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电子书正文 > > 第三十节:詹森兄弟传奇(四):黑猪

第三十节:詹森兄弟传奇(四):黑猪

时间: 2019-09-18  来源: 科学养鸽  访问量:95  作者: 科学养鸽










   黑猪


  所谓“黑猪”就是私人饲养却不被法令容许的猪只。私下偷偷饲养这样一头牲畜尚可瞒天过海,但是,最麻烦的事情却是有一天要找谁来屠宰它的时候。这因为做“黑猪”的屠夫是犯法的,这总是有点冒险的行为。私下饲养猪只是犯法的,屠宰私猪也同样不合法。


  但是,在生活艰困的压迫下,不少人都管不了那么多了,管它犯不犯法也去养上一头。冯斯也跟很多人一样,养了一头“黑猪”。当这头猪被养肥后,最大的问题便出现了:什么人敢来屠宰它?


  居斯特·霍夫肯( Gust Hofkens)是一名屠夫,正好就住在梅加史柏斯,且是冯斯的近邻,说他有胆去屠宰这只黑猪。他的花名叫做( Gustje de Krol)“卷发的小居斯特”因为他有一撮卷发贴在他的前额,就像比尔·哈利(BiⅢ Haley,)一样。


  居斯特做好屠宰这头“黑猪”的准备了。不过,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这名屠夫本身也是养鸽子的。他是答应了冯斯给他杀猪,但是,条件却是要用鸽子来作酬劳。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并不涉及金钱交易。就这样冯斯·詹森的4羽鸽子便移


  居到屠夫居斯特·霍夫肯的鸽舍去了。后来,它还自冯斯那儿购来另外一些鸽子。这些鸽子跟利速高基( Rhijn Kloeck)鸽杂交(这是屠夫霍夫肯原来拥有的鸽子),结果让霍夫肯的声名如日中天。


  自50年代开始,直到他去世时止,人们依旧是霍夫肯的手下败将。任何地方,只要有钱可以贏得到的霍夫肯就赶往出鸽下注,且大多是靠得住的。


  开始的时候,他只专攻短途赛( Vitesse)·接下来居斯特且尝试于中距离赛事面对当时的强敌,甚而连长途赛事也会参加。不过,霍夫肯也是在无可选择之下才参加较长途的赛事的。当时,只要霍夫肯出赛短途赛事,对手都不接受他的鸽子下注,甚而有很多赛事场合干脆不让他参赛。


  柏拿·海肯特( Berlaar heian是比利时当时短途赛事的麦加(Meca)虽然是短途赛事,但胜出和下重注者却可以贏大钱,而霍夫肯虽然也跟当时大部分的屠夫一样,日常跟本不缺少什么,但是,他却认为在赛事竞争下能贏得大钱还是赏心的乐事。


  柏拿·海肯特的人们于一开始的时候都大感惊异,这个家伙怎么搞的,这是一个高手如云的狮子窝’他凭什么敢下重注出战。不过,这种想法却没有维持多久“他在诸多的短途赛事中都是以压倒性的姿态胜出,同时又是全额下注。过不多久,他甚而接到这样的一封信,告诉他,说他倒不如到别的地方去试试运气。


  大家希望赛鸽是与众同乐的公众玩艺。显然霍夫肯跟他那些特别的鸽子是不会受欢迎的,过不多久·他晓得自己不得不在别的场合发展了。他自短途赛事转战中距离甚而长途赛事。结果让他贏取更大的声誉。


  不过’在飞赛较长距离时,他的战略是改变了。他将舍内原有的鸽子大量地售出,结果是,舍内的鸽子所存无几。


  不过,留下来的鸽子都是一时之选的。像是“小蓝”( Kleine blauwe)"独眼"( Eenoger)“布尔日”( Bourges)“三线"( Driebander)“长途鸽” Bondman)“黄眼"( Gelger)“温柔”( Geschifte)”等。


