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专栏 > 甘忠荣 > 北京联翔无九百公里当日归原因探讨(修改稿)

北京联翔无九百公里当日归原因探讨(修改稿)

时间: 2020-07-15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636  作者: 甘忠荣

 

五省一市北京联翔
  无九百、千公里当日归原因探讨(修改稿)


  去年五省一市北京800、900、1000公里联翔,晴天,微风,气温7——14度。参赛羽数21246羽(其中沪6036,苏8349,浙1334,皖2354,鄂3004,赣269)。在11月3日7时于北京司放,为何连900公里也无一羽当日归?而是次日开始归?还不如沈阳市于1998年5月16日6时20分在河北邯郸市进行千公里竞翔,参赛769羽,当日归98羽!其千公里归报到350多羽。归巢率占45%!二者虽不是同一赛线、不同季节。是一个春季,一个秋季。但是,以追求更好赛绩、争创高分速为目标。却是共同的。但两相对比,为何呈现此巨大落差?而今春上海在河南新安千公里级竞翔却当日归47羽!去年为何出现无当日归的遗憾?北京联翔,时间、赛线选择是否恰当?去年五省一市联翔,是大手笔,是大举措。是有战略眼光的明智之举。国人应当冷静分析、总结经验,从中发现问题。以利再战。


  应当如何看待此次重大赛事?为何在900及千公里的空距上,无一羽900公里及千公里当日归?原因何在?确实是应当正视,冷静分析、认真对待,客观总结。不可回避的问题。
  
  一、关于对此次联赛的评价
  
  必须肯定:此次五省一市联翔,是大手笔,是大举措。是有战略眼光的明智之举。笔者认为: 此次五省一市北京联翔是成功举办、成绩显著、但有重大不足、而又未竟人意的比赛。所谓成功,就是在泰沂山区阻隔归巢方向、气温不高的不利情况下,赛鸽绕山而于次日大量归巢。据该竞翔委员会上传的千公里次日归500羽中,分速超千米有15羽(上海12羽江苏3羽)已说明赛鸽实力。 冠军得主为上海高应斌的环号为“4246003”号赛鸽,于4日11时52分41秒夺冠(空距1054。954千米),分速为1044.8365米 。千公里联翔前三名均为上海夺得。其900公里级次日归上传450羽,冠军得主范小彬,空距931.179米,分速1040.5863米。共有8羽分速超千米(均属江苏夺得)次日归295羽,至11月5日900公里共上传495羽。但湖北省报道较快,千公里4日200录取名额即全部报满(归216羽),至5日为止千公里共归435羽。(笔者试图将五省一市全部千公里次日归作一统计。无奈,进入有关鸽会网站,不少未将数据上传。无法作出五省一市次日归羽数)但这一不完整的次日归已说明:联翔是成功的。而巴塞罗那国际大赛,属无高山阻隔的平原赛线,还系次日夺冠赛。 在比巴赛赛线艰苦的条件下,能取得如此赛绩实属不易 。因此,联翔是成功举办、成绩显著的。 所谓未竟人意,就是超万羽中无一羽900及千公里当日归。这是竞翔的严重不足、未竟人意。此次联翔,据《浙江赛鸽信息网》嘉兴的金光明同志在题为:“江浙皖赣鄂沪五省一市北京联赛”一文报道,除安徽、江苏两省极大部分参加900公里级及800公里级比赛外,其余各省市参赛鸽均参加1000公里级比赛。但在晴天,微风,气候并不恶劣, 在900公里空距、 千公里空距上,上万羽的参赛鸽为何无一羽900公里及千公里当日归?这确实是值得认真分析、探讨的问题。至少说明:在千公里竞翔上,我国确实存在值得探究的深层次问题。即竞翔赛点和竞翔时间确定、选择上,以及育种方面也存在问题。
  
  二、无900及千公里当日归的原因何在?
  
