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官方公告 > 叶正积 > 信鸽,另类的飞禽(5):信鸽的“竞赛观”(下)

信鸽,另类的飞禽(5):信鸽的“竞赛观”(下)

时间: 2020-04-17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2201  作者: 叶正积

   鸽友们作为信鸽的主人,又是信鸽的教练员,现在放飞、训练信鸽,越来越讲究、越来越“发烧”。信鸽,却为了鸽友的寄托,参加各种赛事,总是不惜用尽全身解数,竭力尽早尽快地回到主人的身边,为主人争光。



 




  我所在的温州市信鸽协会,每年春、秋举办的500公里比赛,一般都是逐远训飞3站、预赛约300公里1站、决赛1站的5站比赛法。而现在的鸽友超级“发烧”,为夺冠,在信鸽预赛之前,天天或隔天将信鸽拉出去“溜溜”。有人打趣另位鸽友说,为训飞信鸽,一个赛季,训飞信鸽车子的轮胎也磨平了4只。此话虽然夸张点,但描绘很形象。


 







   三年前的一次温州市信鸽协会秋赛,我在欧洲,刚好是鸽会训飞约200公里的第三站,只好电话叫朋友帮忙送信鸽到体育馆,谁知这位老兄记错了集鸽的截止时间,信鸽送到集鸽地,训放鸽子的车已经开出半小时了,他只好苦苦地把信鸽送回我家。信鸽训练,是由近至远地飞翔的,如果中间隔了一站,跳过去放下一站,那丢失率是会成倍高出的。为使中间减少损失,我在葡萄牙打电话给企业家朋友,叫他派了一辆车,第二天清晨4点从温州出发,将信鸽赶送到那一站,完成了训飞。由此可想而知,训练鸽子的苦心与辛劳哦。我想,这事碰上其他鸽友,也会这样做的。因为,一年的信鸽比赛就这么春秋两次呢!



 


   

   鸽友的辛劳是乐趣,而信鸽为归巢要奋飞、挣扎,付出的艰辛那真是不可想象的。好几年前,我的一羽灰壳母鸽,在参加一次500公里的比赛,没有归巢。过了约半年的时间,一天上午,一羽信鸽有气无力地出现在我家鸽棚旁边的阳台上,我赶紧抓起来,一校对足环号码,是上年秋季丢失未归的赛鸽。这赛鸽长时间在外流浪雨打日晒,其身上的羽毛颜色都是脏脏的,身体也瘦瘦的,像野生的鸽子一样了。我把它放在一个小笼子里,给它喂水、喂食。可是,遗憾的是,这羽赛鸽知道自己到家了,再也撑不住了,第二天放下心地“走”了。它是那么富有灵性、那么执着,我的伤感油然而生。


 

 



获得比赛冠军喜悦的葡萄牙信鸽团队



   特别是温州的地理环境“七山二水一分地”,处在群山环绕之中,春秋两季的信鸽比赛,赛鸽都是先飞平原,到家之前要飞约200公里的山区,实在是要费那“吃奶的力气”。况且在这翻山越岭的信鸽训放、比赛,发生意外的事情还真的不少,如遇到老鹰等天敌,遇到人为的猎杀、网捕和不幸的意外撞击等。由此可见,信鸽的竞赛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呢!2017年和2018年的训飞和决赛中,我的广东浓翔赛鸽公棚决赛一批4羽同时归巢获第4名的信鸽,它的两羽同父母的妹妹,参加温州市信鸽协会举办的赛事,一羽在训飞中横着撕开了嗉囊(推测是快速飞翔撞击在横向的障碍物上),挣扎着回了家,另一羽参加周岁鸽500公里决赛,由于天气恶劣原因,当天全市无到鸽,第二天下午才到几羽鸽,我的这羽雨白条雌鸽第三天早上到家,但两边翅膀下面分别一个大小的洞,而且翅膀下面全是干了的血迹。你说,我们这些“运动员”是多么多么的辛劳啊!


