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电子书正文 > > 赢家本色(十)

赢家本色(十)

时间: 2020-07-24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289  作者: 科学养鸽

赢家本色(十)

/奥夫.贝克 译/陈玉麟


返璞归真的竞翔心法

奥天·贝克(Alf Baker)虽然只养15对鸽子却年年入常英国全国赛,而且是参加英国最困难的北路竞翔,他到底有哪些绝招?

控制而非驯服、相爱互配、大脑第一、体态繁殖···.

奥夫·贝克从开始养鸽子,然后细心观察,把毕生心得对的和错的,没有自我偏袒地记录在《赢家本色》这本书中。

奥夫·贝克没有高深的赛鸽理论,他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养鸽子,非常自然、轻松。本书告诉你为什么他会怎样想、怎么做?道理在哪里?从开始养鸽到参赛和育种,奥夫·贝克充满传奇的一生,累积太多宝贵的经验,《赢家本色》就是他的赛鸽自传,一五一十、巨细匪遗交待得清清楚楚。参赛竞翔的朋友,你一定要用心参悟奥夫·贝克的养鸽智慧。

奥夫·贝克潇洒地走了,留下辉煌的战绩。

奥夫·贝克的竞翔心法势必带来赛鸽管理模式的大震撼!


鸽子的天敌-猫

我早就说过赛鸽有不少天敌,动辄举枪的猎人、空中的电线等等。但真正的敌人是在家中,也就是可怕的猫。我在花园周围两侧的栅栏上都加上90公分高的篱笆,上方还有一面60公分高的铁丝网。鸽舍舍顶四周也围著90公分高的铁丝网,几年前我还在两侧栅栏分别种上会攀爬的蔷薇,猫儿肯定不会喜欢它们。

每年当我让鸽子展开开棚生活以前,都会在四周绕一圈以便检查栅栏上的每一根尖条板,必要时还会用铁丝网进行修补。打从我开始养鸽子起,始终在想尽办法来阻止猫儿的靠近。假若有机会让它们进入鸽舍,你整轮鸽蛋会因而被毁,因为鸽子在这个时候都会被吓走,鸽蛋自然会被冻坏。假若鸽舍附近的房屋外有厕所,猫儿也会整晚站在那儿,盯视鸽舍,除非你有办法让它无法靠近,不然它会在鸽舍旁徘徊,这样足以让鸽子整晚无法安睡。猫在哪儿进进出出,你就在哪儿种上蔷薇,这样可以有效地防止它们接近。

如今季节变得反常,某年我只有一枚无精蛋,但遇上寒冷的东北风久久不去,我也只好自求多福了。英国有句俗谚说:“三月底吹什么风,当年最常出现的就是这种风。”因此我会预测北翔也将会出现一些飞速飘忽的赛事。每当我将鸽子配对好之后,若紧接吹起寒冷的东北风,我只好合掌祈祷了。

过去三年,我在配对时的天气都没有大变化,我总共只有7枚无精蛋。我认为很明显的是雌鸽伏下来迎合雄鸽的次数不够多。我这儿所说的是年轻鸽而不是有经验的老鸽。老鸽出现无精蛋往往是因为泄殖孔附近的羽毛太多所致,导致双方接触不了。我会在配对前先做检查,必要时用剪刀将这部位的羽毛稍微修剪。我不会太依靠老龄鸽来作出选手鸽,最起码不会让2羽老鸽互配。我们常会听说某羽老鸽作出很好的鸽子,我那羽“灰姑娘”的父鸽便是一羽11岁的老龄鸽,但是它的母鸽只有2岁,因此正如我经常说的,鸽子的育种或翔赛是没有公式可循的。


选出好鸽

当幼鸽进行断奶时,有好几种方法可以晓得它们是否健康。首先,我总会检查这对仔鸽接受哺育的巢钵。它这时的样子应该跟仔鸽出壳时几乎相同,只是在钵顶周围粘上少量鸽粪,翻开巢料会发现钵底有好些来自翼羽的残屑,同时巢钵还是相当干燥的。要是巢钵显现出这种状况,出巢的幼鸽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泄殖孔是一定要检查的部位,它被适量的羽毛覆盖著,周围的羽毛也不会粘附任何黄色的囊迹。若呈现脏污,我便会记录下来,这表示有疑问,我得随时都留意这只鸽子。当我把幼鸽握在手中,不喜欢看到它们的尾羽竖起来变成像是一羽雄的知更鸟。鸽子的背部过度软弱时,就会有这种姿样,这也是检查鸽背的唯一途径,当你抓握鸽子时,它的尾部必须微微下垂。