  笔者认为:倪源义同志在《千公里当日归不再是梦——江苏800——1200公里大赛改写多项历史记录》一文中概括的六个字,虽是口头禅。但解释却也揭开了成功举办赛事的实质。这三句就是人们常说、而谁都接受、但却不一定办得好,能办到的三句话:天时、地利、人和。他解释说:首先是“人和”,这就是领导决策的科学,即该赛事的立项、赛点的确定,放飞时间的调整,都是经过反复研究和论证的。二是地利,这就是得天独厚的黄金赛线。三是天时,就是老天爷帮忙。他们拥有了最佳的天气,最佳的气温,最佳的风向。三个幸运之神同时降临给江苏的赛鸽。而奖位较高和名次靠前的,大多数还是中外“合资”的产物。笔者认为,这可作为分析、探讨的思路。而追求千公里当日归,争创高分速、次日大量归、提高归巢率,也应当是举办千公里赛事不可动摇的目标!


  就此次联翔而言。笔者认为,连900公里也无当日归,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1、是赛点选择不当。这是主要原因。
  
  有相当多的同志说,“苏、浙、沪放北京1000公里不是好赛线,中间横着1524米高的泰山山脉,当日归可能性小极了”。王伟克同志在《北京未归鸽?在我这里——兼谈上海的北线竞翔》一文中曾这样说过:“无论春秋赛,由北京放上海都不是好赛线,永远都不是”。其主要原因是:“直线归巢的鸽群迎面撞击泰沂山区,是直阻和正阻”。赛鸽遇山是“绕而不翻”,本能的往西或往东绕。往东的则吃大亏。“东面山势绵延”,“足有200公里,三分之一处的淄博地区是煤铁富矿带,是山东出了名的难飞之地”。“往西,很快能绕过山区”。“再无阻碍,相当一部分可顺利归巢”。他说:“曾经的三门峡——上海千公里竞翔,被上海人称作‘中国的巴塞罗那’,为什么找到了中国的巴塞罗那,却又自己避开了呢?”他认为:“上海的黄金赛线是西线千公里黄金司放点三门峡!”(见2004年上海《环球赛鸽科技》杂志第4期;)。笔者认为,王先生分析不无道理。王伟克同志在《信鸽竞翔“六适”观》一文中也早就说过:“上海放北线,仍然感觉不太顺利,即使秋季放也不尽人意,就是因为山东境内的泰沂山区正好横亘在京(津)沪赛线上,而且是京沪之间的直线上!”(见2001年3期《中华信鸽》)王伟克同志认为:“赛线要直,越直越好。没有明显的障碍阻隔,竞翔归巢的信鸽,正常情况下,取直线归巢”。“设置赛线时,应想方设法避开障碍。” 此次联翔, 除湖北赛鸽受阻影响小外, 其余省市(上海) 均因选北京赛点、赛线不当,故导致赛绩不是最理想。
  
  2、不是在良好的气候条件下进行。
  
  此次联翔,虽是晴天,气温7——14度,气温不理想。不少同志说, 秋季日照时间短,天气有雾。信鸽是太阳鸟。气候对其归巢具有极重要的影响。
  创造高分速的必备条件是:1、参赛鸽必须是该赛距达标之鸽,导航性能好、且体质上乘;2、在良好的赛线上进行;3、气候条件好。良好的赛线和晴好的气候这两大因素缺一不可。因气候不理想, 不可能飞出高分速, 这是导致无当日归的客观原因。对此,王伟克同志也有个客观的说法。他说,“突出的问题是,春秋两季的竞翔时机始终没有找到科学、合理的依据,因此也就不能让人信服的固定下来。呈现无序多变状态。时机的不准确不合理,直接导致竞翔成绩的低下。”(同上文)而此次联赛,早已定11月3日,无回旋余地的。是有缺陷的。这是竞翔的严重不足。在此,可用日本赛事说明。据《赛鸽天地》2002年第四期米星的20《02年日本CH、GN大赛综述》一文报道:2002年日本举办的长距离大赛CH赛(东日本冠军赛)和GN赛(国家大赛),日本视天气情况调整放翔时间的作法是可取的。GN赛的空距在1000KM-1100KM之间。5月的日本北海道天气还较冷,参赛鸽在5月6日开始集中,但直到5月13日晨一直因天气原因未开笼,低温浓雾,尽管未下大雨雪,但有15年放飞经验的板坦先生(司放长)说还是从未遇见过。虽然有5月10日、12日都曾设想天一转好就放,但湿气日重。直到12日的深夜,根据各地气象站预报和云图分析,决定在13日开笼,并通知了东京总部。第二天凌晨3点司放员在放飞地稚内港决定5点放飞。凌晨4点15分,朝阳的红晕染红天际,风向为东南,天气异常的好,晴天微风,视距能有40公里。4点50分,2001年参加过此次比赛的800羽‘老将’随同4500余羽新锐一路向本州杀去。由于距离和天气,赛鸽飞速不快,但归巢率不错,冠军鸽的分速为1071米(1061公里),前9名分速在1000米以上,第50名分速为874米,第100名分速为798米。 CN赛5月6日集鸽,但天公不作美,十余辆大型鸽车一直停在北海道,在方圆50公里的旷野上。13日天未亮,组织者根据云图发现低气压在移动,作好了放飞的一切准备,但到天明后浓云压顶只有作罢。5月14日早8点整,人们在无法等待的心情中乘着一缕阳光打开了笼门,总计17474羽赛鸽冲向蓝天。在第二天统计,超过6000羽已到家。CH赛归巢整齐,冠军鸽分速为1371米,第10名分速1230米,第50名分速1184米,第100名分速1163米。从以上报道我们看到,GN赛5000多羽赛鸽等了7天才开笼放飞!CH赛17474羽赛鸽等了8天才开笼放飞!这在我国真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此次联翔欠缺的正是此科学态度,这是应当改进的。没有视实际天气状况,适时调整,也是造成连900公里无一羽当日归的重要原因。
  
