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电子书正文 > > 夏拉肯谈巢态

夏拉肯谈巢态

时间: 2020-10-17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368  作者: 奥尼普特

夏拉肯谈巢态


夏拉肯替鸽会经手装笼的鸽子无数,

假如同会鸽友交鸽时给他一羽鸽子,

脚环肮脏得必须擦拭掉上面的粪便才能看清号码,

夏拉肯便知道对方注定是他的手下败将。

因为脚环肮脏。


/艾迪.夏拉肯(荷兰) /卢娜


推销伎俩

对于推销伎俩,普通鸽友啧啧称奇,冠军强豪则不为所惑:

嘿,亲爱的鸽友,你买了让自家鸽子大发神威的鸽茶了吗?原本我家的鸽子表现平平,正当我愁眉不展时,我选用了这种鸽茶,真的很有效。

噢,先生,我当然能帮您的忙。但您心里可有想买的鸽茶?

嗯,问得好。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让我来跟您介绍。我们的鸽茶有很多种,有能帮助鸽子换羽漂亮的,促进消化的,减少紧迫的,还有解咳化痰,舒爽喉咙的鸽茶。我们的鸽茶种类不单只有这些。更有能改善育种结果的鸽茶,还有另一种提振巢态的鸽茶。

有这么多种啊?不过最后那种最适合我,就给我那种吧!

好的,不过这种鸽茶又分为2种:含鼠尾草(sage)成分和不含的。鼠尾草这个字起源于拉丁文salvare,救命rescue)的意思。说到消化不良,这些推销伎俩更是棋高一筹。

消化不良?

那是指肠胃失调的意思。

好吧,就给我最便宜的那种。每种我要两包。我家鸽子的表现真的很差劲。


电话

以上是我所属鸽会的一个鸽友老兄和他的鸽茶供应商间的对话。

吹起口哨,这位老兄心情大好地喂他家鸽子喝鸽茶。鸽茶里真有能让他家鸽子达成巢态和消化改善的作用吗?还有什么更能让他开心的?在他眼里,天空蔚蓝,下班回家时,几年来他首次吻了太太一下。

下一步,他要订制印有他家电话号码,并且能粘在参赛鸽脚环上的贴纸。因为假如他真拿到冠军,或他的冠军鸽迷飞掉了的话,别人才能打电话找到他。

就是因为这些贴纸他才打电话给我的。我被骗了。我买的那些电话贴纸根本粘不牢脚环。你能不能在文章里头提醒一下大家,不要给那个卖我垃圾贴纸的商人有生意做?他说。

我保持缄默,因为有些事情这个老兄不知道或根本不能明白。我自己也买这种贴纸!而且卖我贴纸的人,就是这个老兄口中的那个商人。不过我的贴纸和他的不同,我的用来粘脚环可牢得很呢!

假如那些贴纸粘不牢,你最好不要让鸽子去比赛。这是我给他的忠告。

什么?不让我那些喝了神奇鸽茶的鸽子出赛?他想都不想便拒绝了。

他坚持要派它们出赛,而且还要拿钱插组。

贴纸粘不牢脚环就不出赛?这种忠告他前所未闻,尤其又是出于我的嘴里。他一定认为那是我喝醉时说的话,所以他把我的忠告当成耳边风,仍然出赛去了!

几星期后,这位老兄又打电话来告诉我,他出赛2次,皆惨遭滑铁卢。

第一场比赛成绩不好,他可以拿对他不利的风向当借口。

第二场比赛仍吃败仗,但是那天比赛天气绝佳,天空晴朗并吹拂稳定的逆风,他没理由输。他想起我告诉他不要让鸽子出赛的忠告,他想,那天我是不是真没喝醉,人清醒得很?

不过,他还是不懂不让鸽子出赛贴纸粘不牢脚环间的关系。他要我跟他解释一番。我好心地跟他解释:让状态不好的鸽子参赛,不过是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而已。

要有好鸽才能赢,胜利全靠一羽巢态超级棒的鸽子和好运气。然而,怎样的鸽子才称得上是状态绝佳呢?

