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专栏 > 甘忠荣 > “本能飞”是伪命题

“本能飞”是伪命题

时间: 2019-06-11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69  作者: 甘忠荣

首页 >  “本能飞”是伪命题

                                       发布: 2011-12-13 05:15 | 作者: 甘忠荣  | 来源: 甘忠荣 | 查看: 90795次

“本能飞”是伪命题

                                       “本能飞”是伪命题
                                  ——“本能飞”还是“鸽飞一滴血”
  近期,在中国鸽坛网站,胡刚先生提出的学习心得:“本能飞”成了争论的热点。这在学术气氛欠缺的中国鸽界无疑是件好事。这将有助于对我国鸽界现状的认识。有助于促进我国赛鸽运动的发展。而真理也会越辩越明。真理是不怕辩论的。怕辩论的不是真理。在这场辩论中,笔者以为:袁民先生论点不无道理。可是胡刚先生在反驳袁先生论点中,不仅始终未对“本能飞”作出让人信服的解释。反而又添漏洞令人遗憾的在于:不是论战双方谁是谁非,而是胡先生不仅讽刺对方(井蛙)。还不实指责对方“坏了鸽坛风气”。这未免有失君子之风。

      胡先生心得、立论和依据真的站得住脚吗?让事实说话吧。
  一、赛鸽具有定位归巢功能,此外还需要去寻找“超常本能特质”之说,不能成立。
  美国一著名超长距离鸽舍的主人比尔先生,从1921年10岁的时候开始养鸽,早就指出:赛鸽最重要的特质在于我们眼睛所看不到的“方向感”,以及强烈的“归巢性”
  胡刚先生在《再论本能飞兼驳"置疑"》一文中说:
  我文讨论的是,本能飞的天生特质,就是要在所有鸽子都有本能飞翔的基础上,能找到不用训练,即可跳站放至400公里以上归巢,具有超常本能特质的好苗子,以寻找突破,在公棚圈养的藩篱中,能脱颖而出的天才鸽,达到公棚致胜的目的
        袁文的首段表述:
  “‘本能飞’可有二种理解:1、赛鸽先天具有的归巢能力;2、赛鸽具有善飞、适飞、耐飞的特质。不知作者所指。第一种归巢能力普通赛鸽都有,第二种特质不仅老国血长距离血统中存在,现代中长距离、甚至短距离赛鸽中也存在。”
     他显然是将普遍的鸽子会飞赛鸽天才的本能飞混为了一谈,误读了本文。
     胡刚先生指责袁民先生将“本能飞”理解为:“赛鸽先天具有的归巢能力”、“赛鸽具有善飞、适飞、耐飞的特质” 是“误读”。指责袁民先生“将普遍的鸽子会飞赛鸽天才的本能飞混为了一谈”。
    胡刚先生的命题是:“本能飞是赛鸽制胜的根本”。即表示赛鸽都具有所谓本能飞特质制胜。既然如此,赛鸽无差别、区别了(均有天才的本能飞特质)。只存在“普遍的鸽子会飞赛鸽天才的本能飞”之别!这说得通吗?
    胡刚先生说:“跳站能归的优秀赛鸽,才具有本能飞的特殊功能”。这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既然“普遍的鸽子会飞”;“赛鸽”是“天才的本能飞”。即赛鸽具有“天才的本能飞” 的特质。那么,按胡刚先生逻辑反推:赛鸽跳站不跳站也应归!否则,“赛鸽天才的本能飞” 就不能成立!
    胡刚先生认为:存在“普遍的鸽子会飞与赛鸽天才的本能飞”之别!胡刚先生认为“赛鸽”具有“天才的本能飞”特质,却又提出“幼鸽跳站鉴选法”“是寻找具有超常本能特质的好苗子”、“是寻找本能飞赛鸽特质的实践良方”不能自园其说,也自相矛盾。显然,概念、逻辑上也存在矛盾。“赛鸽”具有“天才的本能飞”特质,又去“寻找本能飞赛鸽特质”本身就有语病、也不通。
       本能是人类和动物均具有不学就会、与生俱来的本领。如婴儿一出生就会吃奶。鸽子会归巢。候鸟迁移。赛鸽竞翔胜负是人为设定的。不能将赛鸽从异地飞返归巢本能与赛鸽竞翔中获胜(奖)的能力混为一谈。
  必须指出:“本能飞”不是信鸽理论的学术名词、概念。从字面看,“本能飞”只表示了禽鸟和有翅的小虫能飞(是本能)、无其它特定含义。按胡刚先生的说法:“本能飞” 是他在公棚参赛过程中得出的“心得”。胡刚先生之“本能飞”针对的是鸽子。他还将鸽子划分为“普遍的鸽子”、“赛鸽”两种。将“普遍的鸽子” 称为“会飞”,将其排斥于“本能飞”之外。那么,“会飞”不是普遍的鸽子的本能了!这真是奇谈怪论。胡刚先生说:赛鸽才具“本能飞”功能。胡刚先生的这种区分本身就不科学。因为鸽子都会飞(是本能)。包括野生岩鸽。就飞而言,针对赛鸽竞翔有如下习惯用语:飞失,指竞翔或训放中鸽子丢了。如飞速,指鸽子在竞翔或训放中归巢的速度,也称为分速。又如“鸽飞一滴血”。指赛鸽在比赛中归巢、夺奖是因血统好、即有好血统归巢、夺奖。这些与“飞”联系在一起的习惯用语,任何人不会发生歧义。但胡刚先生提出的“本能飞” 这一概念。却除“飞”(本能飞)而外,不能包括其它特定含义。而“本能飞是赛鸽制胜的根本”这一命题更是让人不知所云!如什么叫“本能飞”?中外鸽坛均无此用语。“本能飞” 又怎是“赛鸽制胜的根本”?让人不知所云。而如果将此句作如下表达:《良种是竞翔获胜的根本》、《早熟快速品系是获胜的根本》、或按胡刚先生之意这样表述:《优秀赛鸽是竞翔制胜的根本》,即让人一目了然。一看即明。