我晓得很多幼鸽也跟老鸽一样不喜欢被抓,抓握它时得不断将翅膀伸展,因此不可能得到正确的手感。我永远都不会把双手的感觉当做指标来评鉴鸽子的好坏,很多好鸽子于这方面会证明人的手是会犯下错误的。以“好东西”(Plum)这羽的花斑雄为例,我经常都希望让它的体重增加,且曾尝试用手来多喂它一点玉米。每回在我派遣它出赛时,总希望它会变得重一点,能像我另外一羽很好的灰雄“流浪儿”(Ragamuffin)那样就更好了。它的名子来自被抓握时予人的感觉,谁都不相信它可以飞800公里,但它不但证明了给我看,还让其他的好几位鸽友晓得自已是弄错了。它出赛弗雷泽堡赛685公里,共有5407羽鸽子参与竞翔,早上5时15分放飞,当天晚上9时27分完成录时,实际只有18羽出赛鸽能够于当天完翔。2个星期后,它又赢得瑟索赛803公里伦敦北翔联盟公开赛14位,这回赛事曾留笼9天。它是我鸽舍内体重最轻的一羽,从来不会重超过406克。

我常会用天平来秤鸽子出赛前后的体重。体型偏小的鸽子赛后损失的体重不多,但大型鸽就很不一样了。记得我曾看过一羽出赛瑟索的灰雌,这是一位鸽友唯一的参赛鸽,和它相比,我的鸽子体型大得就像一只燕八哥;它被下了重注。当我将它自鸽笼抓出来加套比赛环时,我自付若这回赛事难飞的话,这羽鸽子将回不了家。事实上这回赛事的确很艰困,只有2羽鸽子当天完翔,持续飞了15.5个小时,而这羽鸽子却是当中的一羽!这回的经验的确激起我的思维,我又学到了不少。

没有人敢说那羽鸽子能不能够飞800公里,直到它真的去尝试这个距离才知分晓。我曾经拥有过的800公里赛鸽,从来没有一羽是曾经赢过鸽展赏的,评判员都会说它们的背部过宽和过度敞开,意谓其背部覆羽的分距很大。我发现这些都是我最佳的长距离鸽。

我倒愿意这样来考虑,假若其背部覆羽不太紧密和开分时,翅膀就更易被接提起来,因为可以让空气自副翼羽而不是自鸽躯通过。鸽翼下拍时的力量不会改变,这因为这时副翼羽会被拉近躯体,因此纳气空间没有减少。鸽子在运动其翅膀时,羽翼的上提会较下拍困难和费力。我们可以自《赛鸽》杂志(The Racing Pigeon)数年前发行的一卷影片
的慢动作看得到。我认为,只有在鸽子真正飞了800公里时,才能晓得某羽鸽子成与不成。

不该要求一名小孩做大人的事情。我晓得有些一岁鸽于800公里赛事也有出色表现,这只是我们曾经听来的成功例子,但是那些掉下来的,我们又曾听到多少呢?

太窄的鸽头也是我不喜欢的。我喜欢用拇指正压在鼻瘤的上方时仍然可以看得到眼膜。记得曾有一位比利时鸽友到我这儿作客,他是一位高手。我舍内那些最好的鸽子几乎都被他用这种方法挑选了出来,那些看不到或只留下小部分腊膜的都被挑走。他还有另外一种滑尺法,他把食指伸进鸽子翅膀下方较厚的地方,然后用大姆指做为“尺子”,就可以测出翼宽。十之八九都没有出错。由于拇指可以自由滑移,它的指端跟食指端点的距离就是所量的翼宽。我不会像他一样,我是利用鸽笼来挑选鸽子,当我开始训练鸽子时,旁边就会来了一大堆追随者,这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我会放鸽子飞几回56公里,它们都会同时降落停返。但是,假若你将上述距离减半,同时将它们分作二三组放飞时,你回家后不妨再看看有多少羽鸽子已经抵舍。

