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电子书正文 > > 詹森兄弟传奇(十一)

詹森兄弟传奇(十一)

时间: 2020-07-29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341  作者: 科学养鸽

詹森兄弟传奇(十一)


/艾迪.夏拉肯 译/本刊编译组


赛绩

如有人告诉你,说詹森鸽舍已超过一个世这么久都一直赢得最傲人的赛绩,这无异是在说大海满是海水,无聊透顶。詹森的伟大早已闻名于世。这些伟大的人物不必在鸽报上百般设计意图宣传,也不必利用文章和炫耀的广告来不时自我吹嘘。这绝对是不可能的,而詹森的名望却看来是鸽界最困难的领域:那就是在实际的比赛中屡获佳绩作基础。自1951年迄今,他们就再没有登过任何广告了。那么,鸽界各地的杂志期刊又如何呢?

汗牛充栋地不断出现报道一些一生连一次冠军也没有赢取过的鸽子的文章,他们却跟詹森兄弟很不一样,后者可是赛场的常胜军。

很多鸽报记者早就保持沉默,绝口不提詹森兄弟即时赢到的佳绩和冠军锦标,这是很刻意的。对鸽界的内行人来说,这一点也不值得奇怪。

首先,我们必须晓得,现今的比利时,特别是荷兰,对长距离鸽赛的报道正急剧增加,目的就是让这些鸽友来刊登广告。明知某人绝不刊登广告的,那又有谁愿意多费笔墨呢!

尚有一个早就公开的秘密,假若没有赛鸽拍卖会作支持的话,很多赛鸽出版刊物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事实上,鸽界刊物的竞争可说是你死我活的,鸽报都得及早抓住一些假定会成为“超级竟翔家"来推销他,否则难以将对手压倒。这是一个生存的问题呢!不讲你不知,有些鸽友为了要获得鸽报的文持来推销自己,有时甚至要付出来自鸽子收入的50%!

也许,最理想的状况会是:假若一羽鸽子售出的价格是10万比利时法郎,那么,买主要多付20%,而出售鸽子的鸽主又得付回扣20%.也就是说,鸽报从中的获益有4万比利时法郎,甚而有时尚不止这个数目。总而言之,每年鸽赛的赌注何止几千万比利时法郎,老实说,鸽报若不从中取得利益的话,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鸽报不但要抽出版面来推销鸽友,而且要为他们出版专书。

有潜能和希望的鸽友,只要他的鸽子会有可能的销路,鸽报记者都会为他大做文章的。

记者却不必去管很多事情,像是某君的实际赛绩有多好,这一点都不重要,全凭一支生花妙笔便可以了。假若就算是你只有一个“名字”在那儿的话,甚至没有也无所谓,他们都会为你大作文章的。无论如何,结果是真正杰出的鸽友仍然是中流砥柱。因此,比利时有好些一直都有鸽子获得辉煌成绩的鸽舍却往往不为人知,他们的名字永远都不会在鸽报上被读到。鸽报根本就赚不到詹森兄弟一文钱,那就不说一句话好了。就算是詹森鸽舍的鸽子飞出极好的成绩也好,还是不能打破这个缄默瓶颈的。詹森兄弟不断稳定地于赛场上赢得佳绩,让他们的鸽舍变得超然独特。也许,有人会在一两年间在赛场上大出风头。也许,再多几年的好光景也会有的,但是,放眼看这些一时伟大的明星大都于往后的日子逐渐褪色。

能够在整整的四分之三个世纪内可以用原系的鸽子制整个鸽界,同时也随时都可以有一流的鸽子供应别的鸽友,这种事情也只有詹森兄弟才能办得到了。

也许,这将永远不复出现了。早在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亨利就有一羽曾获得约达20次冠军的雌选手鸽。即使是在当时,人们仍怀疑他是否会用到 某些秘密的药物、翔制或什么别的秘招来催激他的鸽子有如此杰出的表现呢!

如今已是1983年,詹森兄弟们依旧傲然占据了冠军成绩单的前头。

詹森兄弟曾经飞得很差,或只是普普通通的某一个赛季出现过呢?我认为没有。如果想在比利时的阿连栋克用赛鸽来赢钱,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无他原因,因为詹森兄弟也在这儿参赛!假若鸽友参赛而下了注,起码都希望有机会赢来一票,不过,这个机会微乎其微。

高依里(Goirle)的冠军鸽友艾伯特和简纳斯·韦豪芬(Albert & Janus Ver Hoeven)曾像是开玩笑地向阿连栋克一位老鸽友询问下述问题:“詹森兄弟现时是否仍然拥有好鸽?”结果是直截了当地获得如下的答覆:“假若你想在这儿跟这些人对抗的话,那么你就最惨不过了!”