   应当这样认识:鸽子(肉鸽、观赏鸽、野鸽、赛鸽)都会飞,是本能。而赛鸽从异地飞返归巢是本能。赛鸽之所以是赛鸽在于有异地归巢能力、定向能力。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也是赛鸽最有价值的本能。无此本能也不会产生赛鸽活动!而优秀的赛鸽还有远距离定向能力、归巢能力。不需要去寻找什么“超常本能特质”。正如原中国信鸽协会副主席公冶民同志2009年8月12日在《国际信鸽运动情况综述》的演讲中指出:“信鸽的品种很多,我们只是用了信鸽中的一小部分用来比赛,即赛鸽。赛鸽有两大功能,定位归巢功能。”赛鸽是利用鸟类的特点来举行的比赛”。(2009-08-12《赛鸽天地网》)赛鸽有定位归巢两大功能。这是对赛鸽最有价值功能的准确概括。
   而赛鸽由于种系、品系的不同,其差别是明显存在的:在赛程上有擅短、中(四百七十五公里以上)、长(千公里正负五十公里)、超(一千五百公里以上)。有早熟的(如林波尔系)、有晚熟的。有速度型的、有擅长飞恶劣天气的(如狄尔巴、戈登系)。赛鸽比赛是比速度。鸽界追求的是:翔距越远、速度越快越佳;早熟更好。
  笔者不否认“幼鸽跳站鉴选法”是发现优秀种赛鸽源的一种方法。正如胡刚先生采用此法育出了优秀赛鸽一样。采用胡刚先生介绍的“幼鸽跳站鉴选法”,即将6、7月龄的幼鸽,不经训放一次跳放400公里以上,其归巢鸽即是所谓“本能飞”赛鸽特质的“优秀种源”。这也是选种打公棚的道路。但育种方法很多。比如,用赛绩配。引进与自已主血相同或不同的多关赛优胜鸽中不省事吗?与自己主血相同的多关赛优胜鸽可以朝品系发展。与自已主血不同的优胜鸽掺入异血又有何不可。公棚多关赛获奖鸽能真实体现一羽赛鸽在多种环境条件下的综合实力、更真实地反映作育的功底及赛鸽的品质。而且,公棚多关赛优胜鸽均是早熟快速鸽。包括多关赛决赛站所设奖励名次外的迟归鸽。这似乎是一种引种切实可行之选择。比如,著名的拍卖师杨传道先生就是在公棚拍回优胜鸽后,作育再回到该公棚参赛,并获得成功。试想:全国众多的公棚参赛者能如胡刚先生拿36羽幼鸽一次跳放400公里去选种、育种参赛吗?当然,“幼鸽跳站鉴选法”也不失为一种选种方法。
     但是,在400公里短程幼鸽中选种未必是首选。有史料证明:有二月左右的幼鸽还稳定在千公里竞翔归巢呢?因400公里属短程。千公里才是体现赛鸽实力的赛程。从千公里、超远程归巢幼鸽中选种岂不更佳?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上海鸽界有位人物叫李阿五(上海内燃机配件厂七级工),在1960——1965年间都是用2月龄左右的幼鸽参加比赛,但仍从浙江玉山(山区320公里)、陕西潼关(空距1110公里)、西安(1215公里)竞赛中归巢了(见芒种:《叽叽叽几千里》一文,载1991年《中华信鸽》第25期)。2月龄左右的幼鸽多年参加千公里比赛不是令人惊奇吗?
    李阿五参赛的幼鸽是千公里血统(同济大学教授钱正义先生的“双潼关”所出),飞的是“双潼关”的一滴血而矣。要说早熟、天才,从中外鸽坛看,这是世界赛鸽史上,幼鸽中最小鸽龄的千公里赛鸽幼鸽千公里、超远程归巢在我国信鸽竞翔史上也不止李阿五一人作翔。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半岁幼鸽远程竞翔夺冠的先例。1963年武汉市信鸽协会举办的北京到武汉间一千二百零九公里的远程竞翔中,武汉铁路局职工姚孝宽的一只半岁浅雨点历时15天(实际飞翔时间为一百五十八小时零五分),率先归巢夺冠。新华社以《二十一只信鸽远程竞翔,半岁幼鸽浅雨点领先》为题报道了此事。(见1963年12月14日《人民日报》)。而朱益盛同志在《谈“ 信鸽选择 ”》一文中也谈到,在1983年上海市信鸽协会举办的张掖——上海2040公里超远程竞翔中,上海杨国懋的一羽七个月左右的幼鸽在竞翔中归巢并获得86名。归巢后“羽翅刚在换第六根”(见上海市信鸽协会主办的1983年第2期《信鸽科研》)。 2006年浙江衢州林锦雄先生一羽5个月的幼鸽千公里竞翔归巢(11天)。而上海还有“参赛时只有6个月鸽龄飞完疏勒河至上海全程(空距:2424公里),归巢时为7个月鸽龄的幼鸽”。(张顺奎:《中外信鸽比较》)这说明,我国优秀信鸽其早熟品种实在不可忽视。要说赛鸽天才,这比胡刚先生的短程飞归的幼鸽更具实力吧。
     上述说明:鸽飞的是一滴血、是飞的所遗传优秀基因!而不是除了表示“会飞”外,无其它特定含义的什么“本能飞”!