最奇特的地方和该被考量的问题就是鸽子是否朝直线翔返,鸽子于陆训被释翔后,全部都已飞走了,而那似乎是朝相反方向飞去的却在你抵返家门时早已进舍。大部分鸽子于翔进时都得依靠其它的带领,我们称之为追随者。有些好鸽子在别的鸽子已经抵舍后尚要单独飞一般距离才到能到达的鸽,而后者却只是它的追随者。它该有的功劳不
得不到赞扬,反而因之而落败。

过了头和风的问题常被拿出来谈论。我也晓得赛事跟风有很大关系,但是风阻却是更重要的一个因子。要是我大部分鸽子的主系都是善飞逆飞而不会飞过头的话,我会马上改飞短距离赛。在经典赛事中,这已经一再获得证明,我未曾作出一羽可以克服风阻且取胜的鸽子。伦敦有一区叫做“黄金里程”,在鸽友们还在回去找房子的时候,该区物业的价钱且不断在上扬。不少鸽友在搬进去之前早就学会我上文所说的事情,不出数年已为自己取得名声,在他们搬进该区前甚至一点名声也没有。这再度证实了我对风阻的观点。


舍内的幼鸽

只要有机会就该让幼鸽出舍,最令人沮丧的事情莫如漂亮的幼鸽在舍顶迷飞了。我从来都不会因为幼鸽在陆训或出赛迷飞而失眠,但是却很讨厌它们会在舍顶飞不见了。老实说我没有多少幼鸽是如此不见的,除非是有大乌鸦飞近惊吓到它们;但幼鸽若在很年幼时就可以出舍,这对它们日后会有好处。我每天早晨约于6时30分让它们出舍,在我上斑前便将它们唤回。然后就开棚让老鸽出舍,我从来不让幼鸽跟老鸽一起出舍。我的老鸽会到处游飞,这样将会对幼鸽带来坏习惯,这因为大部分幼鸽于竞翔时都只是依靠活络门收鸽的,因此我喜欢它们懂得节制。若让幼鸽跟老鸽一起出舍,它们会有过早振翼高飞的倾向。

幼鸽褪换第一根主羽时,我会把它们留舍内;等它们眼睛要转变颜色时,也不会让它们出舍,但就算把它们留在鸽舍内,它们还是可以从鸽舍内清楚看到外面周围的环境,我的鸽舍设计让我获得这个方便。有时候,它们在龙骨尚未变硬前便已高飞。当幼鸽于眼睛要转变时却在舍顶不见了,能再度失而复得的机会很小。我要为新手鸽友们解释一下何谓“眼睛改变”。幼鸽于断乳时其眼睛是色泽黯淡且呈单调的褐色,你不能看到其虹彩。五六个星期后,你开始看到它的变化,可以看到瞳孔,而虹彩的色泽也将会显露出来。到第八至第九个星期时,眼睛的改变全部完成。幼鸽在这个阶段已比较安全,我在舍顶曾迷飞的幼鸽大都是正值其眼睛改变处在交接期间,而这些往往都是每轮鸽子中最杰出的,因为它们的进展比别的鸽子快。

我们都会急不及待要让幼鸽振翼高飞,但若太早处理反而会毁了它们,我曾经有幼鸽就是因这种错误处理而迷飞收场,它还是回来了,但却只剩下皮包骨。鸽子会显示出它们既刚毅且勇敢,但是鸽友于另一方面也该协助它们,多喂它们一些容易消化的小种子,像去壳燕麦等。在幼鸽期内曾迷飞的鸽子,往往都不会有太好的表现,它们的内在有些不妥当因子存留,当训练稍为艰困一点时,首先停降下来的便是这种鸽子。