当它们浑身充满活力时。它们可不是那种在鸽舍屋顶上栖息不动的鸽子。

当它们的眼睛闪闪发光时。

当它们的羽毛表面布满白粉时。

当它们的身体紧挺时。请恕我直言,这种鸽子的身体摸起来,要像青春少女的胸部一样坚挺,绝不能像老太太的胸部那般松垮垮的。在这里,献上我个人对老太太们的最高敬意。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一点:贴纸要能粘牢在它们的脚环上头。假若贴不牢,表示它们的脚环很脏,而脚环很脏表示它们巢态未成熟。

之前我没跟这位老兄详细解释,不过,我想他还不至于笨得发现不了。

这位老兄买来新脚环,贴纸把这些新脚环粘得牢牢的,可能是新脚环很干净的缘故。

现在轮到他来问我鸽茶的问题。

我告诉他鸽茶帮助鸽子的健康未必不可能,但尚未获得医药界的证实。不过······假如鸽子的巢态不佳或患有疾病,则鸽茶发挥的功效不大。万一鸽子巢态不佳或患有疾病,他该尽快找出原因,予以治疗。这表示必须适时适量,对症下药。

我建议他该咨询优良兽医师的意见,这个优良兽医师当然必须是个鸽病专家。这次,这位老兄听进我的话,而各位知道他的兽医师有何发现吗?

只是患有鸽子常见的毛滴虫病罢了。这种情形绝不会发生在态度认真的鸽友身上,因为他们知道毛滴虫病为鸽子的常见疾病,必须每天保持警觉,

谨慎预防和治疗。众所皆知,毛滴虫病能借助饮水散播。

个别给水是预防毛滴虫菌蔓延的最佳办法。德国鸽会(Die Brieftaube)所属的实验室进行过一项试验:第一组鸽子以同一水皿给水,第二组鸽子以个别水皿喂水,它们的情况大相径庭;第一组鸽子不论何时检查皆患有毛滴虫,第二组鸽子则几乎没有发现有毛滴虫。

不过,假如饲养鸽数众多,每天个别喂水得花上不少时间。有些鸽友想到一种能抑制毛滴虫借助饮水蔓延的好办法。他们准备两个水皿。一个注满饮水放在鸽舍内,另外一个则面朝下在外面晾干。一天交换使用水皿2次。毛滴虫菌只能在水中生存。因此,每回水皿交替使用时,里面都没毛滴虫菌。

说到毛滴虫,还有一则轶事呢!


马克·罗森斯(Marc Roossens)

这则轶事年代虽久,不过仍富有教育意义。事情在我拜访比利时强豪,马克·罗森斯时发生。这个远距离明星强豪没遇过什么棘手大麻烦,一件曾经令他一筹莫展的小麻烦除外:毛滴虫。

无论他给多少药量,每次检验鸽子都发现有毛滴虫。
之后,他每次只给鸽子喂水2~3分钟,然后把水倒掉。每天2次,持续数星期。

水皿内除了他喂水期间的那2~3分钟有水以外,其它时间内皆空空如也。

无论各位相信与否,从此以后,他家鸽子的毛滴虫不药而愈。他所做的只不过是不让毛滴虫菌有存活机会罢了。


兽医师利玛胡(Doctor Lemahieu)

兽医师利玛胡(Lemahieu)是比利时鸽界的鸽病权威。
而且各位最好听从这位权威兽医师的话。其中一句他所说过的名言是:每家鸽舍都有自家的健康问题。

鸽友A为大肠杆菌头痛,鸽友B为虫患寝食难安,鸽友C为沙门氏菌困扰,鸽友D为呼吸道病症束手无策······等等。

我家鸽子的健康倒没出过问题。理由是我的汰选标准,不只以鸽子的赛绩,还以鸽子的健康为本。40羽鸽子健康无虞,但有一羽患病,我便汰除患病的那羽。鸽舍环境相同,其它鸽子全部健康活蹦乱跳,这羽病鸽没有生病的理由。所以,因为一羽病鸽而做全舍治疗的作法是不对的。

