长扬树刚在接受罗汉说鸽节目组专访、题为《独家专访:中鸽协秘书长扬树刚对话鸽友》时,还强调:未来中国信鸽的发展精神传承更重要,应以精神文化为先导淡化奖金博彩意识,强化赛鸽的精神文化、健身、娱乐功能。给老百姓提供精神寄托的方式。
    面对现实,值得中国信鸽协会反思。
    应当顺便言及的是: 中信网创站于2000年,是目前国内办站最早、影响面最大、鸽友到访人数最多的专业赛鸽信息网站平台。影响面覆盖世界多个国家及广袤中国各个地区的赛鸽爱好者。中信网已成为全球赛鸽类网站访问人数最多、流量最大的网站。网站赛鸽类信息丰富、广泛、系统、全面,更新稳定、维护及时、信息传播迅速,已成为广大鸽友日常上网的必经之站,获取赛鸽信息之首选。中国信鸽协会网站在赛鸽信息网站竞争中,去年七月,中国信鸽协会作了一件不理智的事:向广东通信管理局告中信网“黑状”。致去年7月6日中信网遭封停(见中国信鸽信息网发布的《公告)。此举在鸽友中,反映欠佳、有失身份。

     bf4fe0b23191b879b844c070a4d36a3.jpg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