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电子书正文 > > 比利时最知名的鸽友 亚瑟.布利克斯博士

比利时最知名的鸽友 亚瑟.布利克斯博士

时间: 2020-07-06  来源: 科学养鸽  访问量:547  作者: 科学养鸽

比利时最知名的鸽友

亚瑟.布利克斯博士


亚瑟.布利克斯是世界级的伟大鸽友,

他有“比利时大师”的美称,

更擅以科学方法来进行育种,

手法之高明,宛如一门艺术。


/法兰克斯.R.巴特勒

授权/英国《赛鸽杂志》

/《本刊编译组》


多苏格兰鸽友曾热情地跟我讨论布利克斯品系,天呀!我一开始的时候是以鳏夫制来使翔我的布利克斯鸽系,但这只是暂时性的,并不表示永远都是。我舍内有2羽很杰出的雄布利克斯,刚毅且强壮,但它们肯定不是鳏夫雄,而且我的品系永远当不成鳏夫鸽,起码目前的情况是这样子的,使翔自然制的鸽舍真的更适合它们。

在我今年的计划安排中,情况很可能还是安稳不会改变。然而,亚瑟·布利克斯博士(Dr.Arthur Bricoux)本身的幼鸽是飞巢居的,老鸽则飞鳏夫制。他是最早使用鳏夫制的翔者之一,2岁鸽会飞640公里,年龄较大的飞距且会加长,布利克斯热爱长途赛事。

经过这么多年,我对布利克斯鸽变得更有认识。事实上我往往想建立一个“布利克斯联谊会”,每年办一回让布利克斯鸽的爱好者聚集在一起的聚会。我想这只是少数人的小型聚会,但是与会者会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有识之士。

在本文的开端,请容我先做交待,我,巴特物(Butler)25年来都是很专注的鸽友,不过这也死然是一项嗜好。我的生活和任职的公共事务不会到牵制,打开约会记事本,算出在过去25年下来,我平均每年有500回的约会,不是演讲就是会议,会议是一个接一个的,因此时间往往非常有限。但我还是找出时间来玩我的赛鸽,我的鸽子永远都值得好好地加以照顾。

有关亚瑟·布利克斯博士的文章实在已经很多,热爱他的鸽友想找更多资料时也随手可得。然而为了照应群众要求,我不得不为这位伟人做一番摘录式的介绍。

无疑自1919年~1939年间,布利克斯赢得了“比利时大师”的头衔。他赢得全国赛14回第1名和12回第2名,并且他的鸽子有124回位列全国赛前20名的位置,实在太成功了,以至他的对手们指责他给鸽子用药和注射瞧!从前的排挤现象跟现在相比,是不是没有什么改变?

当他开始跟法国冠军图尔昆(Tourcoing)的保罗·西翁(Paul Sion)交换幼鸽时,变得更有名了。布利克斯擅长以科学方法来进行育种,这纯粹是一种艺术,但也相当复杂。

1940年5月,布利克斯惊慌地逃离住所,他全部的鸽子都被法国陆军屠杀掉,因为法军不愿意它们落在德国信鸽军人手中。当布利克斯重返家园时心都碎了,这项打击实在太严重了,以至他的健康大受影响。这是一回大灾难,甚至祸及整个欧洲鸽界,鸽子差不多都被杀光了。

1944年,70岁高龄的布利克斯决定跟儿子小业瑟(Authre Jor)并肩努力以期东山再起。他从别的鸽舍获得一些种鸽,成功鸽友内斯特·添马尼(Nestor Tremmery)
和亚瑟·卡拉明(ArtharCaramin)以他们的纯种布利克斯为他育出一些幼。鸽舍重建后,这位好博士放下心头大石,却又倒卧在他的卧床,不久便去世了。他的儿子小亚瑟·布利克斯原封不动继他父亲的鸽子,且光荣地重建这一伟大的布利克斯鸽系。

1952年11月,鸽舍结束了,小亚瑟举行了一回非常成功的清舍拍卖会,幸运的英国鸽友汤美·巴(Tommy Buck),布利克斯的英国友人,购来不少鸽子加添至他原来就属高品质的布利克斯种鸽阵营中。汤美·巴克早就成名了,他为自己赢得了“长途鸽人”的美誉,这是早在1930年的事情,而他最成功的时期是在1950年~1960年。

他引进的新布利克斯跟他原有的配对混血混得很好,巴克的成就值得为他著书立传。当生活在伦敦金巴威(Camber Well)的时候,他一位好友英国杰出鸽友威廉·安德逊(William Anderson)曾立下遗嘱,让他荣耀地获得其鸽舍的优先继承权。安德逊博士值得保留下来的东西,包括他得奖的油画画作都到了巴克那儿,但真正有价值的,还是他那些优秀无比的纯布利克斯鸽子。

1958年,巴克自伦敦搬迁至巴克斯,靠近禾夫唐的老史达福德 (old Stratford,nr Wolverton,Bucks),建立起他那所“峰顶鸽舍”(Hillcrest).顺便一提,于朱尔斯·詹森(Jules Jamsens)过世时,汤美·巴克将他遗留下来的鸽子全都收购下来。朱尔斯·詹森(有比利时血系之父的美称)的种鸽记录书也由巴克继承下来了。30年来,他以鸽子提供欧陆每一所顶级鸽舍,可谓不可思议,但这都是千真万确的,下列是一些曾以朱尔斯·詹森鸽做基础的名鸽人:吉斯(Gits)、祖利安(Jurion)、古鲁特(Grooter)、列儿巴尔(Delbar)、范德维德(Vandevelde)、万达依斯步和詹森兄弟。当时的布利克斯、西翁和司达沙(Stassart),甚而也自朱尔斯·詹森那儿购进鸽子。我可以将一打以上家喻户晓英国名鸽人的名字列出,他们也曾于1920与1930年期间迳往这位“王者建造者”那儿选鸽。汤美·巴克一定有一所阵容好得不得了的种鸽舍。