  3、笔者认为,与我国未育成快速的长程品系有关。
  
  因我国赛鸽系杂交鸽,遗传不稳定、而不是品系鸽。亦即未育成举世公认、遗传稳定的长程快速品系,赛绩也因此呈起落状态。这也是千公里当日归赛线上,当日归赛绩不稳定的重要原因。


  千公里当日归必备条件至少是:快速长程品种,体质好(体质上乘)、定向好、处于颠峰状态(我国目前还不能称“快速长程品系”)、良好赛线、良好气候条件。三者缺一不可。而当日归是赛鸽精英,其体质上乘,因体质好飞速快,自会领先归。否则,虽飞返千公里能归,因体质稍逊一些,速度自然慢些,这一慢就不会当日归。这属“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可用去年冠军为证。

  去年五省一市北京联翔千公里冠军系环号为“4246003”号赛鸽,于次日11时52分41秒夺冠(空距1054。954千米),分速为1044.8365米。归巢时“站也站不稳,用翅膀撑着走路,第10根大羽拖着著地”“前胸的肌肉已消耗殆尽”。这足以说明体质方面的原因。据高应斌同志说,“上笼前体重8.3两”,“归巢不足6两”。两天后恢复到7.2两。(澄海:《冠军鸽不足6两》;见2007年第1期《中华信鸽》)这表明:我国千公里赛鸽体质还不属最上乘。与身体棒、飞速快的“欧洲型”赛鸽还在体质上存在一定差距。谢炳先生说,“这羽鸽子很轻,如果胸骨再靠前一些,速度可能更快。” 实质上,就是体质不属最上乘。而更主要的是:我国如果育成了优秀快速品系鸽。在超万羽参赛鸽的情况下,即使天气一般,也不可能连900公里及千公里也无一羽当日归!且司放当天,气候条件不恶劣。千公里当日归,也是赛鸽强国为之奋斗的赛项和目标。二战后,巴塞罗那大赛自1951年开赛以来,到1992年才圆了千公里当日归的梦(参赛20070羽,当天归6羽)。(《中华信鸽》评论员:“世纪之交的飞跃”;见1999年该刊第一期)而在恶劣气候条件下飞出相当好成绩的,也不泛其例。如1960年巴赛适逢恶劣气候,在8217羽参赛鸽中,次日仅归24支(占0.3%)。而冠军“强曼号”还领先亚军达二小时之久。此次巴赛,被认为是欧洲鸽赛中最残酷的一次战役。气候条件对信鸽确有巨大影响。这就是天公作不作美。但此次北京联翔,气候并不恶劣,如果我们育成了快速长程品系,因湖北不受泰沂山区影响,是可实现千公里当天归的。至少,900公里也应有一羽当天归。“戈登系曾创下连续九年960公里当日归巢的记录”,其一羽DOR85名鸽后代有16羽960公里当日归。如我们育成了这种快速品系,在上万羽参赛鸽中,在九百公里的空距上,不可能没有一羽当天归。
  