   二、鸽飞一滴血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
  信鸽飞的是一滴血。日本大田诚彦先生一针见血的指出:“赛鸽的根本就是继承和传播名血,竞翔就是名血的竞争”(见《鸽文化十一:安塞努及其后继者》一文;1996年第二期总第50期《中华信鸽》)。赢家有好鸽,好鸽必有好血统。有好的血统鸽才会将其优良的竞翔基因遗传给子孙后代,从而获得更多的竞翔成绩。赢家的实践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没有遗传上代的这一滴血,养和训都是一场空。当然,名血也不一定都能出好鸽。种、养、训、赛,种是基础。没有良种,任你养训如何到位不可能获胜。历来的赛鸽家特别注重引种。 
   夏拉肯说,红詹森的祖源来自两羽库勒曼鸽:分别于1919年和1926年引进。石板灰詹森大都是源自1932年(史高特)那羽有名的‘夏丽不老(石板灰之意)’。……库勒曼和史高特的鸽子是詹森鸽舍两大基础。
    武高平在《詹森育种原理·红斑与石板遗传的奥妙》一节指出:“源自库勒曼的红绛鸽,与源自史高特的石板灰鸽,在詹森系的演进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沉岭山人读《詹森兄弟传奇》杂感指出: 至于石板,石板灰1932几乎是整个詹森鸽族的族长。它就是让詹森名留青史永垂不朽的鸽子……
       詹森很多最有名的不朽鸽子都是源自这羽传奇般的‘石板灰32’……由传奇般的‘石板灰’的后裔像是‘传奇红狐45’,‘胆小鬼51’,‘胆小鬼59’,‘麦克斯’和‘019’让詹森登上世界舞台。
    詹森系两大基础之一石板灰(1932年的‘石板灰’源自史高特石板灰:‘猴子’号的直子)系詹森鸽族源头。
    可以这样说:詹森不引进石板灰1932就造就不了詹森系。可见种之重要。而鸽飞的正是优秀种鸽的那一滴血!有它则能飞。鸽飞一滴血正是飞的遗传的竞翔性能。从遗传学上说,决定竞翔性能的遗传基因是属于数量性状遗传的范围。赛鸽的竞翔性能是由多基因控制的数量性状遗传。优秀的竞翔性能不一定也随之完全遗传。即使是好种赛鸽也不例外。有那一滴血就是龙(飞归)。反之是虫(不归)。这也是为何赛鸽强豪同一品系、甚至同父母之赛鸽有的夺奖有的不归的根本原因。也是胡刚先生将36羽幼鸽一次跳放400公里,仅归巢9羽的主要原因!而中外赛鸽家、育种家无一例外的是追求信鸽能获得优良竞翔性能遗传、基因的浓缩。用江苏鸽界前辈顾尔锴先生的话说,称为:“浓集优质基因”。
   顾尔锴先生在《品系是一项系统工程》一文中说:“著名的育种家、赛鸽家一般都是储存精英的专家,如凡布利安娜在84年再次获得巴塞罗那冠军后,有人出高价求购,他拒绝了。他坚持还要让这羽冠军鸽再参加2次巴塞罗那比赛,才有资格做种鸽。结果他实现了诺言,他的愿望也实现了,他承认一生中最大的憾事是将66年巴塞罗那冠军卖给了日本。”(1997年第二期《中华信鸽》)而这,不是什么“赛鸽天才的本能飞”能解释的。比如,詹森几十年不参赛,每年用二十对种鸽育种。方法却是鸽子自由配。据研究詹森系的专家、曾二十八次拜访詹森的高王宏先生介绍:詹森于每年二、三月配对育种。实行鸽子自由交配。他只有色泽要求:羽色异色配(詹森只有班、灰、红三种羽色;灰配班、红配灰)。而造就林波尔王朝的奇绩32号还是一羽从未参赛的种鸽(父奇绩号十五万羽中冠军;母鹰爪号一万二千多羽冠军、詹森系麦克斯下代)。詹森系、林波尔用未出赛之鸽育出品系鸽说明:只要血统好、过硬,未参加训赛之品系鸽同样可育出好种、赛鸽。关键在于种鸽的是否具有优良遗传基因?以及如何浓缩优良遗传基因、并传给下一代。这才是育种的核心问题。
   胡刚先生提出“幼鸽跳站鉴选法”,意在找到优秀种源的正途。“找到不用训练,即可跳站放至400公里以上归巢,具有超常本能特质的好苗子,以寻找突破,在公棚圈养的藩篱中,能脱颖而出的天才鸽,达到公棚致胜的目的。”
  应该说,胡刚先生动机是好的。但是,“幼鸽跳站鉴选法”不是捷径。也不宜作为选种育种良方在全国推广。相信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公棚参赛者不会拿36羽6、7月龄的幼鸽不训去放400公里选种。
  请问胡刚先生:要走捷径、以下难道不简单可行:
  1、在公棚拍卖会上引进优胜鸽、名次鸽、特别是多关赛名次鸽。根据自己经济实力引进有何不可?