在两个月前,我曾跟杰克·洛弗尔(JackLovell)谈了很久,他现今鸽舍仍在伦敦的科利尔伍特(Colliers Wood)区。1930年,杰克曾自亚瑟·布利克斯那处购入不少鸽子。他也曾到雷内·珍烈提斯(Reme Gemnette's)的分让拍卖会中购来最佳的利克斯鸽,后来也购有汤美·巴克的鸽子。

到了1980年,汤美·巴克已步入老年且多病,舍内鸽子除了少数几羽外,全都被杰克买下来,建立起他那所科利尔伍特鸽舍。1973年~1986年间,他且将纯布利克斯鸽回输欧洲。奇妙的是,许多的比利时鸽友转过头来到伦敦,向杰克·洛弗尔这所超级鸽舍来购鸽子。

杰克已85岁,去年且痛失其爱儿,他没有打电话给我,所以我很难跟他联络上,但我肯定总会有他的老友会看到本文。那么,回到巴特勒这儿,看他是如何建立布利克斯品系的?

我是从跟已故的乔,巴里孙(Joe Parish)和他太太伯莎(Bertha)接触时开始的,1970年间,们养有的汤美·巴克一布利克斯鸽从不跟别人享。他们居住在设菲尔的伍德器(Woodseate).1978年我初遇乔,我知道他只45岁,但看起来已有65岁了,健康坏得真可怜连呼吸都有困难。跟乔和伯莎熟悉起来,他们且阿比菲德尔路(Abbeyfield)家的常客,伯莎日经常给我的男孩们带来一些东西,那个时侯,他们连走路都已经蹒跚了。

你喜欢前后如一的性格吗?如果是,你就会喜欢起伯莎来了。出生于设菲尔德的阿尔弗雷德(Alfred),生来就困苦,当地那时大家都一样的。我曾试图多获得一点有关这对“拍档”的资料,但是,天哪!就是没有成功。他们对我和我的家人极好,我们很融洽。

1980年,巴特勒达成一项很了不起的功绩,直到现今我也无法将它忘怀。我于设菲尔德市会当委员,我跟乔一起到规划委员会去要求批准他在其前院中建造一所小鸽舍。他长年都得使用氧气,希望可以坐在房子内,透过他的双扇落地玻璃门看得到自己的鸽子。也许是我这项动作把他们搞昏了
头,紧接下来,两羽巴克-布利克斯鸽被带到我的种鸽舍来,翌年它们作出8羽幼鸽。这些幼鸽参加了全系列的幼鸽赛事,我只飞失了其中的1羽;在其中一回匹柯维里(Picanville)赛,我有6羽全部于1小时内空翔返舍,这正是我使翔布列克斯鸽可爱功业的肇始。

可怜的伯莎在她55岁左右便意想不到地离开人世,乔勇敢地继续下去,甚至更活跃地当上俱乐部的行政人员,但是他在不到60岁时也过世了。我继承了他一些可爱的鸽子,大都是灰斑的,还有零星的格斑和2羽血色红鸽,全部都有很突出的羽。格斑81F33活到15岁,直到12岁时,仍能作出仔鸽,为我育出无数奖状的赢鸽。黑杂斑雄80F35于一回飞越海峡赛时,和参加南斯(Nantes)灭难赛事的众多鸽子一样,于夜间不见了踪影。翌晨我睡过了头,最于早上6点30分在鸽舍后找到已被猫抓伤的它,却已无法救活。

它的5岁子女鸽它一样出色。我难忘一羽老雌死亡的场景,它戏剧性地降停却又意外地再度升空,当时正在吹强风,它自空中猛烈地向地面直冲,就这样被摔死了。有谁希望这羽“老女孩”会落得如此下场呢!它很可爱,我真的很爱它!

英国饲养布利克斯为主的鸽舍,经常要求我给他们鸽子,甚至有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来函,但是基于我的经验和为了协助《赛鸽杂志》的读者,其中有两所于赛鸽年刊《Squills》上刊有广告。居于克利丹(Cliddesden)的保罗史都威(Paul Stowell)有一系很好的布利克斯,他是从知名的琼斯·弗利特伍德夫妇处罗织一些优质好鸽的。去年接触过他们一羽可爱的红斑雄,这明显是一羽近亲鸽,却让我忆及那羽伟大的布利克斯“宙斯凯撒”(Jules Caesar).保罗有很多鸽子都于960公里有特殊表现,飞波城赛特别
成功,假若你本身拥有长远程品系,我会特别建议你试行利用保罗的鸽子进行杂交,要是你有办法在他那儿取得鸽子的话。我有幸获得保罗一羽灰斑83N60的仔雄,“60”则属于琼斯夫妇的另一羽红灰斑。

2000年的赛鸽年刊中也登有比尔·W·基辛的广告。比尔于80年代仍以他的纯布利克斯获胜,他在1999年这个赛季表现很好,他的鸽舍基础是于W.J.积斯巴(W.J.Jaspen)
的分让拍卖会中所购来的22羽纯布利克斯,这些都是有实际级数的原舍鸽。

·詹金斯(Joe Jenkims)是英国中岛西部的鸽友,现今已有80岁了,他用一些很可爱的布利克斯鸽来进行杂交。

文中,我把2羽我舍今年将会迎战海峡赛事的比赛鸽资料列出,一羽红雄,另一羽是淡斑雌,它们曾于艰困的法国赛中为我取得联盟赛的高位。祝福喜爱布利克斯系的朋友都能竞翔顺利。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