当一班学生里有一位头痛时,你不必要全班学生吃阿斯匹林治头痛。

呼吸道病症让许多欧洲鸽友头痛不已。我可没这种问题,理由可能是因为我不给鸽子下药做治疗。当然,给鸽子用药是不可避免的,但用药愈少的鸽友,愈有可能登上冠军强豪宝座。至少,在我的国家荷兰是这样的。不过,我必须承认过去我也有难解的疑难,各位猜到是什么吗?毛滴虫。

不过我遇到的毛滴虫菌是截然不同的一种。我家鸽子很少在赛季里患有毛滴虫。2年来,我家鸽子健康得我连药都不用。它们浑身洋溢活力,精力充沛,同时接受长期训练,而我害怕药物反而会产生反效果。

当其他鸽友问我如何施药时,我说:尽可能不用。他们大部分人不相信,不过,那是他们的问题。

我的问题是种鸽有毛滴虫,而且是特别品种的毛滴虫。

当我的鸽子正在孵蛋时,我知道不需要为它们做检验,因为我早已心中有数:阴性反应!没毛滴虫。真的不需用药治疗吗?这个态度没错,不过其实我还是给鸽子用药的。因为我知道自己不用药治疗的后果:约一星期大的幼雏惨兮兮不忍目睹。而且,鸽子不健康名列我的十大恨事之一。

以下我为各位介绍部分我个人的恨事:

我受不了别人对我撒谎不诚实。

夸张不实的鸽药广告让我反胃。

还有······那些昧良心推销不实商品给无知鸽友的奸商恶棍,最让我恨得牙痒痒的。

有时候,我们没有回旋的余地,非得用药不可。

我自己靠起司和喝茶便能过一天。我不介意给鸽子用药治疗毛滴虫和沙门氏菌,以及使用一些注册有名的调理补剂。但我受不了那些天花乱坠,大画空中楼阁的商人,他们在意的是他们自己银行户头里的钱,不是我们鸽子的健康。

当然,我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确实有一些产品对鸽子有益。

不过,如今市场上一些标榜具有神效的灵丹妙药,却让普通鸽友趋之若骛。

有时候,我纳闷是谁在讥笑谁:是卖垃圾药的商人讥笑无知鸽友呢,或是······我们鸽界的冠军强豪讥笑这些不肖商人。不幸的,这种现象一点都不好笑。

现在,回到我以前遭遇的疑难话题上:种鸽有毛滴虫,但选手鸽安然无恙。

一开始我归罪于我的兽医师。显微镜下,他竟找不到我的种鸽有毛滴虫。然而,几星期后幼雏却遭殃,命不保夕。

如今,我的了解加深一层。我知道极有可能毛滴虫菌潜伏在鸽体内,不过未能由检验切片中被侦查出来。

我豁然明白,兽医师检验未患有寄生虫或球虫的鸽子,可能正为这些病症所苦。

更有可能粪便里没检验出沙门氏菌,但鸽体里面有。以血液做检验才是上上之策。

因此,假如兽医师未检验出毛滴虫、球虫、寄生虫、沙门氏菌,并不一定表示它们不存在。小心别胡乱责难兽医师,有时条件若不许可,兽医师难免会做出不正确的诊断来。


结论

我对鸽子了解不深,我看不出一羽鸽子能成为好选手鸽或种鸽,不过几年来我替鸽会经手装笼的鸽子无数。

假如同会鸽友交鸽给我的一羽鸽子,脚环肮脏得让我必须擦拭掉上面的粪便后才能看清号码的话,这是个一定会败在我手下的鸽友。我告诉那位买鸽茶的老兄,这篇文章我将以他做引子。不过,我也告诉他,以巢态不佳的鸽子出赛,终究会失望而归。而脚环肮脏,让电话贴纸粘不牢便是判断鸽子巢态不佳的征兆之一。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