  2、引进我国有德、有赛绩名家之鸽、声誉好的种鸽舍之鸽。比如上海龙园鸽舍。
  3、有经济实力的引进国外品系鸽。
  请问胡刚先生:詹森系是不是所谓“具有本能飞特质的种赛鸽源”?欧洲500至700公里中距离强豪如比利时的胡本、贺伯特、瓦特、电脑、艾力克·林伯格等,荷兰的彼得米卫、威廉·迪布恩、考夫曼等。又是不是具有本能飞特质的种赛鸽源?许多的知名品系适合飞800-1000公里。如荷兰的杨阿腾、凡王路易、万德维根,美国的戈登、翠腾,比利时的倚天迪沃斯、凡布利安娜,德国的贺尔梅斯、西格穆勒、奇普父子等。这些是不是“具有本能飞特质的种赛鸽源?”
  简言之,要打公棚,根据自己经济实力,引进多关赛名次鸽、品系鸽是首选。
  三、培育我们自己中长程品系是我国鸽界的当务之急。
  培育快速中短程品系是必要的。但更应重视培育快速千公里远程品系。否则,不能迈入赛鸽强国之门。
  当前,国内中短程公棚赛事火爆异常。重点放在五百公里左右的比赛上。实是国人与国人、与欧美参赛者在拚杀。更重要的是,因急功近利为打比赛争夺奖金、而重引种,不重视育种。不在培育品系上下功夫。我们也未育出属于自已命名、举世公认的快速鸽品系。王伟克先生早就大声疾呼:“最核心的环节,是要尽快培育出真正属于我们民族自已的赛鸽品系,为世人公认。” 如果“老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爬行,让人家瞧不起,终究在国际鸽坛上没有真正的地位,这是最大的悲哀。”(《探索中国赛鸽事业的国际地位——第三次“浪潮”中的反思》)笔者以为:如停留在中短程快速上,也只能与欧美在中短程赛事上拚、博。能与千公里级的巴塞罗那长程夺冠赛相抗衡吗?我国就只能在中短程这一级别与西方赛鸽强国角逐。就不可能跨入赛鸽强国之门。
         欧洲以巴塞罗那为核心的国际长程赛,已有近百年历史。巴塞罗那国际千公里级大赛是1924年开赛。第一届参赛鸽就达2556羽,冠军分速906米。并形成了国际瞩目的经典赛事。至今经久不衰,参赛国家最少6个,最多13个,参赛鸽友近万人,羽数长期保持在20000羽以上,今天的比利时,荷兰,德国,英国,本国性质的700——1000公里比赛也是欣欣向荣,荷兰的1100公里国家级圣维仙赛,110年历史,每年四个赛区总羽数都是4——5万羽,虽然不及二战后六十年代的8——10万羽。800-1100公里长程赛是西欧赛鸽强国的立赛之本,立鸽之本。
      欧洲赛鸽成绩庆典是什么?不是200公里,不是300公里,不是600公里,甚至不是800公里,那些不过是几个俱乐部会员,加上一批鸽商和经纪人在炒作,发个奖牌,加大广告,转手了事。最大的庆典是巴塞罗那、塔比、波城、马赛、帕品那国际赛颁奖典礼,全欧洲多个国家几百上千会员的聚会和庆典。没人在哪里抱怨不公平的赛距和赛线,因为连英国不到800羽的小鸽群都可以两次在达克斯国际赛2万羽的大决战中夺得国际冠军。只有鸽子的质量才决定一切!那不正是赛鸽最大的初衷追求最大的原始动力吗?
      不少中国鸽友狂追的荷兰人考夫曼在荷兰飞什么?大部分600--800公里长程赛,而且1175公里的圣维仙国家赛,考夫曼从来都是一个令人生畏的名字,他两次问鼎荷兰北区圣维仙冠军;考夫曼说他无法玩巴塞罗那是遗憾,因为地处荷兰最北端,他的巴塞罗那翔距高达1300公里以上,对他来说,意味着第二天也不容易见到鸽,他老爸到死最大的遗憾就是家里没有飞巴塞罗那的冠军鸽,那是自然条件地理位置使然,绝不是考夫曼父子不喜欢。恰恰相反,他们用荷兰的长程赛精英,全世界交公棚,飞出来的成绩,有目共睹。
        800-1100公里长程赛是西欧赛鸽强国的立赛之本,立鸽之本。
       我国热中短、 冷长程(千公里)是历史的倒退。
    乔斯·托内曾这样说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可能像在比利时这样育种和选种。我还强调说如果鉴别每一羽中国赛鸽的遗传基因,就会发现都是源自比利时这边的······直到今天比利时人在赛鸽界也是绝对的第一。只是因为除了比利时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提供这样的可能,无论是作翔还是选种,我们的赛鸽都是最金贵的。 ”因此,培育我们自己的品系、重视中长程品系的培育是我国鸽界的当务之急。
   中国鸽界浮燥,引进名鸽已不少了,却很缺乏脚踏实地静心育种之人。 因此,尽快培育出真正属于我们民族自已的优秀赛鸽品系才是我国鸽界的当务之急。
  王伟克先生说:“中国人养鸽赌心盛,利主义比较突出,而事业心则十分淡泊,这是与西方文化较明显的差别,宁赢十座奖杯,不育一个鸽系。”难道真要长此下去吗?
   今天,中国鸽界应该洗去虚荣与浮燥、进入科学、务实的育种阶段了。努力吧,为培育中国名系努力!       
       

      附胡刚:再论本能飞兼驳“置疑”
       中国信鸽信息网 2011-12-06 作者:胡刚   
      刚在中信网发表了《本能飞是制胜根本》一文,没几小时袁民先生就发文《置疑“本能飞”是什么》。出于尊敬和谢意,有来有往真君子,回复下文。
     赛鸽运动包含着许多高深的科学,更有许多应知而未知的规律,需要我们付出艰辛的实践和探索。本能飞,是我棚在近年重点移入公棚后,对五个赛季,获得了七项鸽王、公棚决赛、预赛、指定、二十项冠军,以及比冠军更多的,在公棚参赛过程中,被碰的头破血流的事实,才得出的真实心得
     说空话总是比干实事、夺赛绩来的简单的多。
      上帝说:一个笨人说出的蠢话,一百个天才也难做到。回头看一看,遗世巨著、锦绣文章、科技发明,哪一个是评论家做出的?