  三、经验和教训
  
  笔者以为, 此次联翔, 为今后的千公里竞翔、联翔、以至于千公里区域赛、国家赛,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这就是 :
  
  1、必须在良好的赛线上举办千公里大赛。
  
  我国的千公里良好赛线、千公里黄金赛线。只能出在我国三大平原。即东北平原、华北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这是我国鸽界已达成的共识。笔者认为:如下已取得千公里当日归的赛线应持续举办下去:如沈阳春季放河北邯郸(当日归98羽);鞍山放孙吴(当日归199羽);哈尔滨放唐山(当日归65羽);辽阳放内蒙古大扬树(当日归14羽);青岛放湖北十堰(当日归90羽);北京放湖北襄樊(当日归68羽)(现改为春放湖北孝感秋放孝昌); 江苏放陕西临潼(800——1200公里,当日归超万羽);上海放河南三门峡(当日归10羽)。江苏鸽界前辈顾尔锴老先生曾预言:洛阳是上海千公里黄金赛线,“未来的千公里当天归巢有可能先在这里飞出”。1987年上海千公里改线放河南洛阳,空距930公里。那天一路顺风,当晚施小京的一羽浅雨点归巢。但当时竞赛规程规定的报到时间是从早上7点到下午7点。这羽浅雨点创下的新纪录却被一个不切实际的规程给毁了。(见99年1期《中华信鸽》第8页)就上海千公里竞翔,如放北方,放石家庄定比北京效果好(不受泰沂山区正阻,擦边而过)。今年上海市信鸽协会在河南新安1000公里级竞翔(空距955.34公里),于5月18 日5时45分司放。参赛14036羽,当日归上传47羽。冠军于当日18时29分归。(空距:957.620公里)系黄浦区会员王强的黄眼绛雌夺冠。分速1252.7188米。而次日晨六时七分,500个名次即已报满。据悉:今年上海在河南新安千公里级竞翔,当日归有百羽左右。余下因声讯台关机而无法报到!足以说明,上海放西线较宜。也实现了顾老的对赛线的科学预见。总之,已取得当日归的千公里赛线不能丢。


  应当顺便提及的是:上述取得当日归好成绩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除选春季理想外,在司放当天大多早在6时左右开笼。而辽阳还提早到4点30分司放。今年上海提早在5时45分司放是明智的选择。而北京联翔,在7时而不提早司放。根据取得当日归好成绩的共同特点是:在良好气候条件下,司放当天,早些开笼是成功的经验。今年上海提早司放也说明了此点。


  今年上海改线新安在春季实现当日归,充分说明了良好赛线是实现千公里当日归的必备条件。


  当然,笔者在此是从科学竞翔选择赛点、确定赛线而言。但信鸽竞翔必须服从和服务于政治。为迎奥运、庆奥运而放北京是无可厚非的。也是必要的。


  笔者认为:为更理想举办此类赛事(包括联翔),应在千公里当日归赛线上进行、应在实践证明的黄金赛线上举办。比如:江苏、上海单独在各自千公里当日归赛点、赛线上进行,参赛羽数也各超万羽,也颇为状观。千公里竞翔要的是赛绩。(为扩大参赛规模可将800、900公里也纳入参赛)如以追求声势浩大为出发点,羽数再多,赛线、时间不当,只会适得其反、事与愿违,是竞翔大忌。决不能犯忌。


  笔者认为:凡是有千公里当日归的赛线,都可以视为良好赛线,或称黄金赛线。在实现千公里当日归的赛线上,以后又能否实现当日归?就主要取决于气候、司放时间(天公是否作美)以及赛鸽本身。只要气候良好,在千公里当日归赛线上能否再出现当日归,就取决于赛鸽,而不是赛线的问题了。可以说,我国千公里当日归赛线,只能出在三大平原。而从北方大面积千公里当日归丰收的事实看,似乎北方占优。尤为突出的是,吴戈平先生在《大连信鸽第4次实现千公里当日归》提供的史料显示:北方千公里当日归,还创下了归巢率70%以上的奇迹。他在该文中说,大连集鸽577羽于2005年5月14日4时30分在黑龙江绥化市进行千公里竞翔,约600公里顺风,400公里逆风,下午3时55分第一羽归巢,分速1371.196米。前25名分速在1320米以上。当日报到242羽。而当天四时后,连100名都报不进。归巢的有的不去报。“据初步估计当日归70—80%”。(2005年第4期《赛鸽天地》)这,显然创下了千公里当日归巢率的新高、创下了世界纪录和奇迹。
  