  他大都以2羽或3羽鸽子出赛中距离或当天可以完翔的赛事,希望找到更强的对手。当时的安特卫普联盟,包括省级和国家赛事几乎变成他的囊中物和新领域。过不多久,人们都在谈论这位来自梅加史柏斯的大家。如今,他不但声名大噪,与此同时,在他名字的旁边却也累计了巨额的金钱。假若某人出鸽的数目有限,这早就值得大家留意了何况,他通常都能胜出。自他转战中距离和长途赛事后,依旧以全额下注,赢得的钱财就更多了。人们都开始关心起这号人物来了,也开始感到诧异这家伙是什么东西?他又有些什么“好鸽子”?特别是在比利时。


  霍夫肯自他的“短途期”过渡至更长距离的赛事时起·便很炫耀地以全额下注当时的安特卫普联盟,夏复里亚( Hato Lier,当时最有名的中距离赛会)和省级的赛事。甚而最后竟达到这样的局面,将赛


  距缩短,拒绝霍夫肯参赛。这个时候,比利时有所谓的“比利时中距离极限赛事”,虽然,这是很不公平的·但却必须指出,其目的只是希望排除像霍夫肯这类人物,连同当时的范·美拿特(VanMet),他有一羽铭鸽名为“白头”( Witkop),也是詹森的鸽子和保格曼( Borgman)有机会同场出赛而已。


  在保格曼将他的鸽子售出后,过不多久,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霍夫肯的身上·这种不道德的禁赛规定终于解除了。任何人若想出赛里亚的“联盟”赛事都有绝对的自由。


  屠夫霍夫肯猝然逝世,还是在他一生的功业正达顶峰之际。自然,他的鸽子被拿出来拍卖了。接下来·竟发生两回有一些鸽子被偷的事件,甚而当时的鸽舍且日夜都有守卫。这也的确引来颇大的


  骚动。无论如何,这正显示出人们对霍夫肯的鸽子的需求有多殷切。


  有趣的事情挺多’我们并且晓得就在霍夫肯的鸽子被偷的同时,竟有德国鸽友开巨型的宾士汽车在梅加史柏斯的赫夫肯鸽舍周围遍地搜索和守候。他们希望在路途中能发现这位屠夫的失鸽。甚而是枚金属脚环也好,日后总可以用来骗取不当的钱财。


  老练的简吉特里亚( Jan grondelaers是成功地到梅加史柏斯的幸运者之一。他购得数羽鸽子,其中包括了绝对是头号旗手霍夫肯鸽舍的“独眼”号。认识吉特里亚的朋友都晓得,日后他所有育种安排都是以含有“独眼”和霍夫肯的另一羽三线”的血缘为基础的。更奇怪的是,正是这两羽鸽子的后裔,日后让很多鸽舍也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就。


  若以育种的观点而论,我们的确无法分出“独眼”和“三线”这两羽鸽子的高下。居斯特本身最心疼的就是“三线”号这羽鸽子,然而“独眼”号却是它的孙鸽。现在来谈谈“独眼”号。它的环号是B-56-6353631°它曾赢得冠军50回,而其中有18回是在单眼后赢得的。这实在有点太神奇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它本身不但可以屡战屡胜,而它的一些子裔也曾入赏省级赛事,甚而成为国家级的鸽王。


  霍夫肯另一羽杰出鸽子“布尔日”号的父鸽便是“独眼”号。1964年它曾于布尔日国家赛赢得9位的佳绩,这回赛事的出赛鸽不下两万羽。翌年,它且于同一赛事入赏亚军,出赛鸽则约达1万羽。梅加史柏斯位于荷兰的边界上,因此,比赛的空距也是最长的(跟别的地区相比)。试想想看,如果能飞进国家赛的前10名,甚而能于这种长途赛事当天完翔,这已经是很不简单的事情了!霍夫肯的确有这个能耐,使翔他的鸽系的一些鸽友同时也有这般杰出的表现。


  上文已经提过,“独眼”号于进入到奥加勒碧Opglabbeek的简·吉特里亚鸽舍后,便让它的主人摇身一变,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伟大的鸽友对吉特里亚来说,这无疑只是一次引进了詹森的血缘,这因为霍夫肯这羽“独眼”号是育自冯斯的鸽子的!