    文革中铺天盖地的大字报,要灭人九族、挖人祖坟、言之万千,还没几年一个字、一张纸也没留得下来。至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文革语言,也不会在鸽坛上留下痕迹。
     在商言商、在鸽言鸽,探求赛鸽健康、加速、种群培育、定向发展的各项技术,对赛制和赛鸽运动的发展,提出建设性意见,才是我们的要务。
  下面就“置疑”一文来谈一下本能飞与公棚赛制定向选育的关系。
    一、本能飞是客观存在
    本能飞的客观存在,就像狗叫、鱼游、婴儿吃奶、大雁南飞,大家均无异议。
    本能是所有动物,在进化过程中,保留的最具种群特色的原始天性,也是它们赖以生存和维持种群存在的基础。本能不用后天的教育,与生俱来。如果没有物种之间的本能区别,也就没有了纷纭复杂的世界,以及物种与物种之间相差甚远的行为区别。
      人不会飞,鸟不会言,鱼不会走,皆因本能所致。
     但是有同样本能的同类动物,它们的本能极限,又是有高低区别的,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比如生就的愚昧和高智商,就决定了同样是有本能智力活动的人,在从事脑力劳动时,就会显出天壤之别来;姚明和刘翔与常人同样有本能的行动能力,但他们所达到的运动水平的高度,却是我们可望不可即的。
    我文讨论的是,本能飞的天生特质,就是要在所有鸽子都有本能飞翔的基础上,能找到不用训练,即可跳站放至400公里以上归巢,具有超常本能特质的好苗子,以寻找突破,在公棚圈养的藩篱中,能脱颖而出的天才鸽,达到公棚致胜的目的
   袁文的首段表述:
  “本能飞”可有二种理解:1、赛鸽先天具有的归巢能力;2、赛鸽具有善飞、适飞、耐飞的特质,不知作者所指。第一种归巢能力普通赛鸽都有,第二种特质不仅老国血长距离血统中存在,现代中长距离、甚至短距离赛鸽中也存在。”
      他显然是将普遍的鸽子会飞赛鸽天才的本能飞混为了一谈,误读了本文。
      按他的说法归巢本能普通赛鸽有,中短程也均存在,那么实际上是否定了赛鸽本能飞差别的存在。逻辑上也还是“没有高手存在论”的翻版。鸽子都会飞,只有冠军才飞得最快;鸽子都识家,却只有本能飞特质的鸽子,才能中远程跳放归巢。鸽子都会飞是普遍性,跳站能归的优秀赛鸽,才具有本能飞的特殊功能。赛鸽就是要在普遍中,找出特殊性;在平凡中寻出王者来。
      袁文的虚无主义论调,是保守、不思进取的,更是不可取的。
      二、定向培育会加速动物本能特质的进化或退化
      如上所述,动物本能是存在的,可本能的进化和退化却是渐进的。尤其是随着近现代生物学、遗传学的发展,揭示出了许多动物进化、繁衍的规律。人们根据自己的需要,加强了对动物人为的科学干预,明显加快了动物本能的进、退化过程。人的定向培育的主导作用,凸显出来。
     说远点,“狗是狼它舅”。古人将吃人的狼,驯化为听话的狗,用时很久。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工业化养鸡才初具规模,通过育种选优、光温调节、饲料养份的合理配给,不到60年就将按本能,最多年下150蛋的原鸡,进化到一年能下365个双黄蛋的高产鸡。可高产鸡,蛋是下多了,却将孵窝、带雏鸡的本能被强行剥离掉了。现今所有的蛋鸡,都是人为孵化,养育而成的。这一快速本能的退化和进化的实例,在鸽界也不鲜见。
       台湾赛鸽,距离短、速度快、赛事频繁、奖金巨额。为了赢取巨额奖金,创造了世界最高水平的赛鸽技术,近距离频繁训放、吃药打针、按粒供食、填塞营养、无所不用其极。谙熟此道的“洋女婿”比利时人范林登,返身回国,就以整套的台湾饲养技术,横扫比国,屡获巨奖,成绩不可谓不恐怖。按道理,这么高水平的台湾赛鸽界,怎么反倒成了世界最大的种鸽“买府”。尽管有赢奖过亿的赛鸽家,却难寻举世闻名的制种专家,更难甩掉世界最大“买府”的帽子,这就是残酷的事实。几十年的短程赛事,不能不说是台鸽无种的根本原因之一。
     我国近20年来,短程赛事风行,台湾赛鸽技术已被鸽友采纳、吃透。从训练、饲养到比赛,连续多年的定向培育,看起来波澜不惊,实际上20多年的短程定向培育,几乎走过了蛋鸡定向培育的1/3时间,结果是无声无息地固定了,赛鸽快速飞翔的身体要求(如鸡下蛋多),限制了赛鸽不用训练即可起放,并中远程归巢的本能特质(如鸡丧失了孵蛋和育雏的本能),这是毋庸置疑的。
       赛鸽速度加强,艰难赛程难归,本能飞特质退化,是全国鸽友定向培育短距离赛鸽,连续20年后的必然结果。无怪乎,各地比赛速度越来越快,归巢越来越少,一遇艰难赛程,阴雨、顶风、侧逆风、高温和低温,已弱化了本能飞特质的高速鸽,就被打出原形来。各地艰难赛程惨败的事实,难以一一计数。我棚也有,28羽千元环,50公里遇雨一次练失的惨痛教训……