 

 


图为信鸽协会放飞信鸽


   那些300公里以上的比赛,信鸽为回家,付出的艰辛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信鸽带出去时是胖胖的、壮壮的,特别是五六百公里当天归巢的鸽子,体内能量消耗很大,仅一夜之隔,回到家里时肌肉消耗得基本上是几近无几了,已经是瘦瘦的、轻轻的了。


 

 


图为陕西真如鹏飞信鸽俱乐部2020年“汉王杯”第三关500公里赛寄养棚教练员在驱赶归巢鸽进笼


   就在4月15日下午,我在电脑上看陕西真如鹏飞信鸽俱乐部2020年“汉王杯”第三关500公里赛的现场直播。赛鸽早上7点09分放飞,第一批十来羽13点31分归巢的信鸽,降落下来的几乎只只都是筋疲力尽的了,趴在降落平台上,连进棚的力气都没有了,有几羽甚至是用下垂的翅膀顶着脚进棚的。真有惜不忍睹的感觉!


 

 


台湾信鸽比赛的集装箱轮正在驶向目的地


   台湾鸽友告诉我,台湾对信鸽的训飞要求非常严格。4月15日中午,我用手机微话与台湾鸽友林茂生先生聊天,他说自己今天放飞信鸽200公里刚刚回家。他说,我们想打赢信鸽比赛,不用心是不可能得到的。台湾赛鸽特别苛刻,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分4个赛事,一个赛季都是几万羽信鸽出海比赛,有4关赛和5关赛的,到了300公里以上的海翔,而且每周举行2次赛,若规定时间没有归来报到,那就“失关”了,取消比赛资格。

   台湾同胞养鸽子的人数多,单个棚养的只数较少,但好些棚都是请专业教练来饲养的。



 


   据台湾鸽友、我们旅游台湾都居住在他家的林茂生老哥介绍,台湾鸽友的赛鸽家飞,早、晚都在一小时以上的,多则2个多小时。而且他们的路训则更惊人了,老哥告诉我,台湾鸽友对鸽子路训,一个赛季约200公里的,都飞几十趟。他说自己的鸽子,仅200公里,在一个月内就放飞了25次,除了大雨天不放,阴天、小雨都放,而且是1羽、2羽地放飞。他认为,这样能锻炼信鸽的独立归巢能力,在台湾的300公里海翔之前,你不多训飞信鸽,想它出成绩是难上难哦。



   台湾由于地理条件限制,如家在台中的鸽友,鸽子的路训南北一般只有在200公里左右,只能靠海上延伸距离来弥补赛程。这样放飞,明显就增加了鸽子比赛的难度。记得我们的上海蓝色海湾赛鸽公棚在训飞时,赛鸽要飞过长江,他们发了一条消息,认为这飞长江天堑难度已经够大了。那相比之下台湾海翔的难度你就可想而知的了。台湾的海翔,在这茫茫无际的海上首先要冲出200到300公里的几站海面飞翔才登陆,无疑是需要信鸽有更强壮的身体、非常聪明的脑袋和必须具备身体各方面的素质与条件了。

   台湾鸽赛放飞鸽子可以形容位很残酷的,除了海上大雨不放飞,阴天、小雨、阵雨都在规定地点、规定时间放飞。放飞的几万羽鸽子,有时候仅飞回来几羽,甚至“全军覆没”。所以,信鸽比赛除了要有很好的血统外,还要有很好的训飞、饲养、照料等因素。哈哈,有时还要靠鸽友的运气哦!


   诗曰:

不逆反阳光 

不迁就阴云 

在灰蒙蒙的天空 

依旧逍遥的飞行

这不 

春天已天下初定 

春色正枝丫欲逞 

我执着的红喙银翅 

不也在勾勒 

蓝天流云 

还有 

绿涛碧影——


           2020年4月17日写于温州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