应该郑重其事地这么说:詹森兄弟不断地育出超级鸽,这是很惊人的。像是“019”、“年轻麦克斯“老麦克斯”、“火箭”、“黄眼”、“好灰54”、“奇狐45、“维他46"、“红狐39”、“迅捷”、“白眼33”等等,这些都是战斗力最高,轻易便能赢得15回或更多回冠军的鸽子。

此外,上述鸽子只能说是詹森鸽舍冰山的一角。若想算一算该舍这么多年来育殖出的“超级高速鸽”的数目,那就得很费唇舌了。

当然,你是可以不断地发掘下去的。但是,这儿能做的只是简要的回顾。

虽然我们希望可以将他们一些最佳的赛绩重新整理,不过,于取舍上却甚有困难,因此,一些较佳的成绩或许会被遗漏。自1935年~1939年,他们共赢得67回冠军,那是“迅捷”(Rappe)、“白眼33”(The Witoger van 33)、“红狐雌”(Voske)“奇狐雌”(Wondervoske)的祖母)、“大胖雌”(Grote Duivin)和“大白眼”(Grote Witoger)的年代。1935年是相当杰出的一年,因为当时尚属幼鸽的“迅捷”,一回接一回地获胜,且每仗均领先甚多。

1935年,詹森兄弟们开始参加杜荷特(Turnhout)的赛事。他们首仗是以2羽鸽子迎战,结果是:8月25日,于201羽鸽子中获冠军和4位。

刚好是在一年之后,他们再以3羽鸽子参加杜荷特的赛事。

655羽一起竞逐拿永(Noyon)赛,詹森的3羽鸽子分获冠军、亚军和第45位,前两羽鸽子超速达5分钟。

这一回灾难性的赛事,全部出赛鸽只有10%能安全翔返,而书院街的3羽鸽子却全部归巢。这无疑是给对手们打了一个耳光,他们这时不得不承认,若与詹森同赛的话,赛事将会变得很不公平

同年,他们在贺兰托(Herentals)也有参费。目然是赚得不少钱回来了。也是参赛3羽。结果于324羽参赛鸽中,分获冠军、亚军和第4位。

1937年,亨利和他的儿子们也参加了查特路的赛事,参赛两羽全部入赏。这是一回565公里的赛事,结果是获得百分之百的成绩。据我们所知,这次参加如此长距离的赛事,是詹森们的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的一次。1938年的赛绩也甚了得。4月10日,17羽鸽子参赛夏里(Halle),结果是:1、2、3、8、9、15、26、36、56、57、82和100位等名次,
该赛共有380羽鸽子参赛。

5月8日,参赛庞特圣马斯(Pont St.Max):参赛12羽,入赏1、2、4、5、7、8、13、15、27、40和43等名次。冠军鸽领先9分钟。

1938年是“超速领先胜利”之年。

4月24日,一羽詹森鸽于圣昆丁(St.Quentin)赛以7分之遥击败294羽对手鸽。他们除了赢得冠军外,尚入赏2、4、10、12、26、28等名次。

1938年,也出赛吉卢(Geel),他们那羽“粗尾”号以超前11分钟赢得冠军,该赛同时入赏亚军和季军。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詹森鸽舍刚开始时是有35羽鸽子。假若有人认为因战事让赛事中断了约5年后,阿连栋克的种鸽面貌将有改变,那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由于经过战争的洗礼,于1945年时只有幼鸽出赛,总数是有11羽。自最初的第一回赛事开始,成绩就很惊人,当年共赢得12个冠军。

1945年迄1951年,这一个获胜的数字已升至80回!总计可以这样说,在这5年之内,詹森名列入赏的鸽次有1670羽次。

1946年,共赢得12回冠军,翌年则是14回。1949年,父亲亨利故世,因此,一般人都认为这代表詹森鸽舍就要完蛋了。

“老板”不在的时候,通常都是大不如前的,可是对詹森鸽舍来说,人们却不能忽略他们兄弟几个人。

1950年的早期,詹森兄弟以绝对优势压倒所有对手,充分显示出詹森儿子们的技艺。同时他们拥有了一项新的武器(鳏夫制),是自父亲詹森故世后才得以施行的。1953年,获冠军28回,1954年是30回。那些年代,詹森的声望像野
火般席卷西欧。他们的优势像没有尽头似的。1955年有32回冠军,1956年获冠军30回,1957年19回冠军,1958年15回冠军。

1935年至1954年:获得冠军的总次数是235回!

我们继续更详细地来描述詹森鸽舍(自1945年起)的一些赛绩。

1945年9月3日,于里提(Retie)的昆费兰(Quivrain)赛,参赛3羽获1、3和9位。

于禾斯拉亚(Vosselaar)的昆费兰赛,参赛鸽4羽,全部名列前茅归来,而获冠军那一羽且领先4分钟。

1952年,4月27日。鸽子装龙送往禾斯拉亚参加拿赛。12羽参赛鸽全部人赏:是1、23、4、5、6、9、12、13、18、32和57位。这回的对手是203羽。“哪儿都可出赛”和“哪儿的对手都不用担心”进而成为他们的一种模式,詹
森依旧压倒他们的对手,在老家阿连栋克这个村庄就更不用说了。

直到1983年,他们只会很偶然地才不会全胜。该感谢一些“新的”非凡鸽子的诞生,像是“老麦克67”、“深胸”、“火箭”、“黄眼”、“019”等等。足以让我们晓得-詹森永远都站在相同的位置上:绝对优势的最高点。1972年,他们成为“南康宾”(Zuiderkempen)的冠军,20个奖中有17个归他们所有。1976年,“019”让整个鸽界兴奋到了极点,它于同年这一年内共赢得7次冠军。

1981年,所谓的荷兰-比利时对抗赛(他们称之为国际50周年纪念赛),冠军也是由詹森兄弟获得!

1983年,詹森兄弟于普瓦西(oissy)赢得辉煌的成绩,参赛7羽全部入赏。

詹森的名字仍然经常排在方赛成绩单的前列,无比光荣。就像四分之个世纪前的情况一样。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