      适宜家养的短距离训飞制度,无疑是训练增强赛鸽体质、加快赛鸽速度定向培育的良方,也是家赛鸽友应该坚持的有效训练方法。
    可是近年公棚赛事的迅速发展,打破了20年来对赛鸽速度定向培育的要求。经家飞多训、定向培育出来的“家训飞”赛鸽,进入另一新的公棚赛制后,显然不适。就如同让姚明去跨栏、让邓亚萍去打篮球、让王军霞去跑百米一般。不同的赛制,需要不同的本能特质,这是无需争议的。袁老师错就错在,以一个笼统的会飞概念,来面对不同级别赛事、不同饲养方法所要求的赛鸽特质。忽视了每一级别赛事,所应具有的赛鸽特质。远离了不同竞赛,有不同特质的竞赛要求,这一真理性认识,笼统地想以一杆枪打遍天下,是不可能成功的。
     尤其是近年公棚为了招揽更多的赛鸽入棚,多采取了二、三百公里上笼收钱的营销策略。这一策略的本质是公棚的经营者们,以保持存棚率为前提,希求收取更多的参赛费,为达到盈利目的。甚者把赛鸽圈养,少让家飞,避免飞失的损失。不得不家飞,也只是让赛鸽自由活动,不予强制飞行,也怕增加了失鸽几率,及至训练能近不远,谎报鸽情,也是常事。明明出门10公里,说30公里;30公里说50公里;80公里说200公里,有的干脆,图穷匕首见,50公里直跳300公里。
     换位思考一下,棚主看的不是鸽子,而是在天空中飞动的一捆捆钞票。大棚一羽近万元,小棚一羽近千元,满天的钞票在飞,棚主的心里压力自然不小;鸽友正当其反,恨不得天天家飞、多多训放、增强体质、取得大奖。棚主还是棚主,经营就是经营,金钱就是金钱。各个公棚失鸽率远高于家养的事实,早就说明了公棚饲养、训放的制度,就是圈养短放,跳站收钱。谁提意见,棚主也不会真心接受,因为钱的力量,比你的意见大的多。有志于得奖的鸽主,就只能使你的赛鸽,去适应公棚的训养制度,增强克服圈养、不飞、少放、跳站的公棚饲养模式的能力。寻找到具有本能飞特质的种赛鸽源,才是成功的前提,才是智者所为。
     我棚在两年半的公棚实战中,有意地进行了这方面的探索。
     08年有了入公棚参赛的想法,曾出鸽64羽,准备交公棚。请来我的挚友,公棚高手贾崇福先生帮我挑选,他挑完后说,只一羽还凑活。问他为何?他答:距离不够。我接受了他的意见,就交了这羽鸽到威力,也仅归巢没入赏。余下的鸽子家赛虽也得奖,现在看来确实不是公棚的适飞鸽。
      09年严中选优,少送了几羽,公棚得大奖;2010年为了再次寻找公棚得奖鸽、选种、选配和交送的方法,有意地将近、中、远不同赛程的鸽子,送至不同的公棚,“训赛鸽”屡败,引起警觉;2011年春赛,专门将带有远程巴赛冠军血脉的,具有本能飞特质的幼鸽,编组送至四川渔樵,取得了鸽王、团体、预决赛的好成绩;2011年秋,为了再次确认,到底什么样鸽子适合公棚,对明知不具本能飞特质的、经家训才能达到状态的、不适公棚的“训赛鸽”22羽,编组送入了三个公棚,再次进行了破坏性试验。结果是:一棚山地,在200公里全部丢失;一棚50公里跳站放300公里时全军覆没;另一棚决赛仅存一羽,且无入赏。
      而2011年春、秋两季,夺得公棚大奖的,渔樵鸽王冠军、北方预赛8名指定6项大奖、鹏宇决赛总冠军,均含有巴塞罗那冠军的主血。
      一骑绝尘,领先亚军近4分钟
      母亲为国家赛冠军对省赛冠军613多重近交作出,
      母系08年巴塞国际亚军,今年巴塞国际冠军
     父亲保时捷邦德、白腹直系,本系1到10万羽多次冠军
       把短程、快速、家赛飞的鸽子送入公棚血本无归的实验,袁老师肯定没做过;用具有本能飞的巴塞冠军屡获公棚各项赛事大奖,袁老师更是没经过吧。
     说句笑话吧,阿凡提的驴子把蹄子掉进了桥上的烂洞里,第二次它会绕着走。谁再傻都应比阿凡提的驴子聪明,除了这只驴子从来就没被拐过脚。不具本能飞特质的“训赛鸽”和具有本能飞特质的中长程赛鸽,在公棚的优劣表现是十分明显的。去劣选优,避免蹄子再掉进桥洞的痛苦,阿凡提的驴子都知道该怎么做。
    袁文说本能飞是在误导鸽友:
    “我相信没有一个养鸽人会认为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这也不可能成为普遍性的真理,”
     那是因为你袁民,还没有亲历到公棚失败的痛苦,更没有能力去得到公棚胜利的欢乐。按你说,天下人没有人信,可我却坚信本能飞是制胜的根本!并把它不掖不藏地公布给鸽友,尽管它不尽完美,离真理性认识,还有差距。
       三、赛鸽是一场真实的战争
       袁文说,“我不相信留下的9羽就是好鸽子,丢失的27羽就是坏鸽子,鸽子的临阵状态、健康状况、气候条件等等都是飞快飞慢的因素,如果广大网友都仿效此种方法,是否也能飞出冠、亚、季军?结论是显而易见的,不可能!”