  2、必须是在良好的气侯条件下司放。
  
  赛线是死的。气候是活的。在相当规模的情况下(如联翔),应以取得赛绩为目标,争创高分速、创赛绩为主。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选择司放时间、在良好的气候下司放,并能适时调整、科学决策就成了组织者的头等大事。这也就是倪源义通俗表达的;天时、地利、人和。张立民同志于1998年在《沈阳火车头千公里当天归巢九羽》一文中说:“沈阳火车头在93年96年的千公里比赛中,曾每年当天归巢2羽。今年我国江南大部分地区受气候影响而损兵折将,而塞北地区却获得大面积丰收, 这将是专家们的一项极好的科研课题。”(98年3期《中华信鸽》) 什么科研?说穿了就是气候问题。也就是天公作不作美。因此,必须在晴好天气、在良好的气侯条件下竞翔,才可取得好成绩,这是不可违背的客观规律。而去年五省一市北京联翔,选在秋季其日照短,气温亦不理想。笔者认为,这亦是应当吸取的教训之一。
  
  3、应尽快培育属于我们自己的千公里快速品系。
  
  我国鸽界前辈顾尔锴老先生在《理顺思路  培养品系》一文中指出:“60多年来我国仅培养出2个品系,李梅龄系和黄钟系,在这以后再也没有出现我国自己的品系,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刊于1996年第6期《中华信鸽 》)必须看到,我国现阶段赛鸽与殴美赛鸽存在巨大差距。其重大差距在于:我国没有育成举世公认的中、长程快速品系鸽。去年在北京举行的五省一市联翔出现未竟人意的千公里归巢分速落差,至少说明:在千公里竞翔上,我国确实存在值得探究的深层次问题。即竞翔赛点、和竞翔时间确定、选择上,以及育种存在明显问题。而如果育成了千公里快速品系,不可能在上万羽中连900公里也无一羽当日归!问题是否与未育成千公里快速品系也有关?现阶段,我们需要的不是急功近利、争夺区区五百公里获奖的参赛者。而是需要一大批象李梅龄式的育种家、赛鸽家。也如谢柄先生那样,既重视中程又重视并倡导、赞助、支持千公里竞翔(正大杯)的育种家、赛鸽家。中国需要的,正是这样的领军人物和群体。因此,培育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千公里快速品系就成了我国的当务之急。


  《中华信鸽》杂志社评论员早就指出:“我们要跻身世界信鸽强国之林,也要抓好千公里赛项。因为这是世界信鸽列强的热门赛项,最有可比性,最能体现一国实力的赛项。欧洲5大长程赛,日、美鸽友为之奋斗的赛项,都是在千公里赛程上。我们必须在千公里赛项上确立自己的优势。”“抓好千公里中间这一节,就能充分发挥中外两系鸽子的优势。不仅可以作育更多千公里当日鸽,而且可以提高我国超远程鸽的速度,提高中短程鸽在多关赛中的稳定性,从而逐步培育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最优鸽系。” (中华信鸽“本刊评论员”:《世纪之交的飞跃——98年187羽千公里当日鸽述评》;见1999年第一期《中华信鸽》)


  湖北已成功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正大杯”千公里赛已五届;南京长江千公里公棚,也均已实际成为引领中国鸽界向千公里竞翔、育种迈进的大方向。而这一大方向是不可逆转的。笔者相信:定如《中华信鸽》杂志评论员所述,我国必将作育出“千公里当日鸽”、育出“中国特色最优鸽系”!

 


  让我们为作育千公里当日鸽、培育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最优鸽系而努力吧!


相关链接: 北京联翔无九百公里当日归原因探讨(修改稿)

历史性的遗憾和教训

公棚比赛规程应视为合同

中国赛制应中、短、长、超并举(甘忠荣)

鼓吹国血论是反科学、伪科学!


翠枫园颁奖展拍会现场报道_鸽闻_赛鸽资讯网


台湾宗师高王宏谈黄金甲—生活—视频高清在线观看-优酷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