有些配对对于所作出的幼鸽根本不能自持。记得我那羽很优秀的灰斑雌“337”。我曾经连续2年内连它一羽仔鸽也无法留下来,当它们一开始可以自舍顶飞起来时,便不知为了什么和要赶快飞到哪里去,好像缺了些什么东西似的。它们飞得愈来愈高,于是我再也都看不到其踪影。因此我在下一年幼鸽完成断乳的第六天起,就先把它们放在舍顶一
个星期之久。当我要让别的幼鸽出舍时,就把它们留在舍内,直到它们的眼睛完全改变同时第一根翼羽也换好后为止。它们在获得出舍后,一开始的表现就跟这配对先前所作出的幼鸽一样,但是傍晚时又飞了回来,它们已经没有太多的麻烦了。这对配对为我作出的鸽子全部都是优胜赢家,但是我一定要在它们眼睛变换完全前保得住它们才成,我的观点又再度获得证明-你在舍顶失去的鸽子都是进展得比较快的杰出分子。

我们在季初都以很漂亮的一岁鸽团队开始,且期望它们会给你带来收获,但若当它们的幼鸽已到达14天大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可能会有多错误。例如,有些鸽子在哺似仔鸽时显现沮丧的神色。

我有两羽让我心存幻想的漂亮斑雌,如今它们的仔雌是4天大,你一定认为这时可以让他们出赛800公里。我敢打赌,若它们于途中碰到逆风,一定会暂停下来。鸽子假若不能克服来自喂饲幼鸽的压力者,也就无法续飞800公里,也永远不可能成为一羽冠军鸽。


让幼鸽离舍漫飞

有一年,我的幼鸽每天早晨起初都能离舍漫飞上2个小时,表现得就像往年的幼鸽一样毫无异样,连续有3天早晨都半小时内便急速返舍,我看天气还是没有变好前都将它们关在鸽舍内,这样又过了3天,再度让它们出舍时,希望它们又可以漫飞2个小时。可是在天气再度变坏前,它们之中再没有多少羽漫飞离舍,充其量只是绕舍顶在附近运动而已,同时,我从别的鸽友们那儿获得证实,他们也说自己的幼鸽已停止漫飞,因此我敢确定先前的坏天气就是中止幼鸽漫飞的原因。较晚出生的幼鸽要是不能在一开始便能跟随其它幼鸽漫飞,你该半小时便驱使它们进舍,等那些自行漫飞回来的幼码进舍后才再放它们出舍,不然,若别的幼鸽太早回来,它们也会跟随一起飞回来。

任幼鸽赛事开始前,应该多鼓励幼鸽获得充分的运动。运动量足够的幼鸽,它们的食欲也会旺签,这样的鸽子才可以为你赢得幼鸽赛,同时它在不米的表现也会较稳定。饿肚子的幼鸽是不愿意没的,要是它们真的漫飞得离舍太远,往往会飞不回来,你只好等待捡拾通知才有机会再看到它们。同时八九不离十,那种曾经空肚子也会离舍漫飞的幼鸽将不会是好赛鸽。因此,我的座右铭一直都是“让它们吃得好和飞得勤”。

我的第二羽和第三羽于480公里联合赛取得优胜的鸽子在下个星期的星期二再飞相同距离的同一赛事,2羽鸽子一起完翔归返,分别获得第3位和第4位。那羽雌鸽于星期五且参加塞尔比(Selby)赛,赢获北翔联盟冠军,这等于它在一个星期内飞了1200公里。很明显的,一羽好的一岁鸽会随翔赛而茁壮,它是我的一羽很好的种雌。再说那羽于飞瑟索赛被劲风吹走,再被我自荷兰带回来环号18739的灰雄“伟大的奥夫雷德”(Alfred theGreat),它被我领回后的翌年曾飞伦敦北翔联盟贝里克公开赛,赢获第26位的记录;翌年,它曾在两回赛事飞失落败,却于贝里克公开赛(480公里)却赢得6684羽的第28位。我已不用从前的方式来使翔它了,它在飞贝里克赛之前曾连续赢得七回冠军。我该自责,让这种鸽子飞800公里的赛事只会损害其锐气,但是若让它飞贝里克的话,它肯定晓得该如何飞回来。

记得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不再等待我那些参加一回800公里老鸽赛的鸽子是否还可以放飞比赛了,它们已经留笼至第五天,我的信心已经瓦解。延迟放鸽对鸽子是不当的,尽管它们于送鸽时状态有多好、多敏锐,我的鸽子回来后就算再出赛800公里还是会输给别的对手,因为那些鸽子赛前在鸽舍内获得充足的休息,也许尚获得更好的照顾,或者是在家中获得更多更好的饲料。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