    我到觉得你的文章下边96楼说的很有趣:
     “96楼 评论者:中信网友 时间:2011-12-4 23:41:38 IP:125.46.32.*
     …… “我不相信留下的9羽都是好鸽子,丢的27羽都是坏鸽子”。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回来的不好,丢的好。
      从小学上到大学,高考就是试金石,你能说没有考上大学的比考上大学的学习好吗?没人信,那是笑话。能说冠军、前奖不如飞失的鸽子好吗?那也是笑话。
     强者和弱者的区别,是在失败面前强者从不自找理由;弱者总会口吐莲花,解释个没完没了。
    每遇完赛,总能听到许多托词,“我的鸽子比冠军都快,就是不进棚”……。更可笑的是,我曾亲耳听到“鸽子早到了,我跟我老婆正打炮呢,眼睁睁地把冠军给误了。”
      袁老师,大浪淘沙始留金,身经百战才是真,这个道理你会懂。在我们眼里,失格就意味着淘汰,更高、更快、更强是奥林匹克的体育精神,优胜劣败是动物生存的竞争结果,只有最好、更好的鸽子,在高手的棚中,才有生存的理由,没有劣鸽生存的余地。
      竞技运动就是这么残酷。只有5人代表15亿上场的中国篮球队,场外还坐着板凳队员。不参赛的人,是没有这种感受的。留下平庸的鸽子,就是留下失败;留下平庸的种鸽,就终止了优秀的遗传;退后一步,你就有养不完的破鸽子;向前一步,你可能找不到一只好鸽子。直面失败,严格筛选,是赛鸽家和爱鸽家的本质区别。抱着沙子,舍弃金子,养着破鸽,做着幻想的人,他永远享受不到胜利的欢乐。
     四、训练和本能飞的关系
      本能飞的鸽子也需要训练。
       袁文质问我:
     “我也曾试用过欧阳教授的幼鸽跳站鉴选法,将36羽幼鸽一次跳放400公里,仅归巢9羽,后将此9羽鸽再训放参赛,获300公里冠、亚、季军……”。试问:这些年来你个人是否都是这样选种或训练幼鸽?……问题是自己都怀疑甚至不常采用的方法作为“经验”有害而无益。”
     袁老师以“400公里本能归后,经训练,夺得冠、亚、季军的鸽子,来否定本能飞的观点”显然是偷换了概念。
    本能飞是我文提出的,选择应对公棚饲养制度的,鉴选优秀种赛鸽的方法。我并不排斥对通过本能飞鉴赏出来的天才赛鸽,再进行系统的训练,以提高身体的素质和归巢的速度。只是一入公棚,赛鸽就丧失了重复家飞、路训的机会罢了。
       我们坚信,赛鸽制度是定向培育和发掘,运动载体超常特质的客观条件,只有符合特定赛制,由优秀种鸽生出的天才鸽,才有饲养和训练的意义。成功赛手和一般赛手在筛选种赛鸽的态度上大不同。成功者,会始终坚持“有教有类”的原则,而一般赛手却实行的是“有教无类”的原则。
    “有教有类”的教练员,对教育训练对象的选择,要严格的多,不是普通的人或鸽子,都有接受教育和训练的条件。如同哈佛、北大、国家队经严格考试,只训教尖子生,而把平庸者拒之门外一般;“有教无类”的鸽主,就像中小学的普及教育,来者不拒,是鸽都有入棚的权利。赛鸽这场战争只有胜利者才能欢呼、只有胜利者才能享受到欢乐。赛鸽毕竟不是慈善事业,对优秀天才的选择,是赛鸽成功的基础。象袁先生这样用南郭先生的慈悲心怀,去对待严酷的战事,得到的不会是胜利,你如送鸽子去公棚参赛,还不如把银子直接送给公棚的好。须知,烽火台下尸不收,杀场名将百战生!
        还有袁先生总是强调自己低调做人多么好,我的高调做人有多坏,并引发了过去的“高手”之争。高手低手是用赛绩来证明的,不是在嘴上争的;想高调你得有高调的底气和赛绩的支撑,连歌都不会唱的跑调人,把他放在聚光灯下,万人等着他看演出时,他不被吓得尿裤子才怪了。
      要说高调比我更高的是历届美国总统,在竞选时的宣言;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毛泽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他们都是高调做人的王者。
       盛唐时,李白觐见皇帝,献良策与美文,提笔让宰相高力士脱靴,及白离去。高力士窝气,皇帝劝曰:白穷极,汝不可及。皇帝所言此“穷”,不是穷困之意,而是赞赏李白穷尽天下奇才,意气风发,高力士远不可及。宰相高力士权倾天下,尚与一介布衣李白不可比。根本的原因是李白有激昂的青云之志、飞扬的文采华章,这些岂止是鄙俗宦臣们可比拟的。
     高调做人有高调做人的妙,低调做人有低调做人的好,性情使然不可强求。何况你在网上也发了百篇文章,几小时后就发文质疑我,也不见得真是低调做人吗?我不就写了篇文章,用赛绩和事实,讲了点真话,也不见得就是高调吗?我的行事风格,又没有伤及到任何人的利益和脸面,怎么就会引起你这么高调的置疑呢?