  “三线”号的命运就太可悲了,可以说是死得不值。有一次,有些访客到居斯特鸽舍来看鸽子,其中还包括了洛谭( Roten)的格特肯斯( Cretskens)a可能是霍夫肯站不稳脚步·一下子就跌倒了。结果·正好就压在“三线”号的身上,这羽杰出的鸽子就这样在主人手中呼出了最后一口气,且引来了阵子骚动●对霍夫肯来说·这却是他一生难忘的事。而“三线”的姊妹鸽的子裔为吉特里亚育出了羽名鸽“奧尔良"( Orleans)号,即“三线”也是它的祖母。1974年,此鸽是奥尔良省级赛最快的鸽子·翌年,同样称雄于同一途程。两回赛事的出赛鸽数分别是21700和19800羽,它都是最快速的一羽。


  吉特里亚这个家伙也不知是怎样搞的。接下来便在一回拍卖会上将“奥尔良”号出售,买主是他位德国友人彼德·托斯待( Peter Trost)不折不扣的售价是18500德国马克。


  被购走的尚有一羽它的兄弟鸽“奥尔良第二”( Orland I)它于省级奥尔良赛事也有极佳的表现为了说明“独眼”号和“三线”号的育种能效·这儿我们还是要先来谈一谈这两羽霍夫肯鸽的血缘关系。


  “霍夫肯769 Hofkens769”是“独眼”号之子它于吉特里亚鸽舍使翔时曾得7回冠军和4回亚车(1967)。


  这羽鸽子的子鸽“71-5127618”自1972至1975年也曾赢过9回冠军。


  温柔"( Geschiftel据说是霍夫肯最杰出的一羽中距离赛鸽,但是,它却从来没有在比利时出赛。


  也许,它之所以这么出名是因为霍夫肯鸽舍一直都有杰出鸽子育出的缘故。但是,作为一羽种鸽的话,它就没有传闻那么出色了。


  不过,“温柔”号本身也是一羽极出色的鸽子,只是霍夫肯有比它更好的鸽子而已。它是一羽雄鸽·贏得冠军的次数极有限。不过,它却是“三线”的孙鸽!


  书希恩( Verheyen)也居住在梅加史柏斯,他那羽“麦克斯( Merckx)”于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奥林匹克的成就便压倒了吉特里亚·他们是敌是友的关系颇耐人寻味。一方面吉特里亚以霍夫肯系的鸽子战无不胜·而“麦克斯”这羽鸽子却又是“三线”号的后裔,也是一羽纯霍夫肯鸽。


  接下来是在布拉格( Prague)的奧林匹克,又是这名韦希恩以两羽鸽子于赛鸽组获胜,于该组他共出鸽3羽。同时这些鸽子又是“三线”号的后裔。


  薛力格( Zelik的美雅特(Men以霍夫肯鸽贏得国家赛。还有奥兰(Olen)那位年轻的约翰·凡登史德年( Johan Vander Sterren),当他的鸽舍已拥有霍夫肯鸽系的时候·自己尚不晓得将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他有一位名为冯斯·凡德·渥太(FonsVande water)的邻居,他也饲有梅加史柏斯的韦希恩鸽·约翰一早就预订了一些仔鸽。结果,这些鸽子却是罕有的杰出精品。其中有一羽很杰出的雄鸽·曾于蒙托邦( Montauban国家赛胜出两回,分别是4位和冠军。


  这羽杰出的鸽子于尚未进入成鸽阶段时便被日本人购走了,但是,接下来便没有了下文。


  当时,日本人几乎不晓得有霍夫肯这号人物原来他却是在比利时让众多明星级的鸽友们吃惊的伟大鸽友。人们经常提到他也常有文章介绍他·这位多年来一直保持和拥有詹森血统冠军人物。正因为冯斯的“黑猪”,让詹森如此高贵的血统被卷发的小居斯特收为己用。


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