      高手之争,硝烟之后,我仍然坚持高调养鸽、高调著文、不断追求再夺冠军的努力。借本文,我再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公布于此,来鞭策自己。
   我棚现阶段“农村包围城市,先进小棚,学打老鼠,再入大棚,谋打老虎”,一旦找准公棚制胜的本能鸽及其黄金配系,练就了景阳冈上打虎硬功之时,就是我入国内大棚,夺奖之日。全国鸽友可拭目以待!
      袁先生你也可以继续行你低调的文风、低调养鸽的处世原则,只是不要低到了,在胜利者中常常找不到到你的影子。
       五、我的文章我做主
      我在《本能飞》一文结尾处,说了两句心里话:“赛鸽的胜负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对失败的总结,否则,你还会屡战屡败。更难在下一场比赛中,踢进下一个球!夺得下一个冠军!
    只有心中豁然牢记的是“中国鸽坛”并以此鞭策自己,以中国鸽界水平的提高为己任,这才能玩出个名堂来,这才叫有彩气!这样的鸽友,才具有本能飞的优秀特质!
     我养鸽47年,经历了千百次成功和失败,也到了奔六的年龄,有把自己搏杀出来的赛鸽经验,通过网站告知天下鸽友的愿望。虽然我文所述的不一定带有普遍的真理性,能被鸽友理性地接受,可其中确实包含着我对赛鸽运动的思考、制种技术实践的总结。
    活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虽说太阳还没落山,但数百次胜利我已取得,数千次失败我已承受。赛鸽的胜利和失败,对我来讲也不再十分重要了,赢百次和赢千次已没有太大的区别了。而从理论上对我赛鸽,几十年成功和失败的总结,对赛鸽运动规律性的揭示,却变得更加重要了。把这些经验总结出来,转告给年轻的鸽友们,让他们踩在我的肩上,避免走我走过的弯路,希求以此能促动中国鸽界,调整赛制,逐步确立适合我国赛鸽健康发展的竞赛体制,才是我个人自赋的义务。
      至于袁先生所谈,专栏作家的“荣誉”,我可不这样想。我又不吃网站的饭,又不挣网站的钱,我就是不写一个字,也没人逼我,反倒更省了很多闲言和质疑。所谓荣誉跟我根本就不搭界,不是爱鸽,我还没空趟这趟浑水呢。
        有人看了我的文章,说我打广告,我倒要问问:中国鸽界是不是存在着,鸽人相轻的不健康心态?是不是存在着,有了点养鸽秘密,就捂着盖着,棚有利器,不以示人?是不是明明是A非要说成B,去扰乱视听?是不是有许多老手,怕猫把绝招教给老虎,反害了自己?再说我也是个忙人,百事缠身,没有太多时间,去探求他人赛鸽的秘密。我的文章是针对我几十年赛鸽经验的总结,采用的素材自然是出自我自己的经验积累。我倒是想总结一下袁先生,你对赛鸽真理性的认知,可你又不会告诉我,你的认知有没有经过实战的考验?离真理到底有多远?推及旁人也是如此。所以我只有自己说自己的鸽子,这样才更真实些。
       不以自己的赛绩做总结,不以实践来做底,鸽文总是显得苍白。一旦把自己的赛绩说出来,总有人叫喊是在做广告。鲁迅说:“一部《红楼梦》有的人看到的是家事,有的人看到的是淫荡,有的人看到的是时代政治。”谁要怎么看是他的事,要看广告的,劝你最好去翻翻,充斥鸽杂志、网页上数不清的,洋人们的广告,难道那些广告还不够你们看吗?何必到我的文章中凑热闹呢?
    再者就算你把我的文章,看成了广告,买了我的鸽子,也算是我为传播鸽文化尽了一份力。我们早已步入了商品时代,重农抑商的封建思想,理应被扬弃了。鸽人最崇拜的詹森兄弟,卖鸽卖出了门前的一条小学街;中国大师李梅龄、汪顺兴、丁培新、杨登元哪位不是通过卖鸽,将优良品种和鸽文化传播至全中国;现今鸽坛上成功的商贾巨富、亿万富豪哪个又不打广告卖鸽呢?试问袁老师你就没有卖过鸽子吗?卖鸽本是光明正大的事,你也没必要藏在黑暗处,也无需犹抱琵琶半遮面。把好鸽子、好理念传播推广出去,实际是对鸽界的巨大贡献。这样是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井蛙怎晓天地之广?!
  本文截稿时,又看到了袁民写的第二篇置疑文章《我国赛鸽质量到底降低了吗?》,全文空泛,尽是大话。国人进口了无数好鸽子,我们都是受益者,没人说今不如昔,鸽不如昔。只是一味地追求短距离的定向培育,不利于赛鸽本能飞特质的延续和发展。用“家训鸽”去打公棚,难。某一级别的畸形发展,不能代表每一级别优秀赛鸽种群的平衡稳定发展。如同刘翔跨栏破纪录、得冠军,就说中国的所有田径项目都得了冠军一样。短程鸽昌盛是事实,一味短程带来的忧患,不归、难归、少归也是有目共睹的。
    再者承蒙袁老师抬举,我又不是代表党的声音、国家权力、也不是全国鸽友的族人长者,我姑妄说之,你也可姑妄听之。玩鸽子又不是搞阶级斗争,用不着你的文汇报连篇社论。也不用操心我的毒草和思想,给中国鸽界带来毁灭性的影响。放心吧,你老弟聪明,世界上也没有傻瓜,不用思考,不看赛绩,就跟着傻走。
     有劲多钻研点赛鸽技术,多谈点真枪实弹的心得,在鸽谈鸽,少用鸽文空谈,坏了鸽坛风气